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省心的加拿大(2020.11.21第60天)

今天,11月21日,萨省公布了439例新的COVID-19病例,说是170例来自萨斯卡通。而且,这一数字刷新了自Covid-19爆发以来的新高,街头巷尾议论的主题都是“第二波疫情又来了!”

图片来自于网络


萨省省长斯科特·莫(Scott Moe)先生和首席卫生官萨奇布·沙哈布(Saqib Shahab)博士今天早些时候召开了COVID-19会议,斯科特·莫(Scott Moe)博士对记者表示,新案件创纪录新高“令人非常担忧”。

其中一项措施,就是无论什么样子的聚会,简单的说,都不能超过5人,而且需要验明正身。卑诗省那边传来的消息是,无论任何原因,家庭中的朋友聚会一律禁止了。

因此,我也取消了原定下周前往萨斯卡通的计划。不一样的庚子年,也是不一样的100天体验,比如,会有更多的时间阅读,也会有更多的时间去无厘头思想。

今天,受海英和Daniel Huang的邀请,参加了一个他们的线上小活动,六个人,却讨论了一个好大的话题。方法是用英文阅读保守党新党领奥图尔(Erin O’Toole)刚刚发表的一个言论,言论文章来自于加拿大广播公司(CBC)11月17日发出的一则新闻,题目是《As Conservatives call for crackdown,O’Toole calls Chinese influence a grave ‘treat’ to Canada》(保守党呼吁压制,奥图尔(O'Toole)称中国影响力是加拿大的严重“威胁”)。

小范围内的讨论,我觉得参与的大家挺客观,也理性,结论是表示愤慨,特别是对奥图尔又将华裔加拿大人列为被中国政府操控的工具,表示无凭无据,信口雌黄,已经对华人华侨的正常生活以及未来产生了阴影,但也指出了一些问题的症结。

其实,就加拿大政府以及政客,包括主流媒体关于这一言论的观点,已经不是新问题了。从2018年12月份的梦公主开始,正反双方的辩论一直在尖锐的上演着。Covid-19肆虐之后,辩论更是愈演愈烈,华人华侨的处境是站着中枪,躺着也要中枪,连亚裔都跟着一起中枪。

我属于加拿大政治上的菜鸟,自然没啥太多真知灼见。不过,华人华侨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我倒是颇有担忧,不仅仅来自于加拿大的不和谐声音,大洋彼岸的祖籍国可不大会考虑这些海外同胞的感受,那些个喷子们更是幸灾乐祸。至于原因,此处就省略数百字吧。

保守党的新党领奥图尔的名字我倒是不太陌生,说起来还要追溯到去年的多伦多之行。

去年12月份,我与联邦国会议员董晗鹏先生见面,董议员告诉我国会刚刚通过了一个动议,那就是加拿大国会将成立一个专门针对中国的特别委员会,这项动议是保守党提出的,但是得到除了自由党之外的其他所有反对党派的支持。

动议要求,该委员会可以要求总理、外交部长、公共安全部长和加拿大驻中国大使一同与会听证,以全面检视涉及中国的领事丶经济丶法律丶安全和外交等方面关系。

2020年UBC跨年演讲时候,我提及了这一事件,并认为是重新考量加中关系的重要信号。其中,我便注意到奥图尔的名字,他以保守党外交事务评论员的身份发表声明,宣称“该委员会将弄清楚在与中国关系中,杜鲁多为何未能维护加拿大的利益”。

这一特别委员会的成立,无疑是专门针对中国的,自由党不赞同成立这一委员会的理由是“国会本来就有类似的机构用于审视和沟通加中之间的关系“,但是特别委员会还是成立了。

即然参加了线上的小讨论会,我主要是向大家学习。最后,我就简单的分享了一下奥图尔的来历和主要言论。我想说明的是,这样的言论并非偶然,已经成为加拿大社会的一个观点之一,尽管目前尚谈不上加拿大社会的主流舆论,但是已经形成一条清晰的主线。作为加拿大的华人华侨,无力于加中两国关系的走向,除了奉献正能量之外,要做的还是未雨绸缪,规划好自己的未来道路。

图片来自于网络

今年的8月24日,加拿大联邦保守党选出艾林.奥图尔(Erin O’Toole)为保守党新党领,奥图尔出生于1973年,今年47岁,为加拿大哈珀政府时候的前老兵事务部长。

奥图尔曾在加拿大皇家空军服役,退役后曾做过律师、企业法律顾问等。他于2012年11月通过补选成为国会众议员,并在之后两次联邦选举中守住议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