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与张平教授一席谈(第75天)

已更新:2022年11月26日

作者:张家卫


今天,又来了特拉维夫大学,与东亚系的张平教授见面。



他是以色列中国大陆背景的第一位教授,三年前,魏茨曼研究院从德国又聘了一位华人教授,有了第二位。


张平教授1981年进入北大,本科学的中文,研究生攻读的希伯来语,是当时中国开设的第一个希伯来语班。


毕业后,他在北大教了三年书。


1992年,中国与以色列建交,张平教授先来到以色列希伯来大学深造语言,然后拿到博士学位,再之后受聘入职特拉维夫大学,因为学校正在筹建东亚系,改革开放的中国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以色列也是其中一个。



张平教授的研究领域是将犹太经典吃透并翻译成中文,为此他付出了数十年的艰辛和努力,为中以之间的宗教研究和交流做出了突出贡献,也赢得了相当的学术声誉。


他通过研究犹太人的经典而提出的“平行逻辑”思维,同时给予中国企业家以极大的启发,受到欢迎。


我们聊起了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中国历程,聊起了50、60、70年代人们在改革大潮中逐浪前行,为国家、为民族、为自己付出的青春和信仰,聊起了令人担忧的国际风云变幻以及可以预见的中国崛起……


见面的地点还是安排在犹太人大流散博物馆(ANU),感觉非常亲切。我刚落地以色列的时候,就来这里参观并在这个叫做Aroma的咖啡厅里坐过。



回去耶路撒冷的火车上,翻看着徐则臣写的一本书,名字也叫《耶路撒冷》,其中有一段关于70后初平阳的一段描写,让我禁不住又回味起了下午聊天的话境。



他的眼罩是在北京最大的家乐福超市买的。那天阳光不错,买完出来看见一群人举着牌子聚在家乐福的北门抗议,让家乐福滚回老家去。


那段时间,法国把咱们得罪了,北京的马路上拐个弯就能见到抵制法货的字样:不开标致车;不用爱马仕、迪奥、香奈儿;不吃法国大餐;脱掉你身上的LV


一个年轻的女记者堵住他想采访,他避开了。眼罩十九块钱,面子是蓝布,里子是黑的,戴上后可以确保这个世界如想象的一样黑。


世界这个宏大的词,在今天变得前所未有的显要。


我相信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乃至放话解放亚非拉的时候,中国人对世界的理解也不会像今天这样充分:那时候对大多数人来说,提及世界只是在叙述一个抽象的词,洋鬼子等同于某种天外飞仙,而现在,全世界布满了中国人;不仅仅一个中国人可以随随便便地跑遍全中国,就算拿来一个地球仪,你把眼睛探上去,也会看见这个椭圆形的球体的各个角落都在闪动着黑头发和黄皮肤。


像天气预报上的风云流变,中国人在中国的版图和世界的版图上毫无章法地流动,呼的一波刮到这儿,呼的一波又刮到那儿。世界从一个名词和形容词变成了一个动词。


的确,我们赶上了。可以出门念大学、读研究生、进修、工作、做生意、当兵、当兵之后的转业和提干,可以到任何一座城市打工,可以到国外劳务输出,可以留学、申请绿卡、变成外国人,当然,还可以全世界地杀人越货专干歪门邪道的事。


我妈每次回乡下给外公外婆上坟,回来都要感叹:


——都出去了。都出去吧。跑得越远越好。

她说的是村子里空了,年轻人都出门打工,到南京、上海、深圳、广州、苏州、宁波和北京。待在家里的都是老弱病残,每天通过电视、电话和手机短信想象远在世界上的亲人。


尽管他们和我妈一样,头脑中缺少完整的中国和世界地图,但所有人都接受了这一事实:到世界去。必须到世界去。


如果谁家的年轻人整天无所事事地在村头晃荡,他会看见无数的白眼,家人都得跟着为他羞愧。


因为世界早已经动起来,到世界去已然成了年轻人生活的常态,最没用的男人才守着炕沿儿过日子。


无法想象的,无法理解的,现在是最基本的现实。


现实总是正确的,于是所有人都知道要到世界去。如你所知,世界意味着机会、财富,意味着响当当的后半生和孩子的未来。


可现在,一切又要反过来了。


我们刚觉得跑的已经足够远,你可以在这个圆圆的地球仪上插满了你的足迹图钉,突然发现,地球仪的转轴不动了,要么你在中国,要不你就在不是中国的哪里?


你原来以为拥有了世界,现在你才发现你只是抱着一个也许是中国某个旮旯做出的好一个精致的地球仪。


特拉维夫大学的夜景很美,晚霞像是从遥远天际飞过来的,校园广场、校园雕塑、校园草坪还有三三两两走过的学生们,构成了一幅无声的图画。



张平教授说,他所在的东亚系前些年最高光的年景学习汉语言的学生有180多人,而今年仅仅30多人,是原来的六分之一。



聊起我们正坐着的博物馆,张平教授说以前有一个专门的中国犹太人展区,但前些日子给撤下来了,展品就被堆到仓库了。我说“怪不得上次会在这里买到了一本清仓的书《黄河岸边的中国开封犹太人》(The Jews of Kaifeng Chinese Jews on the Banks of the Yellow River),介绍的应该就是这个展览。”



中国的改革开放论起来,如果从1978年算起,四十四年了。如果从1992年小平南巡开始,三十年了。如果从2001年加入WTO,不过才二十一年。



其实,美国真正成为国际秩序的领导者,不能简单的从1945年二战结束算起,1991年的苏联解体,才是其真正成为世界老大的里程碑。


短短三十年的老大日子,屁股还没坐热乎呢,有可能被掀翻在地,又怎么能不狗急跳墙呢。


和平来之不易,“和平”来自于稳定的世界秩序,喊口号和逞凶斗狠是没有用的,而且祸国殃民。




——张家卫以色列百日散记(2022.11.17 第75天)

360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