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中国商帮与人鬼情未了 | 2019.11.1. 第55天 【女巫小镇的魅力(二)】



夜灯初上的时候,小镇上的人越来越多了起来,不对,是小镇上的“鬼”越来越多了起来。以女巫博物馆坐落的那条街Fssex  St最为热闹,扮相千奇百怪,传统骷髅鬼的扮相、青面獠牙的扮相、巨大蜥蜴或者其他动物的扮相、骑士或者勇士扮相、南瓜人扮相、影视作品中各类鬼的扮相、各式女巫的扮相……穿梭在他们中间,我将黑色的连衣帽子扣在头上,自拍了一张照片,龇牙咧嘴一下,觉得不算是“鬼”队伍中的另类了。大摇大摆的东窜西走,堂而皇之的拍照,蹲在马路旮旯里,坐在被“鬼”围成了一圈狂敲塑料水桶的鼓手艺人的旁边喊叫……再走进鬼魅昏黄灯光的小餐厅,叫了一块披萨,点了一杯啤酒,寻了一个位置,旁边的“鬼”们友好的与我“hello”,我也说“hello”……


夜开始深了,“鬼”涌进来的也越来越多,餐馆里也是“鬼”头窜动,夜空开始飘下雨来,风越来越大……驾车回去波士顿的高速路上,车子竟然会被风吹得有一点点的飘移,我一下子想起来一个词汇“妖风当道”…… 今天,美国众议院通过了对特朗普弹劾调查程序决议,这是美国现代史上众议院第三次就现任总统的弹劾调查进行投票。特朗普在Twitter上说:“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政治迫害!” 也不知道究竟谁是妖精。


安徽的荫余堂被整体搬到了女巫小镇,马未都先生曾经有一讲《远涉重洋的安徽古宅》讲透了荫余堂背后的故事,小镇上这座不起眼的Peabody Essex Museum(迪美博物馆)事实上牛气的与摩根大通都攀上了亲戚,而长祥先生说来美国二三十年终于感觉到了一丝与美国历史的真实联系。其实,华人在海外的历史太长了,如果按照人类迁徙理论中的一种观点,美国土地上的祖先——原住民们因为长着一幅类亚洲人的脸庞,或许他们的祖先都是越过白令海峡冰面来自中国或者与中国有关的某个地方…..


当然,最近打爆眼球的一本书《破译英文密码》,抽丝剥茧的说明“英文是剽窃中文的产物“,尽管漏洞百出,贻笑大方,但还是要佩服无知者无畏的勇气。英文从中文或者说甲骨文系列的古文字中学习过一些字,我倒是觉得很有可能,因为中文从英文甚至日文中泊过来的不在少数。文化交流包括文字交流和语言交流,但牵强附会的将语言的缘起归结于大中华的源远流长,似乎就有点夜郎自大的浮夸了。

前些日子,参加了安徽同胞们多伦多的一次小范围聚会,“徽商”们的务实作风给我留下了挺深刻的印象,家乡观念浓厚,想做事的劲头也挺高。至于协会组织,安徽同乡会因为牵扯上加拿大第一位大陆背景国会议员谭先生的负面新闻,用安徽同胞们自己的话说“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同乡会被搞得“灰头土脸”,诸多微词,正在促进换届选举,我就不想多多议论了。协会在海外,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真真的华人社群“主旋律”,一代一代,一茬一茬,依官傍腕儿,乐此不彼,每个会长都喊着“正能量”,却如同军阀混战一样,名号越叫越响,官威越来越大,最后连自己都信了自己,只有鬼不会相信。



盘点一下中国的“商帮”历史,商帮是以乡土亲缘为纽带,拥有会馆办事机构和标志性建筑的商业集团。明清时代以来,一直有五大商帮和十个大商帮的说法,说法不完全一致,但无外乎就是晋商、徽商、秦商、闽商、粤商、赣商、苏商、浙商、潮商、豫商、鲁商等。其中又以晋商、徽商和粤商三大商帮为主。

由于籍贯相同而操着相同的口音,秉承相同的生活习惯,甚至相同的思维习惯和价值取向,同乡之间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他乡遇故知”,是自古以来的四大乐事之一。俗话说“亲不亲,家乡人”,说的都是同乡的道理,中国人的乡土观念非常浓厚,海外同乡会、商会以及形形色色的同学会、战友会、行会都是建立在地缘基础或者圈层基础上的组织。按地域划分,是同乡会或者商会。按行业划分,就是行会了。

因为安徽的荫余堂让我想起了诸侯林立的海外社团,也许就像这荫余堂,在中国时候也不过就是个清朝乾隆年间的大宅子,上世纪90年代3万美元卖给了美国人,美国人竟然用了五年时间,花了600万美元将其一模一样的重建在小镇的博物馆里,成了文物成了要花钱购票才得见真容的稀世珍品。


就我的观点而言,宅子是真宅子,咱们本来就是牛的很,明清时候的商帮名号也不是瞎叫的,更何况没上榜的新主儿更是新贵,比如这深圳、上海、北京、重庆、天津等新中国的大城市。协会是海外最容易办的事儿,名号想起多大就有多大,人人都懂,人人都会,门槛极低。但要办就好好的办,说真话,办好事,办真事,像自己的商帮文化学习,真真的互帮互助,千万别自己封自己个官儿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坏了华人群体的大名声……


 长祥先生告诉我说他已经退掉了几乎所有的微信群,不再做群主,连群众也不做了,自己禁言禁声……他正在推动美国外包协会在中国建立分会的事情,希望发挥“以侨为桥”的纽带作用,协助中国地方企业拓展一条走出去的渠道。我们还探讨了利用美国商业信用评级的直接渠道,论证更多美国公司的出售或者合作信息,另辟蹊径,在美中贸易争端的过程中找出一条新的投资方法和新的合作路径。


我此番来波士顿,入住在哈佛和麻省理工所在地的剑桥小城。回到Airbnb小屋,门上贴着市政“防范大风的警告”,看来还真不是空穴来风。小屋的主人是位女性设计师,屋子里的灯光色调是粉色和绿色。坐在写字台前,望着黑黢黢的窗外,听着呼呼的狂风大作,念想着女巫小镇的人来鬼往,禁不住想起唐朝“鬼诗人”李贺的《秋来》—“秋坟鬼唱鲍家诗,恨血千年土中碧”,有一种“百年老鸮(xiao)成木魅,笑声碧火巢中起”的《神弦曲》感觉。


中国人的人鬼描写一点也不输给这西方人,只是我们的太含蓄、太鬼魅,反而吓人。人家是带着假面具吓人,咱们是戴着真面具吓人,久而久之,也不知道是真脸还是真面具,之乎者也的永远也看不懂,如同咱们的上级文件解读,专家们如果没有点炼丹的功夫和踢皮球的训练,是读不出真假的。我如果不是刚刚从这女巫小镇鬼丛中跑回来,坐在这呼呼大风之中的粉绿色小巢,还真会被这“笑声碧火巢中起”吓着…… 还好,一夜好梦!

【全文完】



9 次查看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