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中国梦 | 2019.11.16. 第70天 【波士顿的遐想(十一)】



多伦多百日行走的日子,常常一下笔便如脱缰的野马一样收不住思绪,便随了它去,随笔如果不去随笔岂不是成了写作,万万不是我想要的。


波士顿的遐想断断续续,我竟然写了十天,中间穿插着大大小小有趣而且超级有纪念意义的活动,比如多伦多第一次演讲、滑铁卢大学与95后的大学生们欢聚一堂、多伦多大学与导师Makis教授讨论机械工程与人工智能的关联以及火星......写到第七天的时候,因为电脑的故障,正在编辑的大半文稿尽数消失,短暂郁闷了一会之后,我想这或许就是对我“死心眼”和“一根筋”(坚决不愿意用Google存储)毛病的惩罚。再说,温故而知新不是,于是我取消了两天的活动,一个字一个字的把2万多字的丢失文稿重新敲回来......人这一辈子,除了苦难和喜悦,最多的表情或者说心情就是无奈和无语,但是依然坚定的前行。


纽约的闯哥谈起中美谈判,提到了10月12号特朗普白宫会见完刘鹤之后在记者见面会上的一个发言。特朗普说:“我们与中方一致认为,中美双方达成协议关系到世界和平。我们有军机,他们有军机;我们有军舰,他们有军舰;我们有导弹,他们也有导弹。许多坏的事情就可能发生。那好吧,就让我们坐下来谈判吧。” 闯哥认为,美国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非原住民国家,崇尚武力,尊重实力,要谈判也必须先掰手腕,待僵持的时候才能坐下来再谈,而中国是地地道道的原住民国家。


闯哥的观点倒是让我心情一振,回想下美国的独立战争、南北战争、1812年那场被“烧了白宫”的英(加)美战争以及新中国成立后的朝鲜战争,再想想好莱坞上演的无数大片所渲染的美国精神和美国文化,美国人还真的有点这个毛病。但是,治美国人毛病的人通常也会筋疲力竭,甚至气绝而死,前苏联是最好的一个例子,似乎全世界都不愿意去当这个“老中医”。


10月28日,正在担任中国国际交流中心副理事长的黄奇帆先生在上海发表演讲说:


“本人不相信Libra会成功。对主权国家来讲,最好的践行货币国家发行权的办法是由政府和中央银行发行主权数字货币。


在全球央行发行主权数字货币的过程中,除了要提高便捷性、安全性之外,还要制定一种新的规则,使得数字货币能够与主权的信用相挂钩,与国家GDP、财政收入、黄金储备建立适当的比例关系,通过某种机制,遏制滥发货币的局面。”



好朋友Steven沈总送给了我一本由中国数字资产研究院8月份才出版的新书《Libra—一种金融创新实验》(A Kind of Experiment on Financial Innovation)。扉页上,经济学家、数字资产研究院创始人朱嘉明先生亲笔写道:“未来货币将是智慧、理念、制度、科学与技术的完美结合”。他是中国著名的莫干山会议的亲历者,或者说是传统经济学家,但是他对于数字经济充满了憧憬,他认为数字经济是新奇点已到,整个世界正处于大爆炸经济和社会形态的现在时,而非简单的未来时。


我想说的是,数字人民币还是主权货币,不是区块链意义上的数字货币。如同Libra,如果被Facebook等少数巨头所操纵,也不算是完全意义上的数字货币,这也正是美国人担心的地方。


至于美国人选出来的美国政府究竟怎样想的,还是去翻出来他们的《五月花号公约》和《独立宣言》,或许可以从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因为,我始终坚持认为,深入骨髓并以制度保证的理念是当代国家或者未来可以长治久安的法宝所在。


美国《独立宣言》说:我们认为下面的这些真理是不证自明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人们才在他们之间建立政府,而政府之正当权力,则来自被统治者的同意。任何形式的政府,只要破坏上述目的,人民就有权利改变或废除它,并建立新政府;新政府赖以奠基的原则,得以组织权力的方式,都要最大可能的增进民众的安全和幸福。的确,从慎重考虑,不应当由于轻微和短暂的原因而改变成立多年的政府。过去的一切经验也都说明,任何苦难,只要尚能忍受,人类都宁愿容忍,而无意废除他们久已习惯了的政府来恢复自身的权益。但是,当政府一贯滥用职权、强取豪夺,一成不变地追逐这一目标,足以证明它旨在把人民置于绝对专制统治之下时,那么,人民就有权利,也有义务推翻这个政府,并为他们未来的安全建立新的保障。


“中国梦”的核心目标是“两个一百年”的目标:到20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和20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0周年时,逐步并最终顺利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十九大报告说:“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近代以来中华民族最伟大的梦想。中国共产党一经成立,就把实现共产主义作为党的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义无反顾肩负起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使命,团结带领人民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谱写了气吞山河的壮丽史诗。实现伟大梦想,必须进行伟大斗争;必须建设伟大工程;必须推进伟大事业。”


对于世界的看法,闯哥不喜欢用线性的思维去预知未来,即使我的波士顿遐想已经是天马行空,但是闯哥依然认为不够几何思维,过于机械。因为按照摩尔定律的铁律,世界正在或者即将发生巨变。现在意义上的永远至多是十年八年,而不会再是我们之前理解的永远。财富将会因为比特币的去中心化特性,使得全世界范围内的财富面临着重新洗牌,很多人一夜之间或许就回到了赤贫时代.....


如果果然如此,世界是变好了还是回到了饮毛茹血的“贝壳币”原始社会,或者是以“太空”和“数字”为特征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已近奇点?无政府时代的日子似乎并不是“五月花号”前辈们追求的目标。他们恰恰认为“没有约束的自由会带来所有人的不自由”。自由女神像博物馆墙上写的这句话也是“Liberty lives only through Truth and Justice, Light and Law”——自由生命的取得要通过真理和公平,要通过光明还有法律的保障。“中国梦”的实现则必须以“伟大斗争”作为先决条件。




多伦多的夜已经很深很深了,我不知道该如何收尾这篇《邂逅弗洛伊德》散记之后的2万多字随笔。我倒了半杯黑方威士忌,点开了YouTube视频,电影《风中奇缘》的主题曲《Colors of The Wind》又一次悠扬起来:


For whether we are white or copper-skinned


We need to sing with all the voices of the mountain


We need to paint with all the colors of the wind 


You can own the earth and still all you‘ll own is earth until


You can paint with all the colors of the wind


我阅读了一堆高人们的中文翻译,但是最后,我觉得还是用蹩脚的英文,以自己的方式去理解歌词,或许才真的是歌词的本意,也或者说是我的本意:


You can paint with all the colors of the wind!

【连载十一天,全文完,合计2.6万字】

4 次查看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