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不省心的加拿大(2020.11.21第60天)

今天,11月21日,萨省公布了439例新的COVID-19病例,说是170例来自萨斯卡通。而且,这一数字刷新了自Covid-19爆发以来的新高,街头巷尾议论的主题都是“第二波疫情又来了!”

图片来自于网络


萨省省长斯科特·莫(Scott Moe)先生和首席卫生官萨奇布·沙哈布(Saqib Shahab)博士今天早些时候召开了COVID-19会议,斯科特·莫(Scott Moe)博士对记者表示,新案件创纪录新高“令人非常担忧”。

其中一项措施,就是无论什么样子的聚会,简单的说,都不能超过5人,而且需要验明正身。卑诗省那边传来的消息是,无论任何原因,家庭中的朋友聚会一律禁止了。

因此,我也取消了原定下周前往萨斯卡通的计划。不一样的庚子年,也是不一样的100天体验,比如,会有更多的时间阅读,也会有更多的时间去无厘头思想。

今天,受海英和Daniel Huang的邀请,参加了一个他们的线上小活动,六个人,却讨论了一个好大的话题。方法是用英文阅读保守党新党领奥图尔(Erin O’Toole)刚刚发表的一个言论,言论文章来自于加拿大广播公司(CBC)11月17日发出的一则新闻,题目是《As Conservatives call for crackdown,O’Toole calls Chinese influence a grave ‘treat’ to Canada》(保守党呼吁压制,奥图尔(O'Toole)称中国影响力是加拿大的严重“威胁”)。

小范围内的讨论,我觉得参与的大家挺客观,也理性,结论是表示愤慨,特别是对奥图尔又将华裔加拿大人列为被中国政府操控的工具,表示无凭无据,信口雌黄,已经对华人华侨的正常生活以及未来产生了阴影,但也指出了一些问题的症结。

其实,就加拿大政府以及政客,包括主流媒体关于这一言论的观点,已经不是新问题了。从2018年12月份的梦公主开始,正反双方的辩论一直在尖锐的上演着。Covid-19肆虐之后,辩论更是愈演愈烈,华人华侨的处境是站着中枪,躺着也要中枪,连亚裔都跟着一起中枪。

我属于加拿大政治上的菜鸟,自然没啥太多真知灼见。不过,华人华侨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我倒是颇有担忧,不仅仅来自于加拿大的不和谐声音,大洋彼岸的祖籍国可不大会考虑这些海外同胞的感受,那些个喷子们更是幸灾乐祸。至于原因,此处就省略数百字吧。

保守党的新党领奥图尔的名字我倒是不太陌生,说起来还要追溯到去年的多伦多之行。

去年12月份,我与联邦国会议员董晗鹏先生见面,董议员告诉我国会刚刚通过了一个动议,那就是加拿大国会将成立一个专门针对中国的特别委员会,这项动议是保守党提出的,但是得到除了自由党之外的其他所有反对党派的支持。


动议要求,该委员会可以要求总理、外交部长、公共安全部长和加拿大驻中国大使一同与会听证,以全面检视涉及中国的领事丶经济丶法律丶安全和外交等方面关系。

2020年UBC跨年演讲时候,我提及了这一事件,并认为是重新考量加中关系的重要信号。其中,我便注意到奥图尔的名字,他以保守党外交事务评论员的身份发表声明,宣称“该委员会将弄清楚在与中国关系中,杜鲁多为何未能维护加拿大的利益”。

这一特别委员会的成立,无疑是专门针对中国的,自由党不赞同成立这一委员会的理由是“国会本来就有类似的机构用于审视和沟通加中之间的关系“,但是特别委员会还是成立了。

即然参加了线上的小讨论会,我主要是向大家学习。最后,我就简单的分享了一下奥图尔的来历和主要言论。我想说明的是,这样的言论并非偶然,已经成为加拿大社会的一个观点之一,尽管目前尚谈不上加拿大社会的主流舆论,但是已经形成一条清晰的主线。作为加拿大的华人华侨,无力于加中两国关系的走向,除了奉献正能量之外,要做的还是未雨绸缪,规划好自己的未来道路。

图片来自于网络


今年的8月24日,加拿大联邦保守党选出艾林.奥图尔(Erin O’Toole)为保守党新党领,奥图尔出生于1973年,今年47岁,为加拿大哈珀政府时候的前老兵事务部长。

奥图尔曾在加拿大皇家空军服役,退役后曾做过律师、企业法律顾问等。他于2012年11月通过补选成为国会众议员,并在之后两次联邦选举中守住议席。

无疑,如果没有意外,奥图尔将成为下一届总理大选时,现任自由党的政府总理特鲁多的有力竞争对手。

奥图尔9月9日说,如果在下一届大选中他当选为加拿大总理,他在经济和贸易上将实行“加拿大优先“政策,在外交上将对中国更加强硬。

10月,在反对党新民主党的支持下,国会否决了保守党提出的针对特鲁多总理的不信任案。特鲁多将继续带领联邦政府砥砺前行。按规定,下一届联邦大选的时间应该是2023年,但是因为特鲁多的自由党政府属于少数党组阁,因此随时有提前举行大选的可能。

一项来自加拿大Leger民调公司的调查结果显示,47%受访者希望下届联邦大选在2023年秋天举行,10%希望在2022年举行。也有25%受访者表示,他们希望明年春天举行大选,18%希望明年秋天举行,也就是说,有43%的人希望明年举行大选。

因此,保守党的奥图尔先生理论上具备2021年成为新总理的可能。

奥图尔11月17日在一次记者会上究竟说了些什么呢?他说,加拿大必须打击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在全球事务中,“没有什么比中国崛起对加拿大利益构成的威胁更大”。他指出,与北京关系正常化以及承认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举动“对加拿大工人产生了灾难性的影响”。

他还说,加拿大的情报合作伙伴早就警告说,华为的技术可能被用来监视加拿大人民。他还说,华为在全球的成功部分原因在于其对现已倒闭的加拿大科技巨头北电(Nortel)的“多年的工业间谍活动”。

他说,为了进入中国大陆迅速发展的经济市场,西方世界几十年来一直容忍中国。他还说,民主世界必须承认,过去20年的对华接触政策不仅无效,事实上近几年情况甚至变得更糟。他说,现在是加拿大和其最亲密盟友采取强硬姿态的时候了。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回应奥图尔的发言时表示,政府将根据加拿大情报机构的建议就禁止华为问题做出最终决定。他说:“我们与盟友合作,进行了广泛的磋商。”

奥图尔的发言中,并没有使用中国(China)一词,而是用了其他的代名词。另据悉,加国多数无线运营商已选择与总部位于瑞典的爱立信合作。不少的评论认为,华为将很难保住其在加拿大的市场。

奥图尔发表上述言论的第二天,11月18日,加拿大国会以179票赞成146票反对通过了保守党外交事务评论家、保守党议员麦可钟(Michael Chong)发起的一项动议,要求特鲁多自由党政府对中国采取更强硬态度,在30天内做出决定,正式禁止华为参与加拿大的5G基础设施建设。

另外,我查阅到了保守党攻击自由党亲近中国的一组数字,觉得挺有意思。

2015年,保守党总理哈珀在任的最后一年,加拿大政府没有对中国进行过一次部长级访问。2016年,新当选的自由党政府对中国进行了12次部长级访问,光是财长莫诺(Bill Morneau)就访华三次。总理特鲁多也在当年夏末访华一周。2017年和2018年,加拿大对中国的部长级访问分别是11次和10次。


图片来自于网络


遗憾的是,特鲁多总理和他的幕僚们的访问似乎没啥作用,而且换回来不少的嘲笑,怪不得保守党现在拿着这张牌猛打自由党,弄得自由党里外不是人。最近的特鲁多政府对华态度也变得越来越强硬起来。

一份日期为2019年10月的加中关系发展报告,据称出自加拿大联邦政府副外长摩根(Marta Morgan)之手。撰写者警告说,加拿大长期以来一直是从经济机遇的角度来制定对华政策,但是现在需要考虑到加拿大利益和价值观面临的来自北京的“长期战略挑战”。撰写者认为,加拿大和中国的接触没有取得加拿大所希望的成果。加中关系正处于一个重要关口,加拿大现在更应该寻求的不是与中国共同合作(work with China),而是如何解决问题(work around China)。

10月15日,中国驻加拿大大使丛培武先生在使馆举行媒体视频记者会,接受媒体集体采访。其中,

《国家邮报》问道:“加政府将有一个新的政策框架要出台,似乎要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态度。你是否担心反对党领袖奥图尔提出的政策,以及特鲁多政府在政策方面的明显反应?”

丛培武大使回答:“对于加内部事务,我不作评论。谈到中加关系,我们希望看到任何政策评估都有利于我们双边关系的长期健康稳定发展。正如我一开始提到的,健康稳定的双边关系符合两国人民根本利益。希望加拿大方面能够作出理性的判断,从加人民的整体利益出发,作出明智决定,做更多有利于双边关系健康发展的事情,而不是相反。”

11月18日,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和英国(一般也被称为五眼联盟)就香港问题发表联合声明,指责中国。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先生19日回应记者提问时说,“中国人从来不惹事,也从来不怕事。不管他们长‘五只眼’还是‘十只眼’,只要胆敢损害中国的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小心他们的眼睛被戳瞎!”


猫一直就这样睡着,我们也洗洗睡吧。




——张家卫庚子年百日散记(2020.11.21第60天)

9 次查看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