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中本聪原来是他(第73天/2020)



今天,继续聊村上春树(以下称呼村上)的《海边的卡夫卡》,既然村上写的魔幻,我就按照魔幻的想。

刚才我去看了一下比特币的即时行情,价格是每枚17928美元,还在变动着,这一波行情已经连续数日。看涨看跌的都有,有点像2017年的架势。

还记得我去年在《多伦多百日散记-波士顿的遐想》中写的那篇【比特币200万美元一枚】吗?那位74岁的美国富豪约翰.麦卡菲在接受《福布斯》(Forbes)记者的专访中声称,2020年底前比特币将达到每枚200万美元的价格,如果不能,他说:“I WILL EAT MY DICK IF WRONG”(如果错了,我将吃掉我的小GG)

距离2020年末还有正好三周,21天!

魔幻的比特币世界里,啥人都在冒充专家,将自己打扮成区块链的信仰者,但真正的信仰者兼教主“中本聪”是谁呢?又在那藏身呢?

《海边的卡夫卡》一书的写作结构,是按照单数章和双数章进行,单数章是主线,说的是现实界,双数章是副线,说的是妄想界。现实界和妄想界是我起的名字,总之,一会说当下,一会说梦里的事儿。不过,村上没说是梦,说的像真的一样。

书中的主角是15岁的少年田村卡夫卡,以下我们就称之为卡夫卡。

读遍全书,我觉得,凡是书中称得上男主角的人,无论名字怎样变,说的都是一个人。妄想界中出现的叫做中田聪的小男孩,称作中田的老人家,脑海中飞来的乌鸦少年,他们都是现实界中卡夫卡不同平行线上的化身。我们可以理解为不同维度,可以理解为梦游,也可以理解为冥想幻化…….如同昨天说的《庄周梦蝶》。

妄想界中那个叫做中天聪的小男孩,是一个非常聪明但是很内向的一个孩子,是老师带上山去采蘑菇而不省人事的16位小学生之一,但唯有他一直不省人事,直到去了东京的医院之后,醒了却失去了记忆而且变得笨拙无比,啥也不知道了。现实界中的卡夫卡离家出走的家就是在东京。

其实,他就是后来出场的那个叫做中田的老人,他失去了过去的所有记忆,也不懂得读书识字,却获得了与猫对话的本领,还有一些其他的灵异本事,比如撑起雨伞,就会呼唤成千上万的鱼啊、蚂蝗啥的从天而降,施舍人或者救人,顺带着惩恶。

乌鸦少年则是现实界中卡夫卡脑袋里的另外一个自己,我们人人都有,不足为奇,其实是一个人。

卡夫卡以梦游或者冥想幻化的方式,借妄想界中田老人家的手杀死了他的父亲,那个好像苏格兰名牌威士忌商标人物的雕塑家,村上封了他一个暴虐的名字“猫杀手”,意味着父亲该死!这里的父亲我倾向于认为寓意着旧世界的政治社会。

第十章中,也就是妄想界中,有这样一段描写中田老人家的状态——“放松身体,关掉脑袋开关,让存在处于一种‘通电状态’,对于他这是极为自然的行为。”

他正在等待着猫咪告诉他的“那个男的是高个子,戴一顶不伦不类的高筒帽,脚蹬长筒皮鞋。”

高个子男人来了!他说 “喜欢威士忌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我的名字叫Johnnie Walker—琼尼.沃克。但我不是真正的琼尼沃克,同英国的酿造公司也没任何关系,就是借用而已,这样显得有形象和商标不是。”其实,书中借用了很多否定之否定类的语法,以“是也不是”来掩藏现实世界的所指,其实反而欲盖弥彰。

这个以琼尼.沃克为原型的威士忌酒名牌却怪异的男子形象,就是卡夫卡心目中父亲的哈哈镜。小说中的父亲形象隐喻的是另外一种深刻,那就是全能、冷酷和决定我们今天包括未来的政治政府!

卡夫卡(中田老人)杀了琼尼.沃克(猫杀手),其实就代表杀了政治政府,杀了战争,世界不需要政治政府,这是无政府主义者们的理想和颂歌。读到这里,能看到一点中本聪的影子了吗?

应该说,是小男孩中天聪的名字,让我一下子想起了他,大名鼎鼎的比特币创造者——中本聪。他也是无政府主义者,却是从未现身过。

中本聪,英语拼写是Satoshi Nakamoto,他自称是日裔美国人,其名字没有官方汉字的写法,有些日本媒体写为正本哲史。他是比特币协议及其相关软件Bitcoin-Qt的创造者,但真实身份至今未知。

中本聪在2008年发表了一篇名为《比特币:一种点对点式的电子现金系统》(Bitcoin: A 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的论文,描述了一种被他称为“比特币”的电子货币及其算法。2009年,他发布了首个比特币软件,并正式启动了比特币金融系统。2010年,他逐渐淡出并将项目移交给比特币社区的其他成员。但是,无人描述过他是谁?又去了哪里?

中本聪据信持有约100万个比特币,这些比特币按照今天每枚1.8万美元的价格,价值是180亿美元。

自从他发表论文以来,中本聪的真实身份长期不为外界所知,维基解密的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宣称中本聪是一位密码朋克(Cypherpunk)。另外,也有人称“中本聪是一名无政府主义者,他的初衷并不希望数字加密货币被某国政府或中央银行控制,而是希望其成为全球自由流动、不受政府监管和控制的货币。”

村上写作《海边的卡夫卡》这本书,是2001年春天动笔的,2002年出版,而比特币的创造者中本聪七年后,即2008年现身江湖,写了那篇注定会改变未来世界的论文。

于是我想,村上笔下的60多岁的中田老人家应该就是那个曾经受到外来飞行物关照而失去原有全部记忆的“中田聪”,或许他流浪全书的最后结局,就是隐而不现真容的比特币创造者——中本聪,结尾卡夫卡的再生隐喻的正是这一猜测的完整回路。

村上应该是认识中本聪的,把他幻化成一个老者,同时也是一个少年或者青年的中天聪。

卡夫卡的“母亲”佐伯的年轻恋人也是因为政治对立派误杀而被亡的,而且是被虐杀,这是一个政治无处不在的荒谬世界。中田老人家撑起了雨伞,天上就落下来2000条鱼造福人类,遇到了恶人,他再撑起雨伞,天上又会掉下来成千上万的蚂蝗去惩罚恶者。

圣经启示录的隐喻再明显不过了,村上用这样的手法寓意着未来新世界的到来,也似乎是隐喻卡夫卡实际上正是新世界的代理人,表明一种神迹。卡夫卡以中天聪小男孩的失去记忆和中田老人家的头脑和手,借用猫语(区块链)的方式订立新的系统,希冀未来世界是一个无政府的乌托邦世界。

第20章中,中田与拉鱼车司机荻田有一段对话,当中田说自己突然不会与猫对话了的时候,荻田说:

“世界日新月异,中田,每天时候一到天就亮,但那里已不是昨天的中田。”

“关系性也变。谁是资本家谁是无产阶级?哪边是左哪边为右?信息革命、优先股特权、资产流动化、功能再组合、跨国企业——哪个恶哪个善?事物的界限逐渐模糊起来。你所以不再能理解猫的语言,恐怕也是这个关系。”

中本聪泄露了天机,或者说教会了徒弟,便被“猫”们抛弃了?

现实世界也离不开妄想界,讲的其实就是现实与梦境的故事,平行的把现实与梦境链接起来,说明人或许是“撒旦”,也或许是“上帝”,谁知道呢?

第37章中大岛向卡夫卡讲了这样一段话:“是的。互为隐喻。你外部的东西是你内部的投影。你内部的东西是你外部东西的投影。所以,你通过屡屡踏入你外部的迷宫来涉足设在你自身内部的迷宫,而那在多数情况下是很危险的。”

大岛还告诉卡夫卡,“我们居住的这个世界,总是与另一个世界为邻。你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踏入其中,也可以平安无事地返回,只要多加小心。” 中本聪难道去了妄想界了吗?

书的结尾,幻化成“母亲”的佐伯告诉他,一定要去开始新的现世生活,而不要重蹈他们的覆辙。如果我们将佐伯幻化为“圣母”呢,是不是就有了启示录的意义。

中天聪复活,中本聪现身,然后又隐去,无数的区块链信仰者,前赴后继。无数的伪区块链信仰者,也浑水摸鱼。

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刘俏教授今年8月份刚刚出版了一本新书,名字叫《我们热爱的金融》。我昨天看他朋友圈,他划出了一段重点,我觉得颇有意味,摘录于此:

“在本书的写作过程中,中国人民银行宣布了央行数字货币的投放方案。本来央行数字货币将采取双层运营体系,也就是央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者是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为了保证央行数字货币不超发,商业银行向央行缴纳准备金。双层运营体系不会改变现有货币投放体系和二元账户结构,不会对商业银行存款货币形成竞争;而且现阶段的央行数字货币设计,注重MO(纸钞和硬币)替代,而不是M1、M2的替代。显然,央行目前的数字货币设计非常温和,更像是为现金找到了一个数字符号的表达形式。

在未来的发展中,会不会有这样一种可能,央行直接将数字货币投向公众帐户,从而剥夺商业银行存款货币的创造权力?这种情况下,央行以国家信用背书直接发行货币给公众帐户,中国金融体系在实质上又将回归到改革开放前的单一的中国人民银行体系,兜兜转转,我们又回到起点?显然,这只是一种猜测,但是通过技术独控货币发行,独享铸币税,这对任何一个机构而言,又何尝不是一种巨大的诱惑?”

村上是不是认识中本聪并不重要,中本聪究竟是谁其实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世界会好吗?”

据说,脸书(Facebook)创始人札尔伯格创造的数字货币Libra,如果拜登上台,将会很快通过。拭目以待吧……也不知道约翰.麦卡菲会不会真的吃掉他的小GG。

其实,真实的世界中,往往比妄想界中要温暖和励志,还是听听来自萨省大自然和原野中的原声吧,听一听85后的农场主马骥的声音……


12月12日下午,是我百日行走以来唯一的一次“三点半咖啡时间”。我将与马骥对话“怎样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农场主?”欢迎长按下面海报二维码报名,自动获得ZOOM地址链接。



——张家卫庚子年百日散记(2020.12.4第73天)

6 次查看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