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乌合之众 | 2019.10.29. 第52天 【与AI机器人同行(一)】



我一直说,我是一个科技主义者,坚信颠覆未来人类的不是宗教,不是意识形态,更不是某个国家,而是以“AI”,即AI Robots(人工智能机器人,以下简称AI机器人)为代表的未来人类对于世界的颠覆,而地球人的未来命运既掌握在自己手里,又不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因为,智能机器人是地球人创造的,但能否掌控它却同样是地球人的困惑,因为地球人越来越看起来像是一大盘散沙,各自心怀鬼胎。

如果我们可以点击Google或者百度,当然You Tube上的视频更多,输入AI Robots,你就会发现眼花缭乱的新款AI机器人的演示,最火爆的当属获得第一张身份证的美女机器人索菲亚,飞奔而且可以跳跃障碍的机器狗和机器人,锁定攻击目标绝不收手的机器战士,活力活现水中游弋的机器鱼,摇头晃脑的机器老师……再看一下以百万为单位的视频点击量,耐心的阅读一下成千上万网友们的神留言,你会突然发现,AI机器人真的就在我们身边,而且是越来越近。

AI是2017年的最大热词之一。因为追寻“影响人类未来30年的20项科技趋势” 的脚步,2017年9-12月份的时候,我在硅谷潜心百日,开启了“十年十国”计划的第一站。我撰写了不少关于AI和AI冥想的散记,回来温哥华举办的第一场跨年演讲,题目取的便是 “让硅谷告诉未来” !

2017年,也是AI领域投资最热的时期。2018年下半年以来,随着投资热潮的褪去,唱衰AI的论调又占据了主流位置。对于极端化下结论,包括极端化人格的人或事,我一般是不喜的。我信奉“中庸”的世界观,即不偏不倚,客观中正的看待世界。火的时候,用不着趋炎附势,弱的时候更无须落井下石。

我观察了一下周边的人类,真正是愤青人格,即极端性格缺陷的人是非常的少数,主力人群往往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为了证明自己的正确或者从中可以得到些许好处,哪怕是面子和圈层点赞的好处,他们会选择趋炎附势或者落井下石,因为从众即使错了也无伤大雅,更何况“法不责众”是我们从小就学会了的至理名言。如果我们去读一读《乌合之众》这本书,就会知道法国人古斯塔夫・勒庞(Gustave Le Bon)对于人性把握的精妙。这本书是1895年第一次出版的,一个多世纪过去了,人类改变了吗?



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英文的缩写是AI。“人工”和“智能”简单的从字面上理解,即使不用去扒书,相信人人也都可以说个七七八八,就是使机器能够胜任一些通常需要人类智能才能完成的复杂工作。

问题的关键也许正在于“复杂”二字。比如,智能包括人类的意识(CONSCIOUSNESS)、自我(SELF)、思维(MIND)甚至是无意识的思维(UNCONSCIOUS MIND),但是人所了解的智能归根到底只是人本身的智能,人本身的智能程度创造人工智能的水平是不是存在着天花板?事实上,地球人对于人类自身智能的理解非常有限,对构成人类智能的必要元素了解也非常有限。如此,一定要定义什么是“人工”制造的“智能”是不是有点痴人说梦的感觉。

无论如何,我是相信科技正以人类无法阻止的脚步坚定的走来。三年来,我一直在关注着AI最新的研究成果发布,以哲学的思辨眼光观察着科技与人类唇亡齿寒或者说看起来越走越近却渐行渐远的未来可能……我不是科技工作者,因此对于他们充满着尊敬,但是对于自以为是的科技工作者们也充满了无奈,因为不是每个被称为科学家的人都会成为牛顿、爱因斯坦或者说图灵……科技成果终究需要现实的验证和转化,而验证需要金钱,金钱的取得不是上帝唯有你一个儿子,上帝也需要筛选你的能力还有你的诚意。

【未完待续,明天继续(二)】



22 次查看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