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上帝也会出错?(第87天)

作者:张家卫



大卫王的千秋大业以及功过得失,后人评价而已,信仰上帝的人将大卫王当作完美的人,其实,应该理解为最权威的评价,因为这是上帝的家事,外人也就是门外看热闹而已。


大卫王是个出色的音乐家和诗人,这一点得到了普遍的认可,主要的依据就是圣经中最喜闻乐见的【诗篇】,也被称为赞美之书,其中收录的150首诗歌,都可以用音乐伴唱,除了对上帝的颂赞之外更含有许多信徒的祷告,吐露着他们对上帝充满信赖的心声。




尽管也有人说【圣经.诗篇】中标明作者是大卫王的73首诗歌也许是他以王的名义窃取了名号,也有人说这就是当时的一个习惯用语而已,实际上是旁人写他的事儿,但标记了他的名,比如他做的那些糗事。



我们不是历史学家,也不是考古学家,更不是可以质疑上帝的妄议之人,就按照主流认知来叙事吧。


大卫王小的时候是个牧童,但是感觉敏锐、观察入微,牧羊的时候从家乡伯利恒的田园风光中获得了不少灵感。我那天去伯利恒,就看到了有牧童放羊,可惜人在车上,没来得及拍下这一幕。


淙淙的流水声,还有他呼唤羊儿时,羊儿咩咩回应的叫声,都是他所熟悉的岁月静好,禁不住拿起他的竖琴,或低吟浅唱,或引吭高歌,赞美上帝。不得不说,教堂的圣歌确实很好听,唱的人又都是用心歌唱,每次我去听,还真是深受触动。


音乐和诗歌这两样东西,每一种都有直击心灵的力量,两者如果用心相扣,确实有将心灵与圣灵相接的时空漂移,会令人禁不住热泪盈眶或者思绪放飞。


我想,大卫王被信徒们称为完美的人,与他的诗歌和音乐是分不开的,与其他先知和圣贤相比,大卫王不仅英俊,而且是个活里活现的凡人。


大卫长大后,由于竖琴弹奏得出色,就被人推荐给了扫罗王,他于是成了扫罗王的仆人。



每当扫罗王感到郁闷烦躁,他就会来到跟前,用竖琴为扫罗王弹奏一些旋律优美、曲调柔和的歌曲,扫罗王一听到这些悦耳的曲子,困扰心头的恶念就会一扫而空,心境就会平静下来。


不过,音乐也给大卫王差一点带来杀身之祸,说明上帝的文字中也不断有“伴君如伴虎”的桥段出现。


有一天,他随着扫罗王去与菲利士人战斗得胜归来,扫罗王听见城中的女人们在欢块地唱着凯歌 “扫罗杀死千千,大卫杀死万万。” 让扫罗王非常恼怒,妒火中烧,也就有了后来追杀大卫的故事。


圣经中说:“从那天起,扫罗就猜忌大卫。”


图源:网络

其实,古今中外的历史故事,这样的情形比比皆是,说明上帝也没办法阻挡这些不义之人的堕落。


说回这竖琴的历史,怎么着也可以追溯到3000年以前,最古老的竖琴并不是在以色列这块土地上发现的,而是在伊拉克的巴格达发现。不过,考古学家说大卫王是开启以色列弹奏竖琴先河的人,换句话说,以色列竖琴的祖师爷是大卫王。


我去希伯来音乐博物馆参观,就看到了竖琴,注意到竖琴都是七根弦,又注意到犹太人祈祷用的圣器七灯台,也是“七”的数字,以色列国会大厦前5米高的青铜雕塑就是犹太教的七灯台。




询问当地人得知,原来这“七”字里面大有讲究,我也觉得非常有智慧。


数字七代表着创造和自然,上帝创世用了七天,安息年的周期是七年,彩虹的颜色也是七种等等。


神秘主义者解释说,数字“七”对应着上帝的七种“神性”(sefirot),以定义和描述祂与人类存在的关系。 由于人类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创造的,因此人类的性格也就包含了七个属性:美善、严厉、和谐、坚韧、谦逊、根基和王权。


因此,大卫王所弹奏的七弦竖琴反映了这七种属性在灵魂上的进修与完善,而七灯台则表达了对上帝创世和造人的敬意,中间那盏灯代表着安息日。



以色列1959年创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国际竖琴比赛,每三年举办一次,据说是世界上最为顶级、竞争最为激烈的竖琴赛事之一。




写到这里我就去Yotube搜寻竖琴演奏的《哈利路亚》,一个仅仅有366个订阅的视频我听着最好,是一位叫做Sylvia Woodsd的女生演奏的,而且是在加拿大人家的后院,看着就亲切,希望你也喜欢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g-zJ-_xloY



不过,现在的竖琴琴弦早已不是仅仅七根了,我去搜了下,淘宝网上竟然可以提供各种琴弦数量的竖琴,反正我也不大懂,好听就行。



在一个没有办法摆脱物质和世俗的世界里,最精致的东西之一就是音乐了,犹太人骨子里的音乐基因也许来自于他们的祖师爷大卫王,我们骨子里的音乐基因应该就是来自于人类的共情,那就是内心深处的悲天悯人和对一切美好的渴望,这份共情超越了民族和语言,会一直抵达到灵魂最深处的地方。



大卫王:一个完美的人写到这里真的要搁笔了,连续三天的流鼻涕、流眼泪已经停止了,身体又恢复了往日的轻快。




我在耶路撒冷的小屋里整整猫了三天没出门,熟悉的窗外胡同,每天亮了,又黑了,变化的只有我眼睛里的光影……


想起了我在以色列博物馆里看到的酒神狄俄尼索斯的头像来,我认识他,也很喜欢他。


狄俄尼索斯是宙斯的儿子,是古希腊神话中的葡萄酒之神,与古罗马人信奉的巴克斯(Bacchus)相对应。他不仅握有葡萄酒醉人的力量,还以布施欢乐与慈爱在当时成为极有感召力的神,他推动了古代社会的文明并确立了法则,维护着世界的和平。此外,他还护佑着希腊的农业发展与戏剧文化。



不过,对狄俄尼索斯的批评则来自于对古希腊人欲望的具象化,他教会人们种葡萄树、酿葡萄酒,但却没有告诫人们狂饮的后果,并让人沉浸在酒后的狂欢与宣泄之中。


在这一点上,上帝的教诲就要严谨的太多,耶稣不反对喝酒,但认为酗酒是一种严重的罪过。


上帝的选民犹太人办的以色列博物馆是怎样评价狄俄尼索斯呢?



头像下的文字大概是这样表述的:“十二位伟大的奥林匹斯神都被描绘为真正的男人和女人以及家庭。他们统治的世界充满了善良的生物,也有可怕的怪物。英雄,通常是神与凡人的后代,他们与这些怪物勇敢的作战,使世界适合人类,有少数人最终自己成为了神。荷马和赫西俄德为后人讲述了他们的光荣事迹,他们与神一起被圣殿供奉。”


狄俄尼索斯头像的标注就是“神、英雄和传说”(Gods,heroses,and legends),而他正是宙斯与凡人忒拜公主塞默斯所生,是诸神中唯一一位神与人所生的英雄,因此,按照这个表述,狄俄尼索斯应该是十二位奥林匹斯神之一。



可是,中文导览机里却说:


“他不列在奥林匹斯十二主神之列,他是个流浪者,无拘无束且疯狂,凡他所到之处,带给人无以伦比的快乐,诗人从道德和社会义务的束缚中得到释放,暴露人的狂野本性,尽管自由也可能带来苦难和痛苦。人以纵酒狂欢,无拘无束的方式崇拜狄俄尼索斯。”


好吧,看来哪里都有这样的黑白两面,去查了下狄俄尼索斯的维基百科页面,果然确实有这样两种说法,同时在以色列这样一个地方表达,也让我禁不住的对上帝和大卫王表示了怀疑。



忘记了在哪儿曾看过这样一段评价《耶路撒冷没有那么辉煌》,开始的时候,我并不以为然,可是行将结束耶路撒冷的日子时,还是想把这段话放上来,权当兼听则明吧:


听到目前为止,并没有觉得犹太人和耶路撒冷有多么光辉的历史,只是在各大帝国争霸期间不停地换宗主国,不停地被洗劫。宛如一个零存整取的提款机。

所以话语权、宣传和文化输出真的非常重要。


犹太人就是厉害在话语权和宣传,这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文明。所谓野蛮族群征服了文明族群,就是他们虽然武力上赢了,但是文化上却输了。


犹太人自己的宗教经过罗马帝国改造成为了世界上信仰人数最多的宗教,在现代化进程中出现的许多科学家、哲学家都是犹太人,经济巨头也有很多是犹太人,现在的以色列那么点大的地方也是科技水平最发达的地区之一,他们的辉煌不是我们传统意义上的辉煌。


中国汉唐时代的所谓辉煌已经过去,而犹太人现在正主导着世界,从这个意义上讲,他们是没有辉煌的历史,他们有的是辉煌的现在






回到酒神狄俄尼索斯,哲学家们说:这是人类对本性的追求,可以说酒神正是人类自身对天然本能向往的产物。


不写了,也不喝了,歇了,睡了。



——张家卫以色列百日散记(2022.11.29 第87天)

【《大卫王:一个完美的人(三),全文完,合计1.15万字】

172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