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为什么是英国? 2018年9月5日

英国,仅仅就这个名字而言,就会给人一种很复杂的情感——贵族、帝国、神秘、保守、没落……属于欧洲大陆的当然一员,却又总是与欧洲若即若离。剑桥(Cambridge),本来就是距离伦敦90多公里的一个乡间集镇,却因为剑桥大学的存在,使得这个名字充满了知识和智慧的神圣味道,放眼世界可以与她齐名的寥寥无几。而诗人徐志摩"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再别康桥》,更是给剑桥增加了很多浪漫的色彩。康桥就是剑桥,只是音译不同而已。就我个人而言,对于英国,对于剑桥是充满期待感的。早在十年前曾经申请过英国的商务签证,却因为资料原因被拒而未能成行,一段时间里没少对于这大英帝国的傲慢冷嘲热讽。现在想来,当时未能成行,或许就是为了今天的旅程,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2017年9月到12月,我一个人在硅谷呆了三个月,前后100天,带着"影响全球未来30年20项科技趋势"的问答,随心所欲的写了100篇硅谷百日散记,记录了我的所见、所闻和所想,其中收获足以用一生来回味。"用十年的时光,每年的9-12月,100天,直到2027年,选择世界上最有代表性的10个国家(10个城市、10所大学),安静的行走和居住,用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以及自己的大脑,带着自己的问题,去了解世界的真实!"这一想法由此便萌生了……欧洲是十年旅程的第二站,我选择了英国、伦敦、剑桥大学,还有芬兰、霍尔辛基、奥兰托大学(12月份的时候我会告诉大家为什么选择芬兰)有人问:"选择是不是有什么标准?"我说:"七大洲、四大洋的自然会有个取舍,但是确定的目标选择倒是没有,要的是心情和机缘。"人这一辈子,混沌世道这一路走来,又有哪些是按照设计才画出今天图画来的呢?!其实,初心有了,一切都是随缘随意才是最好。如果一定要问,画一幅好图的秘诀是什么?除了天赋之外,坚持应该是唯一不变的必要条件。



欧洲无疑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地域之一,因为其星罗棋布的国家地理,因为其或黑暗或辉煌的欧洲历史,我们总会觉得欧洲好大,怎么可能100天就洞悉她的全部。首先说,我的旅程并非是旅行,更多的是观察和思考,更多的时候是咖啡馆、书屋还有居于斗室的冥思苦想,而思想的旅程合着欧洲的味道便足也,更何况我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历史学家或者什么考古学家的,充其量是一个自由学习者的探究而已。临行之前的一次聚会上,一位朋友笑虐:"这欧洲其实就是原来的一个国家,折腾过来折腾过去的才整成了今天这个样子,如果不算俄罗斯,这全都加起来还没有咱们中国大呢!"我还真的跑去转动了转动我书房里的地球仪,仔细端详了端详,还真是这么回事……不过,这欧洲古往今来、斗转星移的意义可大了去了。聊起这欧洲,脑海中就浮现出昨天飞机上的GPS航程图。因为对于英国的期待,我竟然将飞机上的屏幕一直定格在地图模式,一遍又一遍的观察这样一个飞行,将这个屏幕上的地球翻过来转过去的看了个无数遍,中间过程竟然我自己也不禁哑然失笑起来:"这可能就是菜鸟们的所谓好奇心!"



飞机一直是贴着地球的表面沿着一个抛物线曲面在飞……我好像才意识到"地球是圆的"这样一个认知,觉得好有趣的过程。然后就忆起了北京到温哥华飞机屏幕上的那个很夸张的半拱形大曲线,一直纳闷于这飞机为什么要绕这么大的弯子?我原先的理解是为了安全的需要,必须贴近岸边飞行以保证飞机具有随时降落的航线安排,因此航程设计自然要首先服从于安全的考量。但是,今天看着这温哥华飞伦敦也是抛物线曲面的航迹,我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情,这地球因为是个球体,而非平面。因此,两个点之间的弧线距离或许要比这两点之间的直线距离更短(好像是高中数学几何题)。刚才我认真的Google了不少资料,发现我这样一个冥思苦想的困惑竟然早就已经有了答案,而且知道这个弧线有个很霸气的名字叫做"大圆航线"…..我很开心,因为我的观察和答案是对的!同时,还知道了这样的航线设计另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风的考量。突然想,待找个机会,将我的地球仪中间穿个洞,拿根线比划比划 ,亲自验证下究竟是这弧线短还是这直线短?!栖息在剑桥康河不远的一间三楼小屋,非常非常的安静……因为是第一天散记,因此想要记录的话好多……不过,文字这东西,多了也就成了婆娘的裹脚布,如果没有足够的信心相信这婆娘的脚是香的,就还是语言少些的好…….多些时间去做拿根线丈量地球仪的此类工作,看似无聊,但这恰恰就是行走的全部意义!



139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Yorumlar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