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与她的信仰有关(第37天)

作者:张家卫

以色列百日散记(37) 《耶路撒冷的虔诚人们》(二)


我住的小屋旁边就是一座博物馆,名字是锡安友人博物馆(The Friends of Zion Museum in Jerusalem ),醒目的标志是它的简写FOZ。



顾名思义,就是赞美和纪念那些为犹太人复国而做出过贡献的人,他们称之为友人。


FOZ博物馆最后的一个参观环节,播放了一个纪录片,讲述了来自全世界各地人士对以色列建国的支持,当一组一组照片闪烁在屏幕上的时候,猛然看见我的照片也在上面,再看看电子计数显示屏幕,才知道我因为购票参观、拍照已经成为该博物馆登记在册的第30,809,935全球友人。



正在筹建的加拿大卑诗省华裔博物馆,我一直有一个希望,就是希望它可以将所有捐赠者的名字以大屏幕的形式不断的在屏幕上滚动,让历史记住每一份的“感恩和奉献”。


没曾想,人家以色列人又一次早早的就做到了,而我们华人还在路上。



想到此,我就在想,或许就是因为我们华人缺少了这一份关乎自己的“虔诚”。


这座博物馆是信奉基督的人办的,这在耶路撒冷也是一个小众的存在,那天我跟Gady院长提及此事,他有点惊讶,因为这个区域是犹太区域,通常不大会出现基督的东西。



但这确实是一个真实的存在,或许信奉犹太教的Gady院长太关注犹太教的东西了。


说来也巧,在这里竟然碰到了两个华人面孔。


因为疫情之后,中国同胞的旅游团就完全停止了,可以看到华人面孔可真是稀奇。其实,不仅仅耶路撒冷,全世界的各个地方已经很少见到中国同胞了,能见到的,基本上都是从其他国家来的华人同胞。


聊下来,她们是从美国马里兰州专程来耶路撒冷朝圣的。



一位叫做Kitty,来自香港,祖籍广东,一位叫做Evy,是印尼的二代华侨,不大会说中文了。她俩在美国都已经生活了超过20年以上,是教友。


她们是虔诚的基督徒,之前已经连续来过五六年,但这一次是疫情后的第一次。


她们每人带了两大箱的行李,都是衣物、食品等,要来这边与教会联系,捐赠给那些困苦和有需要的人。她们还有一个任务,就是要去基督教堂,特别是去耶路撒冷市政府门前,要去祈祷,为全世界和平祈祷,为以巴和平祈祷。


与我交流之后,看我面善也许,邀请我同行去伯利恒的圣诞教堂,就是耶稣出生的那地方。我答应了。


第三天,我们不仅仅去了圣诞教堂,还去了约翰为耶稣施洗的约旦河,去了耶稣在荒山上不吃不喝40天经受住魔鬼考验的城市-耶利哥。



她们一路上与我的交流,基本上说的都是圣经,她们随身带着一个小音箱,一边播放着圣歌,一边跟着哼唱,时不时的再祷告一番。


幸而我对圣经以及以色列的历史有些了解,否则这天还真聊不下去,只有点头称是的份儿。


Kitty和Evy俩人确实虔诚,每个人背着一个号角,用精致的袋子套着,每到一处,她们就会去吹起号角,非常认真,吹的也很悠扬,感觉比我听到的其他号角声还要好听。


吹号角在圣经里的描述,就是在与上帝对话,呼唤上帝,聆听上帝的声音。


同行路上的三个插曲,令我印象深刻,也让我想了很多。


车子以及路线都是她们订的,我只是随行,说好了分摊费用。


司机小伙子叫Samel,巴勒斯坦人,但属于以色列公民,他是教会的牧师推荐给她们的。小伙子不错,英文一般,自称也信基督,但是问了几个问题,似乎也糊里糊涂,表现得也不大虔诚。




原定的路线就是从耶路撒冷去伯利恒,车子一路疾驶。


突然,Kitty问“你们感觉到耳鸣了没有?”,Evy和我称没有,她说有,而且说有越来越明显的感觉。


我说不会吧,耶路撒冷的海拔是790米,而伯利恒要矮一些,大概是680米,怎么会出现耳鸣呢?


Kitty说,不对,伯利恒的海拔有6000-7000米,这是耶稣出生的地方,然后说了一些圣经故事。故事倒是圣经上的,但是这6000-7000米确实没边,不过我没再反驳,却也在纳闷她为什么会出现耳鸣呢?因为她抱着头,真的感觉有些痛苦,难道是上帝听到了她的号角声?


听说不少人来到耶路撒冷,会出现“耶路撒冷综合征”,幻听幻觉,我寻思着也许因为她的虔诚感动了上帝,可是Evy为啥无动于衷呢。


我拿出手机查了下地图,感觉方向不大对,就问Samel这是去哪?他说去耶利哥(Jericho)呀,这里也是巴勒斯坦的地盘。




我跟俩人说了这事,她们也很纳闷,没安排这线路啊,但马上说这是上帝的呼唤,是为了我这有缘之人专程安排的。我赶紧摆手,不敢不敢,都是沾了你们的祷告之光。


马上查了下地点,发现这耶利哥不仅是全世界最古老(有1万年)的城市之一,还是全世界海拔最低的城市,低于水平面1300尺,也就是将近400米。那么,如果加上耶路撒冷的海拔高度,这落差倒也是超过千米。



Kitty的耳鸣原因也许正在于此,不过,刚开了个头,她马上说她能感受到神的声音的,我就不讲了。


第二个插曲,就是在耶利哥了。我们去了一个观察点,就在著名的以利沙水泉(Elisha’s Spring Fountain)的旁边,是一个餐馆的顶楼,可以遥望耶稣经受住魔鬼考验40天的那座神山——试探山(Temptation mountain)。



不过,刚来的时候,我可不知道这神山就在于此,她们也不知道。


她们在水泉边照相的时候,一名叫做Nael的当地人就带着我上去楼顶,我才知道眼前的山竟然就是那座著名的试探山。



我们聊了会,还合了个影,他说他以前也在美国工作,但十五年前回来了,就在耶利哥定居下来。他说喜欢这里的安静,也喜欢这里的古朴,喜欢这个被称为月亮之城的城市。



我跟Kitty和Evy说了神山,她们很激动,赶紧上来,一会儿,就听见号角声又响起来了。


我坐在楼下院子里的椰树下乘凉,享受了Nael送来的免费柠檬水,看骆驼,看又有两车人来此观光,阅读这城市的古老历史和故事,一坐竟然坐了两个小时。



中间的时候,司机Samel过来说,那个叫Kitty的女士在上面一直哭呢,没有下来的意思。我说,咱们就安静的等吧,她们是为你们和我们祈祷呢。


想了想,也许Kitty是对的,她心目中的山就应该那么高,有6000-7000米,与尺量的无关,与她的信仰有关。


因为她们总是念叨同样的话,我就记住了她们的祷告词,试着记录下:


祝福它们合一,能够和好。祝福它们回到您的身边。


祝福犹太人,祝福巴勒斯坦人。


——张家卫以色列百日散记(2022.10.10 37天)


【《耶路撒冷的虔诚人们》(二),明天续(三)】


328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コメント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