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京大成功的秘诀(第47天)

已更新:2023年10月28日


吉田寮的存在,当然并不仅仅是一个孤例,韩教授接着说:



名校总会被人贴上标签,东京大学常常被称为自由的百科全书,意指学校倡导自由思想。


不过,京大也不甘示弱,自诩本校学风才是真正的自由风,教授和学生们性格鲜明,绝不会随大流,都有自己的思想和主见。


京大一直认为,自由的学习气氛和严谨的学风并不矛盾,学习是一种自愿自觉的事儿,更多的要靠自己。因而学校并不担心过分的弹性会导致放任自流。事实上,京大是给予学生更多的选择和更深入的思考,让每一位学生带着激情去追逐自己的梦想。


京大的教学理念是,重要的不在于学校为学生提供什么,而是学校从来不做无谓的干预。京大就像一片原始森林,没有所谓的核心教育方针,大家都在做感兴趣的研究,自由地参加活动,完全自主地学习和探索。


同时,京大的国际化程度非常高,他们接受有不同教育背景的外国教授和留学生,多元化是他们的特色之一。



京都大学总长(即校长)山极寿一曾在一次新生入学仪式上说:


“自由不是轻易可以获取之物,必须在希冀与他人共存之中,通过相互了解而产生。”


或许正是因为有这样自由的学术氛围,京大里做什么研究的人都有。


有一位叫做小出裕章的京大学者执着于论证核能发电是危险的,坚持反核四十余年,导致他多年来一直没有机构愿意资助他,而且一直就是一个助教头衔,世界上少见。可是2011年日本大地震引发福岛核电站泄漏事件发生后,他的研究立刻得到关注,成为当时各大新闻媒体争相报道的头条人物。



还有一位叫做井上清的京大学者多年来一直在坚持证明钓鱼岛是中国的,他找到了一本明朝嘉靖年间的《筹海图编》,发现图中钓鱼列岛的颜色与中国本土是一样的颜色,认为这是最有力的证据。当然他的这个研究也不会有日本的机构愿意资助他,不过,中国方面倒是把他的研究成果作为有力证据发表了出来,不知道给钱了没有。



如果你觉得京都大学的学者都是研究些旁门左道,那就大错特错了,举两个例子吧。


我们现在都熟悉的干细胞治疗,其中关键就是发现了人体内的iPS细胞,被称为“让我们看见回溯生命的可能”,而发现这一人类密码的人就是京都大学的教授山中伸弥,还有英国剑桥大学的约翰.戈登,他们被誉为“搬动生命时钟的科学家”,并以这一发现获得了2012年的诺贝尔医学奖。



2018年的医学诺奖获得者、京都大学的本庶(shù)佑教授与美国人同行艾利森分别发现了PD-1和 CTLA-4两个蛋白质,它们就像阻断免疫系统一直以來的【刹车器】(brakes of immunity)一样,能活化人体自身免疫系统來攻击肿瘤细胞,让免疫系統可以自主地对抗癌症,被称为继手术、化疗、放疗之后的第四种治疗方法-免疫疗法。



本庶佑得奖时说:“因为使用这一疗法从而使一重度癌症患者恢复健康的时候,患者跟我说:‘这都是拜你所赐’,让我深感我的研究意义重大。”


艾利森则說:“不像其他三种(癌症)治疗法,免疫疗法能与其他三种相结合,我认为免疫疗法不是取代,它将成为所有癌症患者治疗法的一部份,应该五年内可以做到。”


现在已经五年了,据说,这一疗法已经在治疗癌症的实践中得到越来越多的应用。


说起诺贝尔奖,日本政府也曾说过大话,誓言“50年要获得30个诺贝尔奖”,为此,他们在全日本的高校科研,尤其是基础学科领域投入了巨大财力,并且给予学校充分的自主权,极少干预学校的运营。


从1949年到今天,如果算上两位已经入籍美国的日本人,他们已经获得了28个诺贝尔奖,京都大学有8人,东京大学有7人,两所大学占了日本诺奖人数的半壁江山。同时,还有三位日本人获得了同样世界著名的菲尔茨奖,有2位来自京大,1位来自东大。



说起京大,七零后的韩教授如数家珍,充满着自豪感,说起他自己,他坦承深受东大的学风影响,一直孜孜不倦的做着基础研究,他给我展示了他的研究成果,因为实在是太高深,我没有办法用自己的语言来组织,就采用几段他写的文案吧。



谷胱甘肽是人体内最多的小分子抗氧化剂。 γ-谷氨酰转肽酶(以下简称“GGT”)作为谷胱甘肽代谢的关键酶,在生体内的氧化应激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与癌症、糖尿病,老年痴呆症、癫痫、肝炎等多种疾病密切相关。


但是 γ-谷氨酰转肽酶的结构和催化机理一直不明确,也没有发现 GGT 的特异性抑制剂,因此截至目前尚未开发出靶向 GGT 的药物。


我们从 2002 年开始用生物化学的方法对 GGT 的机理和活性中心进行研究。在对 GGT 的 20 多年的基础研究过程中,我们在世界上第一次阐明了 GGT 的催化机理和活性部位的结构


同时,我们也合成了 GGT 的第一个高效特异性抑制剂 GGsTop,并获得了物质专利(ホスホン酸ジエステル誘導体およびその製造方法 WO2007-066705 JP2006- 324412 特許第 5082102 )


2007 年富士胶卷 Wako 制药在全球范围内开始作为试剂销售 GGsTop


2008 年我们与大阪市立大学一起发现了 GGsTop 可以减轻细胞内的氧化压力,使细胞更有活力,从而促进皮肤纤维芽细胞合成胶原蛋白和弹性蛋白,由此获得了日本国立研究开发法人科学技术振兴机构 A-STEP 的 1.6 亿 日元的资助。在此基础上,我们彻底调查并证实了化合物的安全性。


2012 年我们成立了一家京都大学的创新企业,以 nahlsgen 的商品名称开始以日本和美国为主销售化妆品原料和化妆品。


说到这里,我明白了两件事,一是韩教授关于 γ-谷氨酰转肽酶(GGT)的基础研究和药物方面的试验目前依然在继续攻关中;二是他有一家创业公司,以日本和美国为主要市场销售含有GGsTop成分的化妆品原料和化妆品。



我问他是否有兴趣开发加拿大市场,韩教授说如果有合适的人愿意合作,他持开放的合作态度。



【今天是《印象京都》(四),明天续(五)

——张家卫东京百日散记(2023.10.21,第47天)

122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