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后E的野心(三)2018.10.13

崔巍院长带着刚刚入职不久的高级助理婉莹老师一起午餐,这两天耳闻目睹,婉莹老师不仅仅是北大历史系的毕业生,英文流利,而且是绝对的全面手,职业范儿十足。禁不住夸奖了几句后E团队的精英力量,才知道婉莹老师来自于非常牛叉的中国企业家俱乐部,2016年十月多伦多foreGrowth金融科技公司的上线揭牌,大佬云集的那次聚会,我们竟然见过面。




经常有人问我:"来英国为什么会选择剑桥?"我笑着说:"这里会有很多的偶遇,不仅仅来自于剑桥本身,还有那些因为剑桥来寻找偶遇的人。"如果有人接着问"为什么剑桥会有偶遇,其他地方就没有了吗?"我会继续笑着说:"丽江、大理的街头拐角处,是偶遇的最好地点,你信吗?"



十年的行走想法,难也难,不难也不难,别想复杂了,其实就是寻找一个街头的拐角而已。信或者不信,是不是会有偶遇,偶遇会不会有结果,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你去,你去寻了,拐角就有了属于你的故事,不一定浪漫,却是你自己的真实。分享给想听的人,就如同街头茶馆的老相声,有没有人,都属于一个差事,一个乐趣……



与崔巍院长的剑桥偶遇,知道了后E更多的故事,挑战了我自己的原有认知。两天下来,胜过我之前好多次对于未来商学院模式的思考。崔巍院长的底气,来自于"后E学员";而后E学员的买不买账,来自于崔巍院长的魅力,不,最主要的是"模式设计";不,模式设计的核心是"服务",而此"服务",非我们理解的"服务",后E的野心是"生态服务"!



崔巍院长创办的后E平台会实现这一宏大的"野心"吗?



我查阅了崔巍院长2018年2月份的一个访谈,摘取他的几段语录,以做注脚:



"当财富不是问题的时候,企业家的不忘初心、社会责任、自我价值是最为重要的。"



"后E的学员,都是来自各自领域的成功者,他们身上有中国企业家创新精神、永不满足、敢为天下先的中国企业家精神。"



"许多人跟我说想做千亿级的公司,但我认为要成就千亿级公司必须具备两个前提条件:第一,企业所在产业有足够的机会;第二,企业家自身具备这样的基因。"



"决定一个企业最终能够做多大、走多远的因素,更多的是一个企业家的格局、视野、胸怀和修为。对于中国已经完成创富阶段的社会阶层来说,当前最需要提升的是全局化和国际化的战略视野和境界。"



"近些年,中国第一代企业经营者已逐渐进入了财富的成熟期,创业型企业家普遍面临财富以及代际传承问题。"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如何破局"始终是一个课题。抛开人文谈传承,就是纸上谈兵。与其说是传承,毋宁说是一种回归。"



"老一代企业家要不断地打破自己,不要禁锢在自己的成功里。同时,要学会向未来的年轻企业家学习,比如滴滴出行、共享单车这类企业的出现说明,未来很多东西都需要重新定义和组合。"



"知识学习和资源整合,以及科技创新和金融投资两个方向的重点布局,是后E的业务主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