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五月花号”公约 | 2019.11.11. 第65天【波士顿的遐想(六)】



晚霞中的波士顿显得很安静,大街上川流不息的车子,好像一点声音都没有。老人、孩子还有年轻人、中年人们气定神闲的你来我往。一位华人老者坐在公共公园的路上拐角,悠扬的拉着中国胡琴,很好听。波士顿公园的一个小山丘之上,矗立着一座高高的海陆军人纪念碑(Soldiers and Sailors Monument),碑文上刻着1877年建成,无疑是为了纪念美国独立战争中死去的美国军人们。



如今,波士顿的硝烟味道早已经云散,夜幕下的波士顿海港区充满了异国调调。丁丁带我去了著名的意大利裔为主形成的餐饮娱乐一条街,灯光璀璨,人流如织,不少店铺的门前排起了大长队。丁丁兴奋的给我介绍着其中的美食,却因为车位难觅,最后去了一家温馨的小餐馆吃了一顿,餐馆的名字挺滑稽,叫”够吃”。

美国的建国史如果从1776年发表《独立宣言》开始算起,至今是243年,而从1865年南北战争结束至今是154年。向上追溯到1620年“五月花号”(May Flower)的登陆,102名乘客手握“五月花号公约”,踏上了美国波士顿南部50公里小镇普利茅斯的土地,距今是399年。而另外一个事实是,美国的弗吉尼亚(Virginia)才是大英帝国皇家派遣的殖民者建立的北美大陆第一个殖民区,并且建立了美国历史上第一个民选的弗吉尼亚议会,那一年是1619年,至今整整400年。

写到这里,确实需要啰嗦一下弗吉尼亚殖民区的故事,因为这是英国人在北美大陆真正的第一个登陆点,也是美国黑奴制度的起点。

1607年5月13日,104名伦敦商人(非清教徒)受英王詹姆斯的指派,历尽千辛万苦,登上了北美大陆,这个地方叫做弗吉尼亚,他们在这里建立了英国人的第一个定居点。为了表达对国王詹姆斯一世的敬意,他们将这个定居点命名为詹姆斯镇。

之后的40年,殖民者们的日子非常难过,与天斗,与地斗,还要与原住民波瓦坦族人斗。以波瓦坦族人为首的波瓦坦联盟与殖民者们打打停停,一会是朋友,一会是敌人。经过若干年、若干次的恶斗之后,1646年,弗吉尼亚殖民者终于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波瓦坦人在白人的武力胁迫下缔结了和平条约,英国殖民者夺得了广大的殖民地领土。

1619年7月13日,由11个移民区17岁以上全体男性公民投票选举出了22公民代 表。代表们制定了法律法规,开始了长达150多年的殖民地自治时期。弗吉尼亚殖民议会和1620年到达马萨诸塞州普利茅斯的清教徒们签订的五月花号公约,客观上为北美新大陆,即未来美国的政治体制打下了基础。殖民地人民自己管理自己,是北美英属殖民地的特征。150年后,当这一体制受到威胁时,美国人拿起了武器,捍卫自已的权利,走向了独立。

弗吉尼亚和马萨诸塞均是美国签署《独立宣言》的十三个州之一,但是1861年南北战争开始后,弗吉尼亚州成为反对废奴的南方联盟成员,马萨诸塞州则是支持林肯打响南北战争第一枪的北方联邦重要成员。他们分道扬镳,直到1865年南北战争结束后统一在美利坚合众国的旗帜之下。

1620年11月11日,“五月花号”载着102名清教徒和寻找新机会的殖民者,其实所谓殖民者就是讨生活的贫苦人,他们抵达了普利茅斯。这些清教徒是1607年就不受英王待见而跑去荷兰的那帮人,为了寻找更大、更广阔的栖居地,他们听说了弗吉尼亚的故事而一再申请最终获得了英王的批准。他们9月16日从英国的普利茅斯港出发,驶向北美。路过加拿大的纽芬兰省和阿瓦隆半岛南部的时候还靠岸增加了补养,再之后,因为风暴和航行方向的错误,才误到了毗邻波士顿的普利茅斯小城。

11月份已经是冬天即将开始,登陆之后,他们立即陷入了困境,缺衣少食,还患上疟疾,死亡过半。原住民伸出了援手,不仅仅救济他们食物,还教会了他们种植玉米、捕鱼、打猎、制做皮毛制品。他们不仅活了下来,而且第二年还获得了丰收,美国前辈们大宴宾客的故事便是美国感恩节的来历,或者说是全美国第一个感恩节。

说到这里,就会总纳闷如果说弗吉尼亚是皇家派遣殖民而不得不效忠英王,那为什么已经逃离英国的英国清教徒们,还要效忠英王和大英帝国?第一个答案很简单,当时的世界格局,只要是英王禁止他们与英国之间的贸易,殖民者们就是死路一条,因为他们前往殖民地发现或者种植的东西只有与英国的贸易才会赚大钱。这是经济利益动机。第二个答案也比较简单,英国清教徒们逃离英国,不是为了背叛英国,相反他们认为英国是他们的母国,他们需要保持英国的文化和传统,认祖归宗一直是他们以及他们对于后代的殷切期望。离开荷兰再探险北美大陆,就是为了让下一代有更广袤的土地保持英国的血统和文化,这也是为什么波士顿是全美国最英国城市的原因之一。第三个答案,或许就是著名《“五月花号”公约》的来历:


“五月花”号即将到达普利茅斯,踏上北美大陆之前,船上的乘客都知道,他们到达的并不是预定的目的地,意味着他们与英王的契约可以不再约束他们。面对完全陌生的北美大陆和毫无准备的绝对自由,一些殖民者建议随心所欲地安排在北美的生活。但是船上的清教徒领袖们看到了自由的另一面,那就是没有约束的自由会带来所有人的不自由,扎根新大陆的努力也会因此失败。为了使殖民成功,船上的41位成年男子,在登岸之前,就在船舱里共同讨论并签署了一份文件,这就是著名的《“五月花”号公约》(Mayflower Compact):

“以上帝的名义,阿门。我们,下面的签名人,作为伟大的詹姆斯一世的忠实臣民,为了给上帝增光,发扬基督教的信仰和我们祖国和君主的荣誉,特着手在弗吉尼亚北部这片新开拓的海岸建立一个殖民地。我们在上帝面前,以庄严的面貌出现,现约定我们将全体组成政治社会,以使我们能更好地生存下来并在我们之间创造良好的秩序。为了殖民地的公众利益,我们将根据这项契约颁布我们应当忠实遵守的公正平等的法律、法令和规章,并视需要而任命我们应当服从的行政官员。”

《“五月花”号公约》,全文不到200个英文字,却是北美大陆第一份成文的社会契约,后来成为不仅仅是美国,也是包括加拿大等北美民主国家政治体制的基石,1776年的美国《独立宣言》,正是采用了《“五月花号”公约》的理念。公约首先表达了对上帝的信仰和对英王的忠诚。然后说明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大家达成契约(Covenant),组成一个社会团体(Civil Body Politic),制定并实施有利于公众利益和公正、平等的法律和法规。最后,公约表达了第三层意思是,即全体成员保证遵守和执行上述契约。

【未完待续,明天续(七)】



11 次查看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