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爷的委屈(第54天/2020) 【《万历十五年》札记(三)】



前一阵子,因为易中天先生在演讲中大骂乾隆皇帝不是个好东西,是个王八蛋的言论引发爱新觉罗子孙后代的不满,他们将易中天告上北京的法庭,此事在民间引发热议。王八蛋逻辑中,除了文字狱、六下江南、闭关锁国等批判之外,特别说了乾隆的政绩工程:组织编撰的四库全书。名为编书,实为毁书。任何被他认为不利于满清专制统治的书,都被列为了禁书而遭到了销毁。所以,他说的话要打个折扣。

至于我小时候读的历史书和小人书,那就只能叫做教科书了。我记得,我当时用铅笔画的骑在高头大马上的闯王李自成,画的最好,常常在亲友眼前炫耀炫耀,但是李自成的结局却也令人唏嘘不已。

黄仁宇先生在《万历十五年》文末总结: “1587年,万历十五年,丁亥次岁,表面上似乎是四海升平,无事可记,实际上我们的大明帝国却已经走到了它发展的尽头。在这个时候,皇帝的励精图治或者晏安耽乐,首辅的独裁或者调和,高级将领的富于创造或者习于苟安,文官的廉洁奉公或者贪污舞弊,思想家的极端进步或者绝对保守,最后的结果,都是无分善恶,统统不能在事实上取得有意义的发展。因此我们的故事只好在这里做悲剧性的结束。万历丁亥年的年鉴,是为历史上一部失败的总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