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天堂上的人对话 | 2019.10.24. 第47天 【邂逅弗洛伊德(八)】



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弗洛伊德的哲学理念传到中国,为中国许多人文学者认知自我、洞察社会提供了一个崭新的视角。但精神分析法作为一种治疗心灵伤痛的医术,真正传入中国还是八十年代以后的事情。对皇帝父母俯首听命了几千年的中国人能有找回自我的勇气吗?当代中国是否需要弗洛伊德的精神慰籍?正确的回答是肯定的,但是中国人骨子里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根深蒂固,嘴上说的与行动上做的常常是两回事,可以让“本我”释放,最大化“自我”的选择,是一堂人人会说,却甚少有人可以做到的功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