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第84天)




与杨众筹见面,是最贴近中国式众筹的语境。杨勇温和了很多,却依然信心满满,坚定的前行。

李红秘书长是正和岛曾经的高管团队成员之一,她创建的中美领导力基金会在圈子里颇有影响。与她的见面,让我们又忆起了当年硅谷相识的情形,而“中国顶尖企业家当下最需要的是什么?” 成为我们讨论的主题,相约携手开展中加两地小众朋友的合作,自然成为了共识。

郦红是北大商领的同学,她创建的i1898平台,一直在直播我的TWG Tea Club Canada 读书会的内容,也见证着她在业内的成长。聊了不少新的设想,真诚祝愿她可以聚焦【北交所】,为更多的中国企业助力、赋能,赢得未来。

刘炜先生是原燕郊国家高新区管委会的常务副主任,现在还担任着河北省三河市燕郊商会的执行会长,他是我见过的最务实而且最有思想的政府官员之一。他曾经送给我一本他写的诗集,是他多年来利用业余时间书写的记忆,我放在书房的显眼处,不时的会取来读一读,从中感受一份别样的中国记忆。

2021年的百日行走,将主城市选定为成都。数了数日子,从9月16日落地双流国际机场那天算起,我已经在国内呆了107天,而其中的77天都是在成都渡过的。


遇到了很多人,也见了不少的事儿,有的记在了【散记】,更多的是放在记忆里。

不少人好奇于【散记】会不会记下所有的人和事儿,自然不会!虽记录的是所见、所闻、所想,但这不是日记,也不是游记。每一天的动笔,总要有一束光闪过,或惊喜、或感动、或诧异、或困惑、或难过、或就是想写些什么……不知道为了什么。

2021年的12月31日,是去年的最后一天。2022年的元旦,则是今年的第一天。

我就是想絮叨絮叨那些不曾记录的好人或者好事儿。

承钢是王大哥推荐的85后,人英俊,事业上也颇有成就。虽年纪轻,却在矿山开采和运营领域积累了不少经验,也有教训。说起他在甘肃地界儿投资上亿元建设的沙石矿场,摇头不已。应验了那句时髦的话——时代的一粒沙,落在每个人的头上就是一座山。

王大哥是携程的前高管,朋友圈中的威信很高,他推荐的人没有赖的。

王洪是温哥华好友Vicky推荐的成都朋友。与她的见面,就在她开的名叫“喜之”酒吧,说是成都最具格调也是最高档的酒吧之一。地点在金融街的万豪酒店楼下,距离市政府不远,门头看起来不大,走进去却是别有洞天。


王洪说“设计师是贝聿铭的弟子”,我想起乌镇的木心美术馆也是贝大师的弟子冈本博和林兵设计的。

问及疫情对于酒吧业务的影响,才知喜之酒吧正是在疫情的时候完成装修和开业的,而且说是效益极好,令我和同坐的成都电子科技大学经管学院的刘磊教授惊羡不已。


王洪认为喜之酒吧模式可以复制到不少的城市中去,而且可以快速收回成本而且盈利。

恕我愚笨,至今还没能理解喜之酒吧的盈利模式,待有机会再行讨教。

Vicky是人大的高材生,在温哥华打拼多年,她在温西核心区域Kerrisdale打造的CHLOÉ楼盘,我去看过,确实如品牌的名字【CHLOÉ】一样,代表着一种时尚,还有高雅和大气。Vicky则说是一种低调的奢华。


贵基和信德都是我在北大商领的同学,对于房地产项目的兴衰均有发言权。那天,贵吉刚从美国回来隔离结束,就约上信德,请我到成都原来的东区音乐公园,现在叫【东郊记忆】的地方,找了个特色馆子吃了一顿,还逛了园子里的夜景,体会了下成都的文艺范儿。


说起中国的房地产和文艺界明星,俩人摇头又点头,我明白,说的应该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吧。

这次在成都,对于川剧倒还真是结了不少的缘分。继与蓝光临老先生的蓝派弟子们结缘之后,又结识了另外一位梅花奖得主—川剧表演艺术家崔光丽女士。


那一天,我去成都城市音乐厅,观看了一场成都市首届“蜀戏冠天下”川剧晚会,由十位梅花奖得主联袂主演,光丽女士就是其中的一位,她演唱的一曲《刁窗》凄美动人,身形飘逸,让我这外行都听懂了剧情,看懂了故事。


相约在一家叫做“心越咖啡”的朋友咖啡馆小坐,我讨教了《刁窗》中“刁”的来龙去脉,光丽女士也向我讨教了川剧工作室的设立法门。


行走路上,总是会有不期而遇的同行人,互为师生,拜每一位有缘人为师。

对于川剧,四川电视台的乔导和峨眉电影的郑制片情有独钟,偏爱有加,我听了他们对光丽女士的建言建策,拳拳之心,令人感动。


鸿颖教授和刘进教授都是七零后,是我在剑桥访学期间相识的学者。鸿颖教授现为川师大国际交流处的处长,刘进教授则是成都电子科大外语系的教授。


我们第一次的会面,两位教授将午餐地点特意安排在距离九眼桥不算太远的东门市井,非常有味道的老成都市井文化体验街。


东门市井与著名的李劼人故居比邻而建,以李劼人笔下的老成都市井生活场景为模板,通过挺有调调的公馆建筑群,还有下沉式集市广场、铺板小馆、老式茶铺、凉亭水榭等,再现了老成都市井生活。

我尤喜欢这里的老成都大竹椅子,还有一排排的方茶桌,热气腾腾的茶壶和茶碗,当然,喝茶的人气是万万不可少的。


我们一起来这里喝大碗茶,品尝大锅鱼,还一起吃着瓜子看了场哈哈曲艺社的相声。


得知川师大与加拿大高校间的交流不甚畅通,我将加拿大驻重庆总领馆的教育专员廖忠博士推荐给鸿颖教授相识,期待着可以开花结果。

刚刚过去的2021年12月份,是川师大的国际月,学校早早的就邀请我在12月30日闭幕式上为师生们做一场讲座。

可头一天接到学校电话,因为临近元旦,学校升级了疫情防控措施,将北京列在了健康监测措施的地区,意味着这一区域的来客就进不去校园了。而我正是从北京飞返,无奈将线下分享改成了线上。

鸿颖教授一再道歉,我却觉得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坐在天津妹妹家,准时与川师大的师生们在线上见面。窗外阳光灿烂,我分享我的《行者十年》。

川师大经管学院的王冲院长为我颁发了一张客座教授的聘书,我觉得这是信任,更是有缘。


跨年夜的安排,自然是与天津的老姨-四姨、五姨和五姨夫一起,兄弟姊妹们都来了,欢聚一堂。

骄艳妹妹从地下室找出了两瓶2006和2008年份的茅台,说是就等着大家口聚会的时候用来回忆和欢乐。

果然,好久不大饮酒的五姨夫主动喝杯,而且感觉顺心顺口。我带头回忆了小时候诸位老姨、老姨夫们对我们小辈的好,帮助我们成长,也让我们都走了正道。

后辈们都长大了,乐乐成了大姑娘,和她妈妈一样漂亮。满满虽有些羞涩但也是大孩子了,看得出来长辈们教子有方,才让大家庭合乐团圆。

元旦这天,妹妹又订购了渤海湾的大飞蟹,虽是小时候的味道,价格却不大亲民,180元一斤,一只螃蟹的价格竟然要200元。


晚上,玉军总招呼他的哥们儿龙哥还有炜哥一起与我聚聚,两斤装的茅台又喝干了。

玉军总的老丈人家族是天津地界儿负有盛名的焦炭贸易出口商。龙哥是做重卡等机械贸易出口的老把式,炜哥是天津开发区华夏银行某支行的行长。

都是七零后,对于当下中国经济特别是对外贸易,聊了不少真知灼见,填补了我的一些认知空白。


说来也巧,四人均姓张,我就亲切的称呼各位为“张姓小弟”了。元旦相遇,最应该说的自然是感恩2022的第一天遇见。


今天是元旦,我的《絮叨2022》却还没有絮叨完,不过,暂时写到这里吧,明天去的是济南。

对了,不少人问今年的跨年演讲啥时候开讲?我们改在了中国的农历年,因为元旦也是洋年!

我是说笑的……改期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回来后的21天防疫隔离,到元旦尚不能完成100天的散记,因此推后了。算了算,就选咱大中国的农历新年吧——爱国、喜庆,也是跨年!


【全文完】

——张家卫成都百日散记(2022.1.1第84天)【絮叨2022(二)】


374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