top of page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第92天)

作者:张家卫



2021年2月,读书会读过美国人盖瑞·查普曼博士(Dr.Gary Chapman)写的书《爱的五种语言》,他是心理学家,也是牧师。



我在写读书笔记的时候,用了克利姆特的那副画《吻》,也被叫做《恋人》。



其实,我不懂画,就是喜欢看这幅画的第一直觉,投入、沉浸、浪漫和美,还有一种蒙太奇似的代入感,闪着金光,像是得到了上帝的圣光荣耀。


去海法那次,算是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一个人的闲逛,有时候也不为什么,就为了“说走就走”,找一找那些不再容易激情的“调皮”。



克利姆特的这幅画《恋人》画的好,我没有想到会在海法遇到它。


以色列国家科学馆举办的克利姆特画展,采用的方式就是用了声光电的技法,并不陌生,我在温哥华看过达芬奇,还看过莫奈的。




坐在真人大小、立体展现的《恋人》影像面前,想起了一本书《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影像变化着,以山川、大地、火、向日葵和树的形象诠释着《恋人》,诠释着《吻》的温暖和力量……


坐在旁边,耳边是悠扬的配乐,一遍又一遍地看着这幅会动的《恋人》,脑海中努力记忆着奥地利犹太作家茨威格写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我始终为你而紧张,为你而颤抖;可是你对此毫无感觉,就像你口袋里装了怀表,你对它紧绷的发条没有感觉一样;这根发条在暗中耐心地为你数着你的钟点,计算着你的时间,以它听不见的心跳陪着你东奔西走,而你在它那嘀嗒不停的几百万秒当中,只有一次向它匆匆瞥了一眼。”


金色的背景之下,一对恋人在开满鲜花的柔软草地上,热烈拥吻。


男人的双手轻柔而满是爱意的抱起了女人的头,正富有激情的吻着她的脸。


女人的左手握着男人的右手,闭着眼睛,沉浸在无尽的幸福和浪漫的想象之中。


画中的男子乌黑的头发,黝黑的皮肤,女子则是白皙的皮肤和红润的嘴唇。



在金黄色彩的衬托下,在鲜花和各色图案的包围中,画中的性爱暗示被大大的冲淡了,让人忘记了邪念和粗俗,反而将人从一种世俗的观念和道德的约束中解脱出来,油然而生的是一种温馨、浪漫、富有激情的生命冲动。


这世界有人偷偷的爱着你,这不是一句戏言,而是一个存在,只是被画进了画,写进了文字里。



读书会还推荐阅读过乙一写的《向阳之诗》,我为这个文字续了一个“向阳而生”的结局:


“我造你的时候,就将伯父留下的另一个人类DNA植入到你的嘴唇。我变回人类之后,如果把真爱的亲吻给你,我的唾液就会融化DNA,让它复活,你就会在亲吻之中变成真正的人类,与我一样。”


以色列钻石交易所的排场真大,矗立在特拉维夫旁边的拉马特甘,有3100名会员,由四幢互相连通的摩天大楼构成,占地10万平方米,一同组成了一座密不透风的堡垒,行人通过连接天桥互通,大厦内的保安系统戒备森严,这里完成了以色列绝大多数的钻石交易,而以色列的钻石工业包揽了全世界一半以上的钻石加工(美元市值)。







参观这一世界级钻石交易所的时候,不知怎得,又想起了克里姆特的《恋人》,也想起了《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不知道这钻石代表着永远,还是真爱的亲吻来的更加真实和情深意长。



蓝牙耳机唱起了一首歌,歌名叫【往后余生】:


想带妳去看晴空万里

想大声告诉妳我为妳着迷

往事匆匆 妳总会被感动

往后的余生 我只要妳


…………



——张家卫以色列百日散记(2022.12.4 第92天)




266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1 Comment


Joanna Wu
Joanna Wu
Dec 13, 2022

細膩。

Like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