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为GTEC加油(第72天/2020)【里村的二三事(四)】

GTEC是里村人最常挂在嘴边的一个存在,全称是“Global Trade & Exhibition Centre”,中文名称挺大,被翻译成“全球贸易博览中心”。



去年9月份我路过里贾纳的时候,就听过GTEC的故事,说是萨省里贾纳的一个移民项目,规模不小,涉及近百人,因为操作上的问题,导致投资来的移民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萨省的时任省长Brad Wall先生因为到中国替这个项目站过台,受到媒体和党派质疑的攻击,竟然下了台。

我去查阅了一下当时最早的宣传资料,加拿大萨省上海办事处官方微信公众号在2017年4月曾经发表了一篇文章,文章的题目是《依托于全球交通枢纽GTH,加拿大全球保税交易中心GTEC项目建成》。文中写道:“全球物流枢纽GTH是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和联邦政府联手打造的大规模基础建设项目。它依托于全球物流枢纽GTH,是加拿大的唯一自治保税港。”

其中,GTH的全称是Global Transportation Hub,中文被翻译为“加拿大全球保税交易中心”。换句话说,GTH是萨省的一个开发区项目,位于里贾纳的城东边,而GTEC是园区内为吸引华人投资的一个商贸项目,也是一个政府批准可以用来移民的项目。

后来的事就不多说了,媒体开始揭露信息造假、萨省的政党内外也开始了党同伐异、开发商与投资人之间开始产生矛盾…….其中是非自有公断,负面评价的多,但是也有客观评价。为GTEC不少商户提供了内装修服务的梁伟就是客观评价的一位,用他的话说“因为给商户大家服务,自然了解的事多些,也知道不像外面人说的那么不堪和邪乎。”

刚来天鹅农场的时候,梁伟和常大哥正在帮助朱大姐整修屋子,因此与我一起度过了三五天时光。GTEC的话题自然不时的被提到,再后来,因为华企会“围炉夜话”的活动,我相识了数位来自GTEC的商户,专营汽车轮胎以及汽车配件的亚红就是其中一位。她的内敛、专业特别是做好GTEC生意的信心和执着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评价说:“亚红的言行真的像一位企业家,是我来加拿大数年遇到的不多一位。”

前几天,我约着梁伟,一起去了GTEC一趟,距离里贾纳市中心确实很近,也就是十分钟的车程。路的一侧有一座看起来是新建的小区,规模也不小,梁伟说销售价格与市内相仿,设施等也比较先进。不远处便看见了一大片的的园区,园区内有数幢长方块的大型建筑,梁伟指着靠近路左边的一栋建筑说“那就是GTEC。”

快到的时候,路的右手边有显著的交通指示牌,上面写着“GTH”。

GTEC建筑看起来不错,外墙的装饰和招牌也显得比较壮观。门前停满了车,车位仅余下几个,疫情之下的商贸城生意,能来这么多业主,也真的是不容易。



戴着口罩进入到GTEC的大厅,正立面尚没有进行装饰,建筑的挑高很高,交易区域被隔成了横平竖直的商户区,显得很简洁,一家一户的走过去,开着门的不少,也有关着门放置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因为疫情,临时回家办公”,并且留下了联系方式。还有一些大门紧闭,也未有进行装修,应该就是没有卖出去的商业,据说是萨省政府调整了政策,以后再购买商业的投资人不能再将此作为移民项目了,对项目的后续开发影响很大。

商户们都是来自中国不同地方的投资人,聊下来,大都是国内某一领域的成功企业家或者创业者,对项目本身有些遗憾,也有一些抱怨,但心态却总体上平静。据说来此投资的70多位商户,已经有50多位拿到了萨省提名移民名额,其他的也正在路上,也算是初心达成。

一个刻着“HENGJI INTERNATIONAL TRADING”的招牌让我停下了脚步,满满当当的架子上挂满了不同型号的汽车轮胎。一问,才知道这正是亚红的店,她今天正好不在。


负责销售的李经理是一名老移民,与我介绍了GTEC以及“HENGJI”的销售策略。他说“我们的销售策略是面对中低端客户消费者以及临时换胎的消费者。因为,我们的轮胎是从中国进口的品牌轮胎,质量保证,同时价格仅是海外高端品牌轮胎的四分一价格。”言之有理!亚红正在努力开拓加拿大范围内的市场,希望以里贾纳和GTEC为货物集散中心,将中国物美价廉的轮胎和汽车配件卖到加拿大的各个省份和城市。

更熟悉情况的梁伟跟我说:“亚红是这里的佼佼者,但是更多的大家是选择观望,走一步看一步。”

华人移居海外,开始的时候往往豪情满怀,更有甚者以财大气粗自居。遇到问题,往往习惯于拿出国内曾经成功的那一套手法左右搏击,即使有前人善意提示,一般也是不以为然,因为曾经成功的光环还罩着呢,赌博的心态永远是“我这一次会赢!”

如果习惯的这套手法不行,或者赌输了,方明白海外的办事套路完全不是一个频道,比如政府的手,几乎是不存在的,存在的都是自己的想象。如果再遇到一位或者两位忽悠的,甚至看中的就是自己兜里的钱,新来的华人往往是一边自怨自艾,一边是气不打一处来,失却了豪情,将自己禁锢在小圈子里,美其名曰“牛圈子”。

就我的观察而言,“一朝被蛇咬千年怕草绳”的心态非曾经成功的企业家之举,禁锢小圈子更是“井底之蛙”。

GTEC的一趟实地走访,比我听到和想象的情况要好很多,特别是这些来此投资的商户和他们的产品都是可圈可点。投资人们的阅历和成功,简单交流就可以窥见一斑,商铺上摆放的产品,尽管销售并不乐观,我仔细看了看,都是来自中国的名牌产品,或者是自己创意和生产的定制产品。如果用一个词来描述的话,真真的物美价廉。

说起GTH,加拿大最大的食品零售商企业罗布劳(Loblaw)也将草原中部的物流集散中心放在了这里,毗邻着GTEC。


罗布劳(Loblaw)里贾纳公司的GTH网站上介绍说:“它在GTH运营着一个100万平方英尺的配送中心,为整个大草原的约250家商店提供服务。”

“紧邻太平洋铁路(CP Rail)联运设施的大型Loblaw配送中心,每周通过铁路从加拿大东部、欧洲和亚洲接收约85个集装箱的货物,并且每周运送3600辆进出集散地的卡车。”

我注意到该公司的前里贾纳分部的总经理DarcyScott写了这样一句话,他说:“选择将集散中心落户在这里,拥有基础设施的GTH确实是我们的决定因素。 GTH在人力资源方面帮助了我们,也帮助我们与社区建立了联系。他们帮助我们为获得成功开展业务而所需要的一切。您无法在其他任何地方获得如此的支持。”

我就在想,GTH依然在,大企业依然在,尽管不够理想,但是GTEC已经在了,人更是已经在了,为什么不往前看,将精力聚焦在生意上,努力寻求GTH或者政府的生意支持,而不是抱怨。记得《亮剑》电影中的李云龙有一句名言,大概意思说的是——进攻是最好的突围。

我在GTEC里面的一家叫做MONARCH CERAMICS的手工艺品商店,买了一个很漂亮的手绘盘子,店老板也姓张。我没有讲价,盘子18加元,托架2加元,合计20加元,折合成人民币就是100块。当地人画的盘子,随便哪一个,也要超过50加元。



肖丽带着亚红与Mike、老王来找我,聊了很多,也抬了不少的杠,我出了一个简单的主意,那就是“坚决的将重心转移到生意本身上来,做好生意的法宝就在自己身上,而抱团是目前最有效的力量。”至于抱团的方法,就不在这里叨叨了,好不好用,关键看执行。

至于是否应该移民来到加拿大,前两天我看到了一个据说是通过谷歌(Google)用户搜索的大数据来还原地球人的真实移民愿望。Remitly显示了一项新的全球数据研究,说加拿大是全世界101个国家和地区最受欢迎的移民目的地。前十名依次是加拿大、日本、西班牙、德国、卡塔尔、澳大利亚、瑞士、葡萄牙、美国和英国。其中,原来的第一名“美国”不出意外的落后,竟然到了第九名,不过,我简单的相信很快它就会恢复往日位置的。


图片来自Remitly


里村的二三事,竟然让我写了万字的长言,其实举一反三,也是我这段时间来里村的一些体会。非里贾纳这地方不聚人,而是里贾纳的华人们来了就听风是风,听雨是雨,站着这山望那山高,唯独缺了自己的判断。因为,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才会发现美,道听途说的美也是美,却是公认的美,不缺少眼睛,你来了也就是多了一个看客。

马骥出生于86年,他的合作伙伴叫张杰,是87年的,他俩虽年轻,却看到了萨省农业的美;95年的Jason更年轻,他热爱萨省的农业行当,因此遇到了马骥的美;亚红是GTEC人,她看到了商铺既然已经存在,但集散中心的要素没变的美;肖丽在里贾纳已经居住了十余年,大企业工作数年后,想做自己更喜欢的事情,她看到了里贾纳宁静之下更多人需要帮助的美……

我来萨省,来到里贾纳,来到天鹅农场,或许仅仅是一个过客,但是我惊喜于看到了这样多大自然的美和人的美,而他们一直都是真实的存在,甚至存在了很久很久。如果你说我的见到或者听到不完整,甚至不对,也许是吧,但这就是我眼睛里的萨省、里贾纳和天鹅农场。

里村的大家都希望我会在这里再多住些日子,或者干脆搬来里村得了。首先感恩于这些温暖的话语,不自觉的让我再次想起前三站的硅谷、剑桥和多伦多。他们也是这样说的,临别时候的依依不舍我都记在散记中,印在心里。

不过,或许,因为孔家庄的规划和落地,我真的会搬来里村,与可爱的大家们一起,去过村东头、村西头的村落生活,南屋北巷,袅袅炊烟,麦浪花香,乡里乡亲,乡音人家。

【全文完】


——张家卫庚子年百日散记(2020.12.3第72天)

4 次查看

Comentario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