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后E的野心(二)2018.10.12

因为是崔巍院长邀请的教授,自然与学员们的交流没有障碍。我们交流了中美贸易战未来走势的可能、民营经济新常态下的发展和生存策略、产业结构调整的机会、海外投资的趋向等,但更多探讨的是"为什么要选择后E?!"





因为惊奇于崔巍院长以完全民间的公司运作模式,短短几年时间,将原来并不十分耀眼的后E平台打造成一个相当高端的知识学习和资源整合平台,比如,高昂的学费不亚于北大、清华、中欧、长江商学院,而且没有国家承认的学位证书,但学员结构的配比却是中国及全球主板上市公司董事长或者实际控制人占了50%以上。我要求第二天以学员身份继续跟随大家的脚步游学一下剑桥。


一天的课程安排非常紧凑,上午是访问并且听课于著名的剑桥卡文迪许实验室。1904-2017的113年间,这所实验室产生了32位诺贝尔奖得主,占剑桥大学诺奖总数的三分之一。电子、中字、原子核结构、DNA的双螺旋结构、X射线的散射现象、脉冲星……无数人类史上重大的物理学发现都来自这里。在剑桥,卡文迪许实验室就像神一样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