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世界是我们的

工作室的美嘉和Yoyo一直在整理昨天做客云上“三点半咖啡”的张璐演讲,包括视频和文字。我在主持的评价中说:“这是疫情阴霾之下,最让人信服也是最让人充满希望的一场演讲。”不少的听者在后台留言询证“她是不是一个超级人类或者是外星人?”

整理出来的张璐演讲和对话文字一共是三万多字,还在进行校对之中,为认真起见,将从明天开始进行连载。文字整理人Yoyo是工作室的志愿者,也是科技发烧友,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写了一篇《读后感》。以整理文字的方式阅读,应该是最走心的阅读。我将其贴在今天,也将演讲视频附在后面,相信这一定是今天最好的饕餮读书大餐。



“2020年4月22日,星期三,是小众行为学基金会张家卫工作室持续了一年的“三点半咖啡”时间活动日,邀请来了早就如雷贯耳的青年才俊、斯坦福工程硕士毕业的张璐女士。


2018年,张璐当选世界达沃斯论坛的全球青年领袖,还入选了硅谷商业周刊,硅谷影响力女性。2018年被评为全美十大华人杰出青年。2017年的时候,张璐还入选福布斯美国版的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单,这是非常难上的一个榜单;投资行业主题人物;并入选福布斯亚洲版的榜单;张璐也是T&C在2017年度全美Top50的现代影响力女性。用她本人的话说,从21岁自己拥有的发明专利发生转变,由科研人员转化为企业家,又在23岁因企业被收购后,由企业家转型为职业投资人。并于2015年创立了自己FUSIONFOUND基金,管理数亿美元的VC投资基金。

正因为张璐经历了发明者,创业者,投资者,以及陪伴所投企业的早期,中期,晚期经营全过程,以她天生的全球视野的敏感度,再加上在硅谷高科技行业的深入研究,在2020大家对未来充满恐慌的时候,没有比她更加合适的人选来为我们打开一扇窗,来照亮我们被成群黑天鹅布满的世界。

做为海外华人,我们就如同嫁出门的女子,婆家,娘家都希望好好的,我们才心安。始于几年前的,中国赶超美国的争吵声不绝于耳,大多数人认为中国5G能华夏弯道超车,新技术运用中国更好……,等等。面对这些争论,似乎没有一个能让人信服的回答。非常高兴张璐女士在这次演讲中做了完美的解答:

任何的创新周期,无论是在中国还是美国,它都会经历三个阶段。第1个阶段是基础技术创新,第2个阶段是技术应用创新,第3个阶段是商业模式创新。

做一个比喻,基础技术创新和技术应用创新,就像是做蛋糕的前两个步骤,做一个蛋糕坯,是基础技术,然后在蛋糕坯的接层面上再做一个整体的蛋糕,它是技术创新。接下来什么是商业模式创新呢?商业模式创新就是在做好的蛋糕上用刀去重新切割蛋糕,本来这只蛋糕是三个人分,由于新的商业模式创新,会把三个人分的蛋糕变成可能10个人、20个人,所以所谓的技术创新势必会导致商业模式创新,就是这个原因。当蛋糕分无可分时候,就需要下一波的基础技术创新去创造一个蛋糕。

其实中美现在是处于一个不同阶段的创新周期,中国是在两年前才开始进入到上一波互联网商业模式创新阶段的一个尾声,所以大家会看到各种各样的商业模式创新,比如应用层面和支付,还有共享概念的大规模的产生。

对于我们争论不休的5G,张璐也给出了特别清晰的比喻:5G就像汽车跑在高速公路上一样,车太多的时候,5G的作用只是在原有的基础上扩大带宽,让你的高速公路变得更宽。但是光拓展路宽,并不能够从根本上去解决数字数据传输过程中带来的延迟性问题。



解决这个问题的技术叫:边缘计算!它不但能解决数据延迟问题,还能一劳永逸的解决耗能问题。传统意义上的云计算是把数据传输到一个中央处理器比如说中国的超级计算机,来进行交换分析返还。而这样一台计算机耗电量相当于一个中小城市的耗能,这是无法持续支持的。边缘计算有些像分布式计算,边缘计算芯片可以植入到我们身边任何一个带有传感器的智能物体,及时感知获取数据,及时计算即时反应。这将是下一代替代手机的信息载体技术。看来手机行业的上下游企业要小心喽,《三体》里外星的那颗不起眼的水滴正在慢慢逼近,降维打击来了!

而这种边缘计算技术已经在美国硅谷进入商业化生产:MOJOVISION 公司,集合了柔性电路,芯片、电池在一个硬的隐形眼镜上。戴上这个隐形眼镜,所有信息都可以从你的眼球上面直接投射到你的眼前,这是真真切切的事情。


又一个谜团被张璐解开:媒体天天警告我们多少工作会被AI替代,没想到他们有戴在眼睛里面的计算机,随时获取信息;他们有“钢铁侠”一样强大的人体外骨骼,而这骨骼外面却有一层会自我修复的人工皮肤(柔性电路);他们身体里有纳米机器人,帮着抓走一个个有害的癌细胞;他们有脑机接口,接通了更多的脑神经元细胞,而变得更聪明。



你是想做一个纯正纯真的人类?还是拥抱技术对自己的改造整合成为超人类?自己不该造,你愿意你的孩子输在超人类的起跑线上么?社会人类不再是以出生的身份,以资产划分的阶级来分层,而是以科技划分出来的人和超人之间的鸿沟。

好在张璐和硅谷的科学家们认识到了这点,他们积极的从技术上,政府的政策制定上去确保掌握和使用这些技术的人和行业得到合适的监管和技术指引。

以前认为只有发生在科幻小说里面的技术,今天被张璐实实在在的摆在了眼前。当这些技术已经进入商业化生产,再加上有强大的资本推动,相信一定会将人类带出2020年的泥潭,进入到一个更崭新的时代!”

张璐在演讲的最后,推荐了美国作家肯.福莱特(KenFollett)《世纪三部曲》,说是她的床头书。2018冬天我在英国剑桥的时候,网上浏览过这套书,实事求是的讲,快速的泛读而并没有精读,我觉得书太厚了,200万字。短短100天英伦的日子,要读的书和要写的字太多了。《1984》要好读很多,尽管也读的窒息。(如果想知道怎样的窒息,可以去张家卫工作室的网站去阅读《剑桥百日散记》)



肯.福莱特出生在1949年,也是与新中国同龄的年纪。《世纪三部曲》从时间轴上贯穿了整个二十世纪,《巨人的陨落》以一战为主线,《世界的凛冬》以二战为舞台,《永恒的边缘》以冷战为背景,从空间上横跨了英国、美国、德国、俄罗斯(前苏联),还有法国、奥地利、西班牙、波兰、匈牙利等世界各地。中国读者的正面评价多,也有不少人认为这又是一本西方自由主义宣示“美国优越论”的老套路。

“世界史属于勇敢者的,所以,世界是我们的。《巨人的陨落》是这样开场的。

“我亲眼目睹,每一个迈向死亡的生命都在热烈的生长。”《世界的凛冬》扉页上的话。

“人们越是无知,他们的意见就越是过激。”《永恒的边缘》是这样认为的。


我今天查阅了一下新冠病毒全球蔓延的星标地图,几乎覆盖了地球上所有的角落。又对比了一下各国的确诊人数曲线,除了中国之外,其他主要国家(包括加拿大)的头部依然是昂首向上,美国真的是一骑绝尘。张文宏医生用了一个“熬”字,我相信他的话。



“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识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Thereis only one heroism in the world: to see the world as it is and to loveit."。这是法国作家罗曼·罗兰在《米开朗基罗传》一书中的语言。



42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entario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