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遇见李约瑟(三)2018.9.25

李约瑟先生对于中国的一切几乎都喜爱无比,也不遗余力的向西方推介。李约瑟的《中国科学技术史》一直帮助中国人发现中国的"第一",据研究者们考证,第七卷第二册的结论中,列出了不下250条的"中国第一"发明。




其实,就我看来,过分的强调中国第一没有什么太大意义。除了自豪感之外,如果我们至今还没有新的第一,作为活着的现代人,我反而会有一种羞耻感:"我们为什么还不行?"1911年,辛亥革命的第一声枪响已经107年,清帝1912年退位已经106年,新中国1949年成立,到明年就是70年了,我们不能总是"艰难的探索"吧?!



英国作家西蒙.温切斯特(中国名字思森),写了一个李约瑟的传记,书名直接就叫《爱上中国的人》。他写道:"从科学日新月异的角度来看,李约瑟在故纸堆里捡拾的努力,似乎意义不大,但这就是历史,自由开放的社会,需要多元的角度去分析世界。"



读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先是稍微感到不悦,之后便深以为然。我们有一句常说的段子,意思是:"老人家一般愿意回忆过去的辉煌,而年轻人永远畅谈的是明天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