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了不起的盖茨


原创:张家卫

《女性的时刻》读书分享




美国当地时间5月3日,是周一。66岁的美国亿万富翁比尔·盖茨(Bill Gates)与57岁的梅琳达(Melinda)宣布离婚。


两人在推特上写道:“经过深思熟虑,并在关系上投放大量努力后,我们决定为婚姻划上句号。”


比尔与梅琳达离婚了!27年的婚姻结束了!



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声音都在扒比尔的不是,包括他年轻时候的不循规蹈矩,曾经的放荡不羁。花边自然更不能少,传说有一个叫斯特凡尼的女员工情人曾让他破财了80亿,也说他婚前就有一个老情人温布莱特,年长他9岁,婚后的每年还要与她聚会一周,她的照片至今还被挂在比尔.盖茨办公室的墙上。更传说有一个叫做王喆的华裔女翻译被认为是导致比尔婚姻破裂的祸首,不过,好像又被辟了谣。关于他热衷于追求女下属的爆料帖子这一段突然多了起来。


女性怀疑对象似乎并不够生猛,媒体爆出了一位重量级的人物—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就是因为承认犯有教唆未成年人性犯罪而在收监后悬梁自尽的那位金融家、慈善家,他的朋友圈中有英国的安德鲁王子、前总统克林顿、特朗普,也有大名鼎鼎的比尔.盖茨。据说,梅琳达就是因为这事与比尔起了龌龊,争执不断。



据《福布斯》(Forbes)估计,比尔.盖茨如今的净资产为1240亿美元,而根据研究公司Wealth-X的估计为1460亿美元。


更多吃瓜群众关心的是,那么多的钱怎么分啊?按照婚姻法的规定,可是一人一半呢。


TWG Tea Club Canada读书会第77期推荐阅读梅琳达亲自撰写的这本《女性的时刻》,推荐人说算是蹭蹭热点,也算是为梅琳达打些抱不平。很多的评论也说这本书中透露了梅琳达早就开始的对比尔.盖茨的不满。



其实,凡是离婚,被批判的通常是以男性为绝大多数。道德的天平上,男性承担犯错责任的比例被理所当然的认为合理,当然,大多的情况下也真的如此。


2019年4月,梅琳达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书,英文名字是《The Moment of Lift: How Empowering Women Changes the World》。2020年7月,中文版的《女性的时刻:如何赋权女性,改变世界》发行。


梅琳达还专门给中国读者写了一封信,信中提到了两位中国女性,一位是因为患上肺结核病而陷入贫困的海南农妇,一位是2015年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屠呦呦。


阅读《女性的时刻》,是一个比较愉快的体验。梅琳达写这本书是用心写的,写了她自己以及她热爱和为之奋斗的慈善和女性事业,也写了她最亲近的人,自然也包括比尔.盖茨。


她在【我为什么要现身说法】一节中写道:“我一向注重隐私,所以有些事我宁愿埋在心里,也不愿写下来供人评头论足。但我认为女性要争取平等的权利,应该从改变大环境入手。分享自己的故事能推动这种改变,所以我才愿意现身说法。”


按照预先设定的阅读思路,是试着找出梅琳达对于比尔.盖茨的不满迹象,以解惑对于他们突然离婚的诧异。为此,我常常需要一次又一次的翻回到前面的页面,再来对照她后面的描述。



这本不厚的书,让我一周以来凡是闲的时候就会拿出来,研究一番,为此也参阅了不少的延伸资料,甚至还看了两部电影,比如《云中漫步》,还有《了不起的盖茨比》,接着又去阅读了菲茨杰拉德写的那本超级著名的《了不起的盖茨比》一书。还去听了弗兰克·辛纳屈(Frank Sinatra)和狄昂·华薇克(Dionne Warwick)的音乐,这是梅琳达在书中谈到的她与比尔.盖茨共同的最爱,不仅仅经典,而且真的非常好听。


遗憾的是,按照梅琳达在书中对于比尔.盖茨的描述,除了梅琳达的事业成长或者说变化之外,很难找出她对比尔.盖茨的诟病,反而觉得比尔.盖茨不仅仅是一个世界级的超级富豪,还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更是一个好伙伴,简单的说,是世界上打着激光灯也难找到的好男人。如果我是女人,哪怕仅有亿万分之一的机会,我也想成为比尔.盖茨的女人。


以下的分享中,我尽量使用梅琳达本人在书中的语言,来印证我的阅读体验:


比尔.盖茨的家境不错,自己又是一个天生爱冒险的人,而且幸运总是眷顾他,因此他刚毕业不久就赚到了第一桶金。1975年,他20岁那年,与儿时朋友保罗·艾伦(Paul Allen)创立了后来如雷贯耳的公司——微软。


比尔.盖茨还有一个很棒的父亲,而且一向坚定的相信男女平等。他从小在母亲的身边长大,也让他受益良多。他父亲的事业是夫妻共同开创的,而且还共同的热爱他母亲热衷的公共服务事业。比尔.盖茨小时候还曾受过祖母的照顾,他的祖母也是一位优秀的女性。


梅琳达写道:


“所以,比尔的家中从不缺乏强大、智慧、成功的女性,而幼时在家中形成的印象,直接影响了他日后的观念。”


“我想,比尔也向往平等的伴侣关系,因为他从小就对它耳濡目染。他之所以这样想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他求知若渴,热爱挑战。伴侣彼此挑战、相互学习,能让关系趋向平衡。我也常常告诉比尔,我无法忍受一成不变的生活。他善于将事物纳入宏大的体系,在历史、科学和体制的语境中寻求革新。而我则帮助他陶冶了性情。”


梅琳达1987年从美国的杜克大学研究生毕业,来到当时尚不著名却是动力无限的微软工作,偶遇了小老板比尔.盖茨并且让他为她着迷,而且爱好和志趣相同,恋爱的感觉很棒。


梅琳达讲述道:


“我在微软工作了九年,辗转多个职位,最终成为主管信息产品的总经理” 。


“1994年元旦,我们在纽约结婚”了。


1995年,梅琳达怀孕了。她对比尔.盖茨说 “孩子生下来我就无法继续工作了,我不回去上班了。” 比尔.盖茨听了大吃一惊。“ “一再的问‘你说的是真的吗?!’” 尽管他“难以想象她会放弃生命中如此重要的一部分”,但是在得到梅琳达肯定的答复之后,还是选择尊重和支持了她的决定。


1996年,梅琳达离开了微软,这一年,微软的员工达到了2万名,而她刚进微软的1987年,员工数字是1400人。


梅琳达和比尔.盖茨开始时候是住在一处精心挑选的漂亮房子,大小适中,适宜家庭居住。但过了一年半,他们就搬进了一栋大的离谱的房子,那是比尔.盖茨单身时候就开始修建的一个地方。


梅琳达并不喜欢这个大房子,她不喜欢太大的空间,因为不够温馨。梅琳达心底里有些抱怨,但是没办法,嫁给超级富豪有时候只能牺牲自己喜欢虽小却温馨的小资情调。这处大房子就是游客们去到西雅图的贝尔维尤市,常常需要去打卡的一个地方。当然,游客只能在外面望望。


他们的第一个女儿珍出生后,梅琳达觉得还是应该做些什么。她觉得因为自己的经历,从而产生“要让女生接触计算机”,“要为全国所有的学校配备电脑”的创意。但是“花费将大的惊人。” 不过,“比尔也热忱的相信,科技应该惠及每一个人。”



于是,千禧年的2000年,后来超级有名的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开始了它的旅程。但是,梅琳达觉得她还“无法挑起这副重担,孩子还太小,我还不能恢复全职工作。” 没问题,恰好要离职的一位女性微软高管帕蒂,顺理成章的担当了基金会的重任。


梅琳达写道:“回首过去,我意识到在一切刚刚起步时,我面临一个命运攸关的抉择:‘我是要成为职业女性,还是全职母亲?’ 而我的答案是:‘两个都要!’ 先在职场打拼,再成为全职母亲,然后一半一半,最终重返职场。我拥有两段职业生涯,同时还拥有一个我梦寐以求的家庭-因为我足够幸运,无须依赖我的收入。”


“珍出生三年后,我们迎来了罗里,再过三年又有了菲比,这一切也绝非意外,而是我和比尔共同的决定。”


“2000年,比尔和我正式成立了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它由威廉·盖茨基金会(William H.Gates Foundation)与盖茨学习基金会(GatesLearning Foundation)合并而成,我们为它冠以夫妻二人的名字。”


“不过,我事先就明确提出,我只想从事幕后工作。我愿意研究问题、外出学习考察,也喜欢介绍我们的策略,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不愿意代表基金会出现在公众面前。我深知作为知名公众人物,比尔过着怎样的生活,我对那种生活并不向往。我十分重视这一点,也很清楚我一旦放弃自己的隐私,就很难保障孩子们的隐私(孩子们入学时注册的姓氏是我娘家的姓弗伦奇,所以暂且可以隐姓埋名)。最后,我选择甘居幕后,因为我是个完美主义者。我一向认为,自己应该对每个问题都能对答如流,而在当时,我并不认为自己的知识储备能满足为基金会代言的需求。所以,我事先就申明不做公开演讲,也不接受采访。这些都是比尔的工作,至少一开始是这样。”


没问题!比尔.盖茨完全赞同和支持了梅琳达的决定。未来的八年,即到2008年比尔.盖茨决定每周只到微软公司上一天班之前,他完全投入到了微软的工作,梅琳达则按照她的想法,更多的参与基金会的管理。比尔.盖茨也按照基金会设立的初衷,积极参与基金会的建设,出谋划策,亲历亲为。发表演讲,为基金会代言的事儿全都是他的。他不仅轻车熟路,也是乐此不疲。


梅琳达说她很开心这样的角色安排。


再后来,随着梅琳达的脚步走的越来越广、越深,见到了世界上那么多的贫瘠和落后,以及对于女性避孕、生育一系列的危害之后,梅琳达对女权平等有了更深刻认识。她说她意识到自己需要克服自己的腼腆,站到前台,去做更多的工作。


梅琳达坦言“比尔一直是我坚定的支持者”。


梅琳达的作为越来越大,也受到一些攻击,但是梅琳达表现的越来越勇敢,她说:“女性的事由男性决定,是社会落后或倒退的标志。此时此刻,这就发生在美国。如果决定权掌握在女性手中,她们绝不会容忍此类政策。”


梅琳达写道:


“在思考无偿劳动的过程中,我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家中的情况。我必须承认,在抚养孩子、操持家务方面,我一直拥有得力的帮手。” 比尔干的不错!


“不过在我的家庭生活中,也的确存在一些分工不均的无偿劳动——我想到了!那就是大量的育儿工作:送孩子们上学,带他们看医生、做运动、上戏剧课,为孩子们辅导功课,跟他们一起吃饭,在重要的日子里代表全家向朋友们祝贺,譬如生日、婚礼、毕业典礼等等。这些会花去我很多时间。我好几次筋疲力尽地找到比尔,对他说:‘帮帮我!’”



2001年秋天,他们的大女儿珍开始上幼儿园,但是离家足有三四十分钟车程,还得跨过一座大桥,这就表示梅琳达每天必须在家和学校之间往返两次。梅琳达跟比尔抱怨路上时间太长,比尔听了说:“我可以帮你啊。”梅琳达说:“真的吗?你愿意接送孩子?”比尔回答说:“当然,这样我就能多和珍说说话了。”


“就这样,比尔.盖茨开始送女儿上幼儿园。他会从家出发,把珍送到幼儿园再折返,然后再去微软上班。他每周送孩子两次。”


差不多三周后,梅琳达送孩子上学时发现有很多爸爸来送孩子。便问一位妈妈:“嘿,这是什么情况?怎么这么多爸爸来送孩子?” 那位妈妈说:“看见比尔来送孩子,我们就回家告诉丈夫:“比尔·盖茨都有工夫送孩子上幼儿园,你肯定也可以。”


比尔.盖茨是一个表现不错的丈夫和父亲。我们一定会觉得梅琳达听到了这样的赞扬,心里的感觉一定是美滋滋的。但是,梅琳达并不十分满意。


她写道:“我之所以如此关注无偿劳动的性别失衡问题,不仅因为这是许多女性共同的负担,更因为导致性别失衡出现的原因根深蒂固,根本无法靠简单的微调解决。夫妻双方必须重新探讨这段关系。”


艾米·尼尔森(Emmy Neilson)是梅琳达的好友,有一天,梅琳达向她倾吐了嫁给比尔的种种不易,譬如有时会感觉自己无足轻重,即便在他们合作完成的项目中也是如此。艾米听了之后对她说:“梅琳达,你嫁的可是个如雷贯耳的男人啊。”


梅琳达写道:“这句话刺痛了我,也让我始终对她心怀感激,因为它为我带来了新的视角。我一直想在比尔身边发出自己的声音,所以我的声音才常常被他的盖过。”


读到这里,我体会到“如雷贯耳”不是一个什么好词。梅琳达现在因为基金会发展上的广阔视野和傲人成就,以及她对于女权主义的新理解,她觉得她应该站在前台,而不是站在比尔.盖茨的身后了。


没有问题!比尔.盖茨坚定的支持梅琳达的想法。梅琳达写道:


“2002年,经过讨论,比尔和我一致认定我应该走到台前,以联合创始人兼联合主席的身份出现,因为我们想让大家知道基金会的决策由我们共同制定,工作也由我们共同承担。这个决定让我们逐步成为平等的伙伴。”



但是,梅琳达还是认为比尔.盖茨做的不够,她说“这一点尚我最有发言权。”


“比尔时常在采访中提到,他从小到大做任何事都愿意与人合作。事实也的确如此,但这并不代表他总能平等地对待对方。”


“他必须学习放下身段,我也必须提升自己,成为与他势均力敌的伙伴。我们必须弄清谁更擅长什么,做到能者多劳,学会不在对方的领域指手画脚。”


“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学会处理两人观点相左时互不相让的问题。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因为生活中的每件大事都由我俩共同决定。如果无法以尊重与倾听的态度来化解重大的分歧,那么即使最小的分歧也会被无限放大。”


尽管表达了如上的观点,梅琳达也坦诚承认比尔是一个柔软和谦虚的人,她写道:


“可能许多人都没有想到,比尔也有柔软的一面,尤其是那些见过他争强好胜、杀气腾腾的人。是的,比尔的确如此,但他也具备一些截然不同的特质。他可以非常温柔宽厚,他的心地也可以非常柔软。”


“巨大的财富能蛊惑人心。它会扭曲你的自我认知,让你自我膨胀——尤其当你相信金钱能衡量美德时。比尔是我认识的最脚踏实地的人之一,因为他对自己的成功有着清醒的认识。”


“比尔工作勤奋至极,为成功甘冒风险、勇于牺牲。他一向知道成功还有另一个必备要素,那就是运气——横扫一切的运气。你在哪里出生?父母是谁?在何处成长?得到过哪些机会?这些都与我们的努力无关,而是命中注定。比尔不仅私下向我坦承他的幸运,在公开场合也对此毫不讳言。”


“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Malcolm Gladwell)问他成功有何秘诀,比尔说:‘我想我小时候可能比当时所有的同龄人都有更多机会接触编程,而这完全是因为一连串不可思议的运气。’


“比尔的谦逊可见一斑。当然,他并不是随时都这么谦逊——我能举出许多反例,但他在成长道路上的确幸运非凡。当他回首人生,扪心自问,他发现自己并不特别。真正特别的,是他的境遇,能看到这一点的人,才能无视高低贵贱,践行平等观念,释放内心的温情。”


梅琳达继续写道:


“如果说比尔选择我,是因为我热爱生活、热爱编程、热爱人类、喜欢解谜游戏和菲茨杰拉德,那我选择他则是因为我看见了他心底深藏的温柔,起初这并不明显,但在相处中,它日益清晰——看到有人认为一些人比另一些人更应该得救,比尔会愤怒不已,他就是这样一个人。自视高人一等的人,绝不会用生命去捍卫人人平等的原则。比尔本质上与那种人有着天壤之别,这也是他最吸引我的品质之一。”



梅琳达的第一次变化也许是因为沃伦.巴菲特的捐赠,她写道:


“2006年,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ett)宣布要送出一份前所未有的大礼。他承诺将向基金会捐献他的大部分资产,这足足把我们的基金总额提高了一倍,为我们在全球开辟了全新的投资机会。”


“这是我事业的转折点。说实话,在与比尔和沃伦一起公开谈论基金会的工作之前,我从没意识到自己是如此热爱这项事业。当时一切再明显不过,我必须与比尔成为平等的合作伙伴。这不仅是我和比尔的需要,也是基金会的需要。也就是在这时,我意识到这正是我想要的。”


“那场新闻发布会对比尔也起到了类似的作用,他也清晰地意识到我们必须平等地合作,我应该更多地出现在公众面前。当然,这也意味着我需要他的指点,作为公众人物,他在这方面有丰富的经验。他完全可以摆出居高临下的姿态,但他从没这么做,而是始终支持我、鼓励我。”


比尔.盖茨继续义无反顾的支持梅琳达的选择,为她的成长搭梯子。梅琳达写道:


“比尔是一个善解人意的人。那一年,我要准备一个演讲,但是我紧张极了。于是我说‘听着,我想做这场演讲,不过我特别紧张,不希望你在场,所以我需要你讲完话就离开。’”


“这件事千真万确。那天,比尔讲完话就悄然离场,开着车在附近绕了十五分钟才回到会场,接上我一起回家。他没有因为被我支走而让我难堪。”


“有时,我还会告诉他:‘听好,无论我讲得有多糟糕,我都希望你一脸崇拜地听完每一个字。’ 在他面前我从不掩饰自己的脆弱,他也从不嘲笑我,或在我惶恐不安时占我便宜。比尔从不认为我起初力不从心是因为能力不足。他能看到我的成长,而且在我需要支持时,他几乎从不缺席。”


阅读到这里,我禁不住的感叹起来:太好的比尔!是个好男人!



2007年开始,比尔-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年信面世,以年信的形式总结基金会上年的工作,信是比尔.盖茨执笔,通过基金会的渠道、以基金会的名义发布,收件人都是基金会的合作伙伴。沃伦.巴菲特曾鼓励梅琳达与比尔.盖茨共同执笔,但梅琳达觉得孩子们都还小,总觉得抽不出时间,因此写年信的事就成了比尔.盖茨的工作,而且越来越有名,成为基金会风向标。


五年后,2012年秋天,梅琳达觉得应该俩人合写,然后以共同的名义发出。梅琳达写道:


“我说有些话题由我来介绍,可能会引起更强烈的反响,这种时候我就应该发言,无论是一起还是单独。”


“比尔却认为,几年来年信机制在基金会运转良好,他看不出为什么要改变。”


“我们争执得越来越激烈,两个人都非常生气。这对我们是一次巨大的考验——考验的不是如何达成一致,而是如何面对分歧。这花了我们很长时间,在那之前,我们都对彼此心怀芥蒂。”


梅琳达描述了他们的这一次争吵:“我跟比尔第一次合写基金会的年信时,我们都以为自己会把对方杀了。我当时觉得:‘好吧,这段婚姻或许就要这么结束了。’”


“最终,2013年那封信的题目是《来自比尔·盖茨的2013年年信》(2013 Annual Letter from Bill Gates),信中收录了我的一篇文章,内容是我的尼日尔与塞内加尔之行,还有伦敦峰会。”


“第二年,公开信的题目变成了《2014盖茨年信》(2014 Gates Annual Letter),主题是“阻碍穷人进步的三大难题”,比尔写了其中两大难题,我写了一个。”


“第三年的公开信题为《2015盖茨年信:为未来下注——比尔与梅琳达·盖茨》(2015 Gates Annual Letter——Our Big Betfor the Future——Bill and Melinda Gates)。”


从2015年开始,年信都是以比尔与梅琳达共同的名义发出的。梅琳达写道:“这标志着年信彻底从比尔一个人的工作变成了我俩共同的工作。”


2021年1月27日 ,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发布了他们的2021年度公开信《这一年,全球健康与你我休戚与共》。


梅琳达信心满满的写道:“我们在婚姻中是平等的伴侣,在基金会是平等的伙伴。我们一致认定,无论将来我们在生活中的角色如何改变,这种关系都不受影响。”


梅琳达在书中专门写了一节,题目是【不敢声张的“女性赋权”】,我觉得也许这是梅琳达成长或者变化的第二个转折点。




她写道:“我决定为《科学》(Science)杂志2014年9月刊撰写一篇文章,阐述基金会在性别平等方面的承诺。” 把性别平等和女性赋权作为基金会新的任务和目标,而不仅仅是传统意义上的慈善公益。梅琳达充满激情的写道:“迄今为止,这是我为转变基金会的重心与侧重点采取的最有力的举措。我们该从地下室搬出来了。”


如果用一句中国式硝烟味道的革命语言来描述的话,现在,梅琳达已经成长为一名完全的、彻底的、具有大无畏斗争精神的女权主义者。


【纽约时报中文网】的消息说:根据梅琳达·盖茨的离婚文件,这对夫妻已经签署了分居协议,但未透露具体细节。一位知情人士说,自2019年以来,梅琳达·盖茨的律师一直在制定一项分割部分资产的计划。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5月10日透露:据熟悉内情的人士和《华尔街日报》看到的文件,梅琳达在正式递交与比尔·盖茨的离婚申请前大约两年就咨询了离婚律师,称他们的婚姻已经“不可挽回地破裂”。


根据上述人士的描述和文件内容,这位56岁的慈善家至少从2019年开始就在与几家公司的律师合作,以解除这段延续了超过25年的婚姻。


换句话说,《女性的时刻》这本书在2019年4月出版前后,梅琳达就已经在筹划与比尔.盖茨的离婚安排了。


坊间一直在猜测看起来如此恩爱的一对超级富豪夫妇为什么会突然终止27年的婚姻?《女性的时刻》一书的【后记】中,梅琳达讲了一个小故事,我揣测或许可以从中看出一些端倪,也可以作为梅琳达最终决定与比尔.盖茨分手的精神动力。



小故事讲的是来自非洲坦桑尼亚的安娜和萨纳雷的一次婚姻危机。


“跟萨纳雷结婚时,安娜离开家乡来到丈夫生活的地区,这里更加干燥,耕种土地和寻找水源都更加艰难。安娜去打水要走二十公里,还是单程。她努力适应这额外的负担,但第一个孩子出生后,她实在忍受不了了。


她收起行囊,带上孩子,坐在家门口等待。萨纳雷从地里回来时发现安娜已经走了。她说自己要回父亲家去,因为这里的生活实在太艰苦了。萨纳雷心碎不已,问她如何才能回心转意。


“你去打水,” 安娜说,“这样我就能照顾儿子了。”


于是,萨纳雷就不顾马赛族的传统,步行去井边打水。后来他买了辆自行车,可以骑到井边。别的男人笑他居然干女人家的活儿,说他被老婆下了咒。但萨纳雷毫不示弱,没有让步。他知道承担这件琐事,能让儿子更健康,妻子更快乐,这些就已足够。


过了一阵子,另外几个男人也加入了萨纳雷的行列,跟他一起取水,他们很快就受够了四十公里的骑行,于是动员全村,在村边建起了蓄雨池。”


梅琳达写道:“听着安娜的故事,我由衷地钦佩她挑战传统的勇气,也钦佩萨纳雷的勇气。她敢于摆明自己的立场,即使明知这样做只可能有两种结果,不是巩固婚姻,就是将它毁灭。她让我感到难以言喻的亲切,我们是一体的,是一个即兴组成的女性二人小组。


我心中掠过一丝尴尬,想着我这个富有的美国女人号称要帮助女性,自己同样需要争取平等、改变文化。这不是我在帮助安娜,而是我在听她的故事、受她的启发。这是来自不同世界的两个女性在边界相遇,共同召唤向上的力量。”


“我把她的照片挂在家里,这样就能每天看见她的面容,因为她令我深受触动。”


如果我们把坦桑尼亚这对夫妇的场景移动到梅琳达二十多年前就不喜欢的那座巨大的房子里,情形会是怎样的呢?



这一天,梅琳达也收拾好行囊,坐在了房子的门口,说 “比尔,你去打水。” 遗憾的是,比尔摇了摇头,他说 “我打回的水已经够多的了,足矣让一头巨大的鲸鱼惬意的游戈。”


非常遗憾,比尔.盖茨和梅琳达的婚姻走到了尽头。尽管,梅琳达在这本2019年4月出版的书中,在最后的【致谢】一节,她依然充满深情的写道:“我的丈夫比尔,我一生的伴侣。”


比尔·盖茨为该书写下的推荐语是:


“这是一本智慧、诚恳、优美的书,有关赋权女性如何提升我们每一个人。(认识梅琳达的人对此不会感到意外。)写作这本书花费了她一年时间,凝聚了她毕生工作所得。《女性的时刻》记录了那些激励了梅琳达的女性,从她的母亲,再到她微软的同事,直到今天,那些杰出的科学家、农业从业者、教育者,以及她在基金会工作时认识的引领者们。”


2019年,在纪录片《走进比尔:解码比尔.盖茨》中,比尔.盖茨说:梅琳达是“女性版的自己”,“我们在家庭与工作中都是伙伴”。他把同样的话写在了他的个人博客上。


纪录片的最后一集,导演问比尔·盖茨:“如果你今天不幸车祸,即将死亡,有哪一件事情是你临终前想到自己本该做却没有做的?”


“那应该是我还没有对梅琳达表达足够的感谢。”比尔.盖茨回答。


如今,阅读着比尔.盖茨的美好荐语和评价,除了遗憾,似乎嗅出了一些无奈的祝福。他们应该都有很多藏在心里的悄悄话,欲说还休。


据【纽约时报】报道,消息人士透露,盖茨夫妇过去几年一直面临许多婚姻关系的挑战,两人关系多次逼近崩溃的临界点,但他们都努力地维系关系。



美国媒体报导,比尔·盖茨2020年退出微软董事会,专注他的慈善事业,其中一个原因,也是关乎他想在家庭花更多时间。


同样是2019年,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采访梅琳达,她说:“他曾经就是否结婚的决定感到困难,而他很清楚地表明这不是因为我,而是‘我能不能平衡工作与家庭生活’……而相信我,我也记得我们婚后有些日子很难过,我一度心生念头:‘我做到吗?’”


如果说梅琳达27年来都让比尔.盖茨相信他当年的结婚对象选择是正确的,那么,很抱歉,梅琳达没有办法因为他的相信而让自己一辈子成为比尔.盖茨身后的人,哪怕他是比尔.盖茨!今天的梅琳达,已经非当年那个扎着马尾辫子的小姑娘了。



路透社与《华盛顿邮报》纷纷评价,离婚后的梅琳达将成为全球最富有的女性之一,她可能利用自己的财富走出比尔·盖茨的光环,“发展属于自己的影响力”。



如今,梅琳达在《福布斯》评选出的“全美100权力女性”排行榜上名列第二,仅次于副总统卡玛拉·哈里斯。


《华盛顿邮报》则说,盖茨夫妇的离婚手续完成后,梅琳达可以将自己的财富用于更有针对性的慈善事业中。她不需要再顶着“比尔·盖茨的妻子”的头衔活动,可以做出一番属于自己的事业。


“她现在有机会改写属于自己的游戏规则。”《华盛顿邮报》写道。



阅读2019年4月出版的这本《女性的时刻》,我觉得在虽铺天盖地但实在是有限的“信源”之中,如果我们相信梅琳达的善良和诚实,相信她对为之奋斗的慈善事业和女性权利的笃定信仰,相信她不仅仅是一个天主教信徒,而且是灵修小组的虔诚一员,或许我们更应该相信梅琳达在书中写下的“信源”。


如果我们愿意相信这一点的话,那么,在坊间诸多讨论和猜测的洪流之中,比尔.盖茨和梅琳达的离婚声明中,那个对于其他人来说有些可笑的理由—“我们不再相信在生命的下一段还能一起成长。”,倒显得愈发真实。


他们的离婚,与财产、避税、出轨或许都没有关系。从曝光的离婚文件上看,这只是梅琳达的一个决定。而这个决定的魅力在于,无论比尔.盖茨同意与否,她都不需要比尔.盖茨的支持,这次是梅琳达一个人的决定。


他们两人的好朋友麦克·斯莱德曾评价,盖茨与梅琳达在婚姻与各种工作中都是平等的伙伴关系。两人有商有量,互相扶持。斯莱德说:


“尽管他是微软的创始人,但我并不觉得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平等。他欣赏她的一切。”


“我从来没有听到他抱怨妻子,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认识的唯一一个从不抱怨妻子的男人。”


如今,真相也许只有比尔.盖茨和梅琳达二位才知晓。然后,他们的婚姻真的结束了!


不知怎得,一下子想起了南宋辛弃疾老先生的那句词: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菲茨杰拉德1925年写的那本《了不起的盖茨比》,是比尔.盖茨和梅琳达年轻时候最喜欢的书。


梅琳达在书中写道:


“他向我强烈推荐《了不起的盖茨比》,那是他最喜欢的小说,而我已经读过了,而且是两遍。或许他就是在这时感觉找到了另一半。或者,用他的话说,是爱情的另一半。”


“我们订婚后,有人问比尔:‘梅琳达给你什么样的感觉?’ 他回答说:‘不可思议的是,她让我渴望走入婚姻。’”


这本书被拍成不少版本的电影,我看的是2013年的那一版,名字叫做《大亨小传》。男主盖茨比的扮演者正是莱昂纳多,对!《泰坦尼克号》的那位穷小子杰克就是他扮演的。


电影中的主题歌【Young and Beautiful】非常好听,其中的两句是:


I’ve seen the world, lit it up as my stag now

看遍世间繁华,如今点亮我人生舞台


Channeling angels in, the new age now

指引天使们前进,新世纪到来


《了不起的盖茨比》(The Great Gatsby)的故事背景是1920年代的纽约和长岛,讲述了1920年代以“美国梦”为信条的美国繁荣和纸醉金迷,并神奇的预言了1929年的美国大萧条。


不知道比尔.盖茨喜欢书中那位为情所困终落得身败名裂的草根逆袭富豪盖茨比,还是那位阴险狡诈的贵族后裔汤姆.布坎南?梅琳达喜欢这本书,又是喜欢的哪一位男主?难道她会青睐上了书中那位魅力十足、激情却很自私的女主黛西?



整整100年过去,也许会有人续写一部新的中篇小说《了不起的盖茨》。那首【Young and Beautiful】的主题歌同样适用:


I've seen the world

我已看透这世界

Done it all, had my cake now

都走过,也都尝试过


王小波说:作为一个男人,我同意自由女权主义,并且觉得这就够了。从这种认同里,我能获得一点平常心,并向其他男人推荐这种想法。我承认男人和女人很不同,但这种差异并不意味着别的:既不意味着某个性别的人比另一种性别的人优越,也不意味着某种性别的人比另一种性别的人高明。一个女孩子来到人世间,应该像男孩一样,有权利寻求她所要的一切。假如她所得到的正是她所要的,那就是最好的——假如我是她的父亲,我也别无所求了。


祝福梅琳达!也祝福比尔.盖茨!祝福他们各自继续拥有与前一段同样精彩绝伦的下一段美好人生!也衷心感谢他们对于世界包括中国所做的一切为消除贫困而不遗余力的慈善事业!


祝福我们每一个平凡的人类!珍惜我们身边每一个不平凡的关系!



每一次品茗TWG Tea的茶香,与书友们分享我的阅读,我总会深切的感受到TWG Tea茶的魅力,因为它不仅仅是女性们的挚爱,也是男性们的品味。据TWG Tea Canada的美蓉老板说:2020年的疫情之前,每年,比尔.盖茨都会带着全家人来到温哥华市中心的TWG Tea旗舰店,享受这里的下午茶,其乐融融。






 







72 次查看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