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吉尔与信用(二)2018.11.2

梅教授陪我顺着学院散步的时候,指着一座深褐色的砖式长条建筑物跟我说:"这座建筑是丹麦一家世界级船公司捐建的。"我说:"果然是一艘船的造型,建筑物上的烟筒设计就是船舶烟筒的特有造型。丹麦的船公司,那一定是马士基航运!我去过,至今为止它还是全世界最大的集装箱运输公司。"我又问:"马士基与丘吉尔学院有什么渊源吗?为什么会提供这么大的一笔捐赠?"梅教授说:"二战的时候,马士基的部分船只被征用,或损毁或严重受损,战后面临着巨大损失之后的举步维艰。丘吉尔兑现承诺,政府赔偿了马士基巨额的征用赔款,因为马士基是私人公司。""马士基认为丘吉尔言而有信,因此以这种方式表达了对于丘吉尔'信用'的报答和认可。"




联想起查茨沃斯庄园400年长盛不衰的家族史,以及我一直关注和研究的英国资本主义产生的起源,其中最挥之不去的一个关键词就是"私权保护",而与这一关键词对应的就是"信用"二字。这一信用的主体并非百姓,而是资本拥有者和交易者,最大的信用主体却是拥有国家机器的"政府"。"信用"是一个影子,政府可以用不同的方式甚至是法律形式歪曲它,但是"信用"却是深植于社会和百姓内心的东西,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信用"的养成除了文化基因之外,便是从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开始的一种行为和作为,站在道德高地空谈百姓"信用"属于推诿扯皮的一种流氓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