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崛起 | 2019.11.4 第58天 【与AI机器人同行(五)】


剑桥市古朴的城市风格之中,紧贴着美丽的查尔斯河畔,颇具现代感的麻省理工学院建筑群错落有致的摆放着,看起来不搭,仔细品品却好像浑然天成,建筑群中随处可见的便是用钢铁达成的形状各异的钢铁雕塑,上蹿下跳的松鼠感觉比人都要多出来一些。天气飘起雨来,我就学着别人的样子,也躲进钢铁雕塑的遮蔽空间听雨,感觉冷了就跑进一幢不知道名字的建筑里,寻了一处温暖的沙发位置翻阅翻阅桌子上摆放的《自然》杂志和MIT的校刊。天气晴了,我就踩着满地落叶的金黄,漫无目的的走,数着一幢一幢大楼的名字,再掏出手机查阅着一幢一幢建筑和人的前世今生,去寻找放飞的灵感。

关于AI机器人的文字或者评论太多了,主流的认识就是信或者不全信,至于完全不信的属于原始人,咱们就不去争辩了。牛津大学人类未来研究所(FHI)的调查报告自然也属于信或者不全信的范畴,被调查对象无一例外的是AI专家,他们的职业或者天生的就是AI的痴迷者,意味着他们或许会高估了AI的未来。因为科技归根到底是为人类或者说为政府服务的,政治、经济以及人类心理、伦理可以接受AI的程度究竟会把握在一个什么样子的水平,时间或许会是答案。然而,科技本身或者说其衍生品却越来越不给予人类机会,太快了,更何况总有别有用心的分子,或者干脆就是政府,以自封的“正义”逻辑妄图控制着并不完美的AI机器人,使之成为少数人的打手,大多数人的梦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