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移民图个啥?

葛剑雄教授,1945年生人,《中国人口史》作者,中国人口史研究专家。全国政协常委、中央文史研究馆的馆员,复旦大学教授。


2009年,他在《人口与中国疆域的变迁》一文中说:

“中国对海外的移民高潮出现在1840年以后,有人估计在1840-1911年间迁出的人口在1000万以上。但每年平均20万的数字只占4 亿总人口的0.5 ‰,除了对集中输出的地区会有较大影响外,对中国人口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些移民中的大多数是被作为“契约劳工”和廉价劳动力而输出的,他们在迁入地处于社会的底层。

清朝政府虽然已经准许国人出洋做工,但在1912年中国政府颁布第一个保护华侨的法令之前,从未承担起保护本国侨民权益的义务。正因为没有祖籍国政府的支持,海外华人在这一阶段始终处于受排挤、打击和迫害的状况,他们的社会地位与他们所作的贡献、在当地人口中的比例是完全不相称的。所以尽管在某些国家和地区,华侨的数量在当地人口中已占相当大的比率,但他们与中国在政治上毫无关系,完全处于所在国政府的治理之下。

一、从秦始皇建立中国第一个统一的中央集权国家,到清朝的疆域达到极盛,中国本身的人口压力从来没有成为向外扩张的原因,也不是开疆拓土的动力。

二、虽然中国的人口从数千万增加到了上世纪中期的4 亿多,但都是依靠本国生产的食物供养的,从未产生过向境外寻求生存条件的企图,因而中国的人口数量从来没有构成对外部世界的威胁。

三、历史上出现过的对外国、外族的战争和侵略,是统治者穷兵黩武的结果,与当时的人口数量没有必然的关系。

四、近代以前对海外的移民,大多不是由于中国国内迁出地的人口压力,数量也相当有限。19世纪中期后的海外移民虽然主要是出于人口压力的驱使,但对缓解中国总的人口压力并无显著作用。”

葛剑雄教授关于中国移民的话题,让我禁不住去延伸探讨了一下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前后的变化。当今的世界移民在地球上充当了怎样一个地球人的角色?中国民航5月13日推出了一个最新“五个一”政策,惊爆了留学生和他们的家长们,意味着他们将面临着海外留学生涯的巨大不确定性,影响的群体究竟有多大?我就试着简单的罗列一点数据,权当对疫情当下的记忆,说不上是一种什么颜色。

2019年,联合国经社理事会人口司发布了一份报告,说:据估计,2019年全球国际移民数量将达到2.72亿,占全球人口的3.5%。

其中,十大原籍国和十大目的地国的情况描述如下:

来自10个国家的移民占据了全球国际移民总数的三分之一,其中印度有1800万国民居住在海外,墨西哥有1200万,中国1100万,俄罗斯1000万,叙利亚800万。

10大目的地国则集中了全球国际移民的近半数,其中约有5100万人居住在美国,德国和沙特各有1300万国际移民,俄罗斯有1200万,英国1000万,阿联酋900万,法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各约800万,意大利则有600万。

更进一步的一些数据分析,则来自于2018年联合国国际移民组织与全球化智库合发布的一份报告,名字是《2018世界移民报告》。这份报告对1970至2015年间,从全球和区域两个层面对移民进行了数据统计,其中也包括与中国有关的一些移民数据。

1,1970年—2015年国际移民情况

1970年-2015年国际移民情况


2,1000万中国出生的移民生活在海外

近1000万中国出生的移民生活在中国以外地区。而这些移民,生活在美国的就超过200万人。(附图的统计数据是2015年)


国际移民的主体是外来务工人员,中国的海外移民也大多数是劳务移民。


3,每年汇入中国的侨汇达到610亿美元

在外面赚钱,然后为家乡出一份力,是中国人的传统。侨汇是侨居在国外的本国公民或侨居在本国的外国居民汇回祖籍国的款项,是广大侨眷的合法收入和生活来源。

2016年,全球侨汇总额约达5750亿美元,其中汇入中国的部分达到610亿美元,成为仅次于印度的世界第二大侨汇汇入国。

备注:本文仅仅是从一个角度来思考中国移民的变迁,并不是一个研究报告。因此,该数据仅仅是摘自题述报告,并未延伸查阅更多报告和数据,比如从中国汇出海外的中国家眷收入和生活来源等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