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人是最可爱的一种动物(第45天)



成都明珠园的小屋里,方寸之间,总是会有让人爱不释手的收获。

捧着一本书,或者揪着一个“未知”,或百度、或谷歌,常常是四五个钟头过去,天已经黑了,却以为还在午后。


常常会有朋友问,一个人的世界是不是会孤独,会不会闲的无聊,回答自然是会的。

不过,如果有书,有“未知”,如果再有现代的网上图书馆,那就真的如冲浪一般神奇:碧海蓝天、阳光滑板、山峦叠嶂、波涛起伏、时空穿越,美女佳人、高潮迭起,惊险却无畏,一切都是五彩缤纷的模样,美不胜收,心旷神怡,世界也就落在这方寸之间了。

我喜欢孤独的冲浪……

不过,现实的世界里,人却是最可爱的一种动物,万万不能以离群寡居为常态。与他们在一起,总是会有快乐的时光回忆。不快乐的嘛?忘了……

行走在成都,终于与成都人呼吸着一样的空气,我也不知道是因为盆地里的潮气,还是我血液里的成都基因,我现在对于辣的味觉越来越适应,甚至开始喜欢上了。

门口的那家肥肠粉店,老板儿都已经认识我了。开始的时候,我一定要三叮咛四嘱咐的,千万别放辣椒,现在,我会骄傲的喊一声“老板儿,少放一点辣椒嘛。”


肥肠粉店旁边的那家足疗店,有盲人按摩,也有足疗,绝对亲民的那种。大玻璃门一直敞着,晚上多会儿没人来了才会关门。一溜儿靠着墙放着五张大大的按摩型沙发,径直走进去,坐下就行,墙上挂着的那台电视永远是叽里呱啦的叫着,足疗的小妹麻溜儿的端来洗脚盆,动作娴熟,手法也不赖。

这地儿是大堂姐推荐的,说是手法不错,关键是价格公道。我这连着去了几回,看起来年龄不轻的小妹也认识我了。不过,我怎么又把姓啥给忘了。

成都的这波疫情来的有点突然,整个城市好像突然停了一般。

每天不时的打开天府健康通,望望绿码,已经成了一种习惯。我还特别的自觉,每天都会主动打健康卡,这个是自愿的。如果去到外面,进入到任何地方,我都会早早的将手机拿出来,主动扫一下场所码,将绿色的箭头晃给检查人看,赢得一个“点头”放行的恩准。

说句心里话,久在一种“抗疫清零”政策的中国氛围里,望着自己的绿色健康码,会油然升起一种骄傲的情绪,那些个“隐私的忧虑”不是烟消云散了,而是会觉得是理所当然,因为每个人都是这样。如果你不是,你就是另类,也会寸步难行。

成都人爱打麻将,麻将馆似乎也是每个小区门口的标配。

这波疫情来的时候,小超市、小餐馆和小水果摊啥的已经门可罗雀,麻将馆却不闲着,不大的门头房,总会有一桌、两桌的麻友,戴着口罩,搓着永远也搓不够的麻将牌。

那天夜里的九点半,我走出蜗居一天没出门的小屋,去小区门口拐弯处的超市买点吃的,急急忙忙,却突然有了采购的欲望,硬是赶在人家十点关门前,将一推车的蛋、肉、鱼、菜等美味和用品推到了收银台。

也就是100米的回来路上,麻将馆的麻友们已经散了,老板儿在那里关门、熄灯……

走到小区门口,看我又拿出手机扫码,门卫大叔的脸上堆出了一点笑意,主动将电子门帮我打开。平常的时候,他不会动的,看着我掏出钥匙,自己刷门禁卡进去。他一般不大说话。

大堂姐跟我说,门卫大叔们也不容易,每周只休一天,而且还要轮换值夜班,每个月也就2000块钱。

回到家里,看着我刚买的五条黄辣丁,不对,超市的货牌上写的是“三角峰鱼”。我去查了一下,各地的叫法不一样,鱼却是一种,是淡水养殖的。



第一次吃这个鱼的时间,还是20年前的2001年。我记得是在西安,也是夜间十点多的时候,坐在路边的一个大排档,人声鼎沸。

一会儿,我将煮好的黄辣丁鱼汤、莴笋炒肉摆上桌,再将从张姐的彭州大院子里摘来的白菜用水烫过,豆瓣酱摆在一旁,倒上了一杯辛总前几天送的“兵叙和”酒…….


每天的夜半,就着好听的音乐,一杯酒,漫无边际的瞎想,是我最惬意的时光之一。

辛总跟我说,这款“兵叙和”酒不仅仅是与茅台酒厂联合推出的一款好酒,最关键的是背后的好故事。


“兵叙和”酒是由一群当年参加过边境防御作战的老兵们亲手打造的品牌,初心是让退伍老兵们能喝得起,还不上头,叙的是战友情。他们在云南大理还有一家“兵叙和”客栈,客栈的主题就是弘扬拥军爱国的主旋律。

成都已经好几天没发现新的新冠肺炎病例了,小区门口的人开始多了一些,路上的车也开始多了……


——张家卫成都百日散记(2021.11.18第45天)







157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