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与特斯拉分道扬镳的以色列人(第56天)

作者:张家卫



因为一直关注特斯拉,就会关注它的那些好新闻,也有坏新闻。


其中,关于特斯拉自动驾驶没办法保证100%安全的质疑一直都有,最有名的一次是2016年5月,美国佛罗里达州一辆特斯拉Model S电动汽车在使用Autopilot自动驾驶功能时发生致命车祸,这也是美国首例涉及汽车“自动驾驶”功能的交通死亡事故。


而特斯拉当时采用的避碰技术就是来自以色列大名鼎鼎的Mobileye高级驾驶系统解决方案。



其时,Mobileye是全球27家汽车厂商的供应商,占了全球70%左右的市场份额,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


这一事故导致了特斯拉与Mobileye的开撕,他们各说各理,结果是双方分道扬镳。


Mobileye的董事长沙舒亚教授认为特斯拉不断挑战的自动驾驶功能已经“越过了安全的底线”,因此必须中止与特斯拉的合作。


马斯克则表示: 我没错我没错没错(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双方不合作是因为特斯拉不能接受Mobileye禁止我们开发自己的计算机视觉技术,而不是Mobileye所说的出于安全的考量。


2016年,由于Mobileye无论是在技术上还是在市场份额方面都拥有绝对的话语权,舆论自然把普遍的悲情送给了马斯克,等着看马斯克的笑话。


七年过去了,马斯克用自己的决心和实力早已经开发出了自己的计算机视觉技术,其他的汽车厂商也纷纷步马斯克的后尘,Mobileye却被市场唱衰为“被车企抛弃了的Mobileye”。


Mobileye的商业模式,业内称其为“一招鲜吃遍天”,它的核心竞争力就是算法,所谓“黑盒子”交付方案,就是将芯片与算法深度耦合,然后将芯片架构、操作系统、智能驾驶软硬件系统打包后,一揽子卖给车企,价格还不菲。


但随着技术的发展,自动驾驶系统需要更高的算力,而不仅仅是算法。更重要的是,车企希望在更开放的平台上进行差异化的算法定义,换句话说,车企想拥有属于自己的方案。但Mobileye 的“黑盒子”从一开始就设限,车企没有权力对内部的算法进行修改与调整,这一点,确实印证了当年的马斯克所言不虚。



因此,越来越多的头部车企开始放弃Mobileye,转而投身英伟达、高通、地平线等更加开放的平台。


说了这么一堆Mobileye的不好,再来瞧瞧大名鼎鼎的Mobileye究竟是何方神圣,果然如市场所言吗?


Mobileye公司实实在在的是一家在以色列本土崛起的学术研究型初创企业。公司创始人是希伯来大学的教授沙舒亚(Amnon Shashua),1998年他在日本进行学术演讲的时候被丰田看重并投资,随后成立了Mobileye。


2004年Mobileye发布了第一代芯片EyeQ1,并很快与宝马、通用等汽车巨头达成合作伙伴关系, 在辅助驾驶的功能((ADAS))实现上也领先于同行业,率先实现了车道偏离预警、自动紧急制动等常用的辅助功能。


2014年,Mobileye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2017年3月,Mobileye被美国的芯片巨头英特尔以153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成为以色列科技公司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收购,超过谷歌以11亿美元收购导航应用程序的Waze,苹果以3.5亿美元收购制造3D传感器的Primesense。


Mobileye公司随后从美国纳斯达克退市,纳入到英特尔旗下。


谷歌和苹果收购的Waze和Primesens,均是以色列的高科技创业公司。


以色列人开车下载的手机导航用的全是Waze,非常个性化,本以为是以色列的公司,没成想也被谷歌收了门下。



说回Mobileye的境况,尽管不及当年的如日中天,我去查了下,2022年第二季度, Mobileye的收入同比增长了41%,达到4.6亿美元,依然是英特尔增长速度最快的业务板块。


两天前,10月27日,Mobileye在美国纳斯达克再次上市,股票代码为MBLY,当日收盘收涨38%。



Mobileye的总部就在耶路撒冷的科技园区,Mobileye的老板英特尔公司的总部也在这里,我与湘墨一起去了园区,去了Mobileye的另外一家独角兽胞弟科技企业OrCam,与公司的中国区负责人Niv(施宁伟)会面,聊聊市场开发的事儿。




为什么是胞弟企业呢?源于OrCam的创始人就是Mobileye的两位牛人:沙舒亚(Amnon Shashua)和艾维瑞姆(Ziv Aviram) 。



论年头,OrCam自2010年创立,至今也是12年了。


两家公司都在一栋楼上,这栋楼的外墙上,醒目的标记着入住企业的Logo和名字,Malam Team、CITYBOOK、Regus、RODRIGUEZ、RiCOTTA在这里,德勤(Deloitte)也在这里。



门前的这条路,堵车厉害,我们从很远的地方就下车,步行过来才行。




Niv给我们展示的PPT上介绍说:


OrCam的使命:将革新人工视觉技术与可佩戴设备结合, 改善失明、视力受损及阅读障碍人士的生活。



OrCam的愿景:致力于帮助视觉障碍人士享受更独立、更高质量的生活。



简单的说,OrCam研发的可戴式眼镜Myeye,用的就是Mobileye创始团队同样的计算机视觉理论,不过,针对的却是不同的应用场景,OrCam产品可让视力障碍人士跟常人一样阅读、学习和工作,甚至可以让盲人用耳朵听到文字,某种意义上来说,比谷歌眼镜更为实用些。



专业点说,Mobileye利用的是摄像头和传感器技术以及人工智能算法开发出EyeQ系列视觉系统芯片,解决的是车辆辅助驾驶和自动驾驶的碰撞问题,处理的是物与物之间的关系。OrCam则基于先进的计算机视觉解译能力,开发出OrCam MyEye系列产品,解决的是盲人或视力障碍人士的阅读、购物、出行及工作问题,处理的是人与物之间的关系。


Niv拿出了一幅OrCam眼镜,看起来与普通的近视眼镜并无两样,眼睛架上通过磁扣吸附住一个大小如USB的设备,这就是所谓可穿戴Myeye的芯片集成了。


我戴上后,操作了几下,很容易辨别屏幕上以及手里宣传册上的文字,手指一点,耳边立即传来清晰的女声,这声音非常熟悉,是典型的人工智能女声,我在用【微信读书】APP听书的时候,就是这个声音。


不过,操作起来还是不熟练,使用这款眼镜需要学习,换句话说,不是戴上就行,需要好好学习和操练,盒子里装的说明书挺厚,我吐槽道:视力障碍的老年人用起来会麻烦不少,他们的智能手机估计还没玩溜呢。



Niv戴上眼镜,操练用法,立即显得简单方便了很多。他看着我,事实上就是让眼镜来认识我,然后说:“教授”。他转过身,再回头看着我的时候,眼镜发出了清晰的声音“教授”。


我们听了都笑了起来,看来这眼镜认识我了,事实上是扣在眼镜上的Myeye芯片记住我了。


这就是OrCam可穿戴设备的智能学习功能,它除了输入的原有知识数据之外,还可以通过继续学习,使得这副眼镜的芯片集成补充大量的个人数据,比如我的相貌输入了,它再见我时,就会马上认出来,告诉正戴着这副眼镜的人。


记起了以前常说的一个词“数位”,我想这款眼镜就应该被称为“数位双眼”吧。


只要把OrCam装置戴在眼镜框上,立即就变成了有视障人士的“数位眼睛”,能辨识人脸,文字,连钞票都能认出来。只要伸出食指一点,就能夠正确地说出钞票的面值和衣服颜色,还能帮助佩戴者说出周围的环境。


Niv介绍说:“这个小巧装置的前面有相机镜头,后面则是声音播放的喇叭,侧边是触控感应区,用手轻点或滑动方式就能方便的操作某些功能。”


说起采用的语言,OrCam的产品已经布局到了全球40多个国家和地区,可识别英语、西班牙语、法语、德语、意大利语、希伯来语等20多个国家的语言,其中也有汉语。



——张家卫以色列百日散记(2022.10.29 56天)

【《大名鼎鼎的以色列科技巨头》(一),明天续(二)】

425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Bình luận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