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中国未来三十年 | 2019.10.7. 第29天 【北大与中欧的牵手之缘(一)】​


因为李其教授来温哥华,再是北大光华温哥华校友会也算是我的娘家,因此破了自己的“百日”规矩,回去了一趟。其实可以有理由为自己的坚持开脱,让自己“破例”一回,放飞一下,更可以得见亲人和亲友,内心还是充满了喜悦。更何况,北大光华温哥华校友会与中欧商学院温哥华校友会的商务合作又遇到了一点瓶颈,电话会议式的交流解决不了问题,希望我可以面对面与大家摆一摆道理。凤凰卫视加拿大节目中心“哈哈吴卫说”对话栏目,因为我要离开100天,正在遗憾着,如果我回去,赶紧补录两期,也算是亡羊补牢。


李其教授的演讲题目是《展望未来中国三十年》,一如既往的激情四射,知识点爆棚。前天,10月5日当天晚上,我写了一个《李其来到温哥华》,没有聊演讲的内容,也没有聊我的主持,就是聊聊李其教授和北大光华。因为言辞恳切,真凭实感,叙说了一个真实的李其,认识他的朋友或者同学们无一例外的给予了好评。

我在北大光华的时光里,李其教授的做派对我是有影响的。因此,我一直想以某种方式记录这一段君子之交,希望未来的日子里,可以拿出来回味, 也希望未来三十年的中国有更多的李其教授出现。因为,李其教授的“副教授”头衔是他对于自己的定义,也是对于“自信”而且“伟大”中国的定义。说这些,并不等于我完全赞同李其教授的观点,只是因为我觉得“思想者”教授才是“因思想而光华”的学院灵魂。头衔是一种证明,却仅仅是一种证明。

李其教授从世界上最主要的三种文明,即西方文明、穆斯林文明和中华文明的缘起和跌宕起伏的发展历程说起,导引出“中国威胁论”的源头并非简单的是中国的崛起,而是对中华文明崛起的担忧和恐惧。李其教授以超强的记忆力水平和演绎能力,用自己独特的语言逻辑分析了中国“发展、崛起和复兴”的中国梦目标是必然的选择,并且认为中国已经迈过了“发展和崛起”的阶段,正走在“复兴”的道路之上。

李其教授以结果论的分析方法提出了一个判断成功与否的路径三要素,即干正确的事,关键是要找到正确的方法,还要找到正确的时间。然后以前苏联“复兴”梦想作为反面教材,说明其仅仅有正确的方向,却无正确的方法和正确的时间,因此悲剧下场的结果是必然的。

他继续以前苏联为例,阐述前苏联最终失败的关键点是什么?李其教授认为,一个国家要成就战略上的“霸业”,也需要具备三个要素,即辽阔的疆土、核心文明(统一文化)和战略耐心。而前苏联除了辽阔的疆土,其余两点都不具备。而缺乏一个核心文明(统一文化)作为粘合剂,当国家经济遭遇困境时,民众的信心就会崩溃,领土也就分崩离析。前苏联也曾有经济高速发展的时期,国力强盛,但因为急于成为“大哥”,所以公然和美国对抗,相背而行,最后被军备竞赛拖垮了经济,万劫不复。

李其教授继续用三要素的视角剖析世界上大国争霸的雄心和不一样的结局。



英国在殖民时代曾经拥有过辽阔的疆土,但领土分散,并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文化,宗主国和殖民地之间只是君臣关系,并不能成为文化的统一。

德国和日本在二战前都有战略扩张的野心,但苦于没有疆土,所以他们不惜发动侵略战争。因为妄自尊大,妄图在七年内实现称霸世界的梦想,严重缺乏战略耐心,犯了跟前苏联类似的错误,自然是短命的下场。

美国独立以后拥有足够的疆土,也因远离当时世界主要的政治经济漩涡而留有足够的时间和耐心进行发展,前后用了100多年的时间,最后还形成了一个比较核心的文化,即谁来了都是美国人,一起实现美国梦的“自由美国”文化,从而使美国终于成为当今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回看中国的复兴之路,李其教授认为中国具备了三大要素,即辽阔的疆土、古老灿烂的中华文明和心无旁骛的战略耐心和战略定力。因为有耐心,中国知道轻重缓急,不对抗,不霸道。不该管的不管,暂时管不来的也不管,埋头于国内的发展。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成功,就是把竞争引入全部领域。他认为政府搞经济,是降维打击,因为它是让人干玩命的活儿,而中国政府是最会搞经济的政府。

对于国内出现的焦虑情绪,李其教授说“那都是屌丝的焦虑”。李其教授认为,中国的“大盘”形势非常好。正因为如此,国际上才会发生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事件,比如中美贸易战、阻击华为、香港风波……目的就是逼中国做出反应,或者消耗中国的精力和实力。但中国不会被轻易绕进去,因为发展和复兴才是中国的重中之重,包括台湾,现在也还不是解决的时候。有些事情,当你足够强大以后,就不再成为问题了。对手越是要阻挠你,越是证明你已经接近成功。


展望未来三十年的中国,一定是一个繁荣向上的中国,是一个屹立于世界尽显大国雄风的中国。

以上的记录应该感谢钟同学与我的对话探讨,因此才会有如此清晰的讲座记忆。李其教授演讲的结论无疑是非常正能量的,关键的是逻辑演绎推理很有道理,值得人去深思,从中找出我们想要的答案,因为逻辑演绎推理并不一定得出一个必然结果,变量是多元的,场景也是多元的。世界上一切伟大的事业都是来源于雄才大略,也不乏头衔吓人的谋士和高参,然后终归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

我算是一个好的主持人,我觉得如同讲相声,好的主持人就是一个“捧哏”乙。而演讲者则是“逗哏”甲。如果是“张家卫跨年演讲”,就是单口相声或者说是脱口秀。心态放平了,演讲或主持就不是一种紧张,而是一种分享,以一种自己快乐的方式去分享自己的思想和洞见。



最后的主持词中,我没有表达自己的观点,而是分享了一组人关于“未来中国三十年”的观点和线索,作为李其教授演讲的补充,希望让听众以更多角度来理解李其教授的分享,找到自己的答案:

吴敬琏与其他17位中外作者编写了一本《中国未来三十年》,时间是 2011年,作者中包括饱受争议的清华胡鞍钢教授。主题词是“愿望与陷阱”、“改革共识,中国未来”。

郑永年先生 2015年和2017年两次谈未来三十年,主要观点是“中国可望成为一个民主富强的国家” 。

刘鹤先生 2008 年在《中国经济50人看三十年》中说“还有人怀念文革的平均主义贫困和那时享有的精神特权,但是中国已经向前迈出不可逆转的一大步。”

2016年,麦肯锡研报告谈中国未来三十年的投资机会,认为是5万亿美元的生产力机遇。

2018年,德国媒体预测中国未来三十年 ,中国将会是大中华区的老大,人均20万人民币。

2013年,马云说:未来三十年是中国最动荡的三十年。前三十年会很顺,后三十年可能不会很顺!谁度过未来三十年,才会真正成为一个杰出的企业。

【未完待续,明天续(二)】



11 次查看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