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人类会记住历史的教训吗?(第69天)

已更新:2022年11月20日

作者:张家卫



人类会记住历史的教训吗?


2022年,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一切,似乎提示我们,历史与我们之间的距离,近的好像也就是5000英尺的距离。


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完全免费,依靠游人自愿捐款维持,出门口设有捐款箱,我默默的放了一份心意,也是一份对600万死难者的祭奠。


图片来源:Wikipedia


走出馆门,终于又看到了耶路撒冷的蓝天白云,长脊式的展馆以悬臂三角柱悬出,犹如穿出山谷漂浮在了空中,弧状薄墙如双翼朝天展翅,也如扬起的双臂祈求上帝的荣光。




以色列前总理沙龙曾经说:“当你离开这个纪念馆时,你能看到耶路撒冷的天空。 我知道一个犹太人在呼吸着耶路撒冷空气时,心里会作何感想。 他会感到自由,他会感到,他回家了...... 他知道,以色列是世界上唯一可以让犹太人有权力和能力保护自己的地方,这意味着犹太人将永远不会再次经历大屠杀。 ”


我踱进了大屠杀纪念馆园区内的艺术馆,我不确定这里的艺术会是什么?



艺术馆介绍说这里收藏的大多是犹太人和其他受害者在纳粹统治时期创作的艺术品,竟然有一万多件。 许多艺术家当时已经处在身心崩溃的边缘,甚至没有维持活下去的食物,但他们还是用画笔记录了 历史,记录了他们的情感。


我在一排画作前看了很久,这一排画作的作者显示的年龄均是死于1945年二战结束前,他们都非常的年轻,年轻的让人无法将画作与他们年轻的面孔影印在一起。



儿童纪念堂也是纪念馆园区的一部分,纪念在二战期间被杀害600万犹太人中的150万犹太儿童。



儿童纪念堂内并没有展览品,走在黑暗的回转廊桥,彷佛置身于繁星闪耀的苍穹之中,原来这展馆的设计就是通过蜡烛光芒在不同棱面 玻璃上的反射,给人一种满天星斗的错觉,耳边回响的是不停播放的遇害儿童姓名、年龄和国籍......



纪念馆园区还设立了专门的国际义人花园,铭记那些在大屠杀期间承担巨大的个人风险,援救犹太人的非犹太人,犹太人的语境中称他们为“外邦义人” 。



花园中的每颗树下都有一个铭牌,标示了义人的名字和国籍,还有一条两侧种满长角豆树的路,被人称为“长角豆大道”,长角豆树每一颗种子的重量完全一样,每一颗200毫克左右,因此曾被用来作为钻石重量的称量。


这些树都是犹太人和世界各国人民捐献的,每棵树下注明了捐献人的名字和捐献日期。


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国际义人花园有19000多棵“义人树”,义人的名字被刻在石碑上。


国际义人的名字中有两位中国人。



一位叫何凤山(1901. 9. 10-1997. 9. 28),是当时中国驻维也纳的总领事,他在二战初期抗命为3000多犹太人发放签证,被联合国誉为” 中国的辛德勒“。


还有一位叫潘均顺,他将犹太小女孩隐藏了二十个月之久,直到1943年乌克兰哈尔科夫解放。 解放后他继续照料着卢德米拉,供她上学,直到她长大成人。


以色列已经进入冬季,树上的豆荚已经很少了。 从地上捡起了一个豆荚,仔细端详,豆荚已经变成了褐色,却依然硬朗,化石一般,我彷佛看到了义人们的脸庞。



犹太大屠杀历史馆外设了一座犹太教堂,除了世界各地犹太人捐献的文物级教堂圣物之外,简洁的就像一个圆形阶梯教室,无言中透着上帝的神色。



我就在想,上帝如果在天看着,凡间的他是不是就像一个只会夸夸其谈的孔老夫子。



纪念馆园区竖着一个并不算高大的“英雄纪念柱” ,与以往印象中的恢弘气势有很大差距,仔细端详,竟然像极了“集中营焚尸炉的烟囱”。



纪念柱下方的希伯来语碑文写着:“为了纪念那些在其他国家、城市和集中营起义,在树林里战斗,参加地下反抗组织和盟军,勇敢回归以色列,为荣耀上主的名而死的人 ——现在直到永永远远。 ”





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坐落的地方叫赫茨尔山(Mount Herzl),又名纪念山(Mount of Remembrance),海拔834米,高出耶路撒冷平均海拔80米。


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在赫茨尔山的西面,东面就是以色列的国家公墓,1951年间的,埋葬的是以色列历次战斗中阵亡的士兵,还有为以色列的复国和复兴做出突出贡献的领袖们。



赫茨尔山的名字就是取自现代锡安主义领袖、以色列的国父——西奥多. 赫茨尔,而他就在赫茨尔山的山顶长眠。


这里还安葬了五位以色列的总理:列维. 艾希科尔、果尔达. 梅厄、伊扎克. 沙米尔、伊扎克. 拉宾和佩雷斯。


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美国华盛顿特区也有。德国柏林的纪念馆设计,啥也没说,就是将2711块灰色混凝土制成的石碑立在市中心一大片带着斜坡的土地上,毗邻的是希特勒地下碉堡的遗址,当年叫做元首地堡,希特勒就是在这里指挥纳粹军队,也死在这里。


2711块灰色混凝土板组成的是以色列的纪念馆,是世界上最大的,设计者是犹太裔的建筑大师萨夫迪,以色列特拉维夫本.古里安国际机场和新加坡金沙酒店的设计,也是出于他的手。



犹太人大屠杀历史馆的三角形构图,取自以色列国旗上的大卫星,为什么只取了一半的三角,寓意着另外一半代表着二战期间被屠杀的600万犹太人,永远......



“我们给这些受害者们一个身份,我们给他们一个声音,我们给他们一张面孔”


“我们也为纳粹分子做了同样的事情...... 我们想要告诉公众,他们不是怪物,他们只是做了残暴事情的人。 ”


犹太人大屠杀历史馆中除了犹太人的照片,还放了许多纳粹的照片,并一一记录了他们的结局。


以色列前总统摩西·卡察夫认为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 “是全人类的一块重要路牌,一块提醒仇恨与谋杀及种族主义与种族灭绝两者之间的距离是如此之短的路牌。”


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的参观,我用了四个小时,有一半的时间是坐着,聆听导览机,查阅有关信息和资料,再就是浮想联翩。


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的展览,没有任何仇恨的语言,只是在展示一段苦难、无助的犹太人历史,越无言,却越让人痛心疾首,真切感受到了这段悲惨历史的重现并非为了延续仇恨,而是要警示世人:善良和邪恶只有一步之遥!


注意到一个信息,近日联合国大会第三委员会高票通过俄罗斯提交的打击美化纳粹主义的决议,有106个国家投下了赞成票,51个国家反对,还有15个国家弃权。俄罗斯已经连续多年向联合国提交该决议草案,每次都高票通过。


在俄罗斯因为动手乌克兰而导致的全球不受待见的情况下,这一提议的高票通过说明在当今世界上,纳粹主义就像一个毒瘤一样,被大多数国家痛恨。


不过,这里有一个变化,就是从具体票数来看,去年的投票结果是130:2,只有两张反对票来自于美国和乌克兰,而今年这一数字直线上升,有51个国家投出了反对。


为什么打击美化纳粹主义的决议案,这一次会收到这样多的反对票呢?


以前,德国、意大利和奥地利的代表均向俄罗斯做出承诺,表示永远不会投票反对俄打击美化纳粹主义决议。但今年他们却齐刷刷的推翻了自己所做的承诺,第一次投下了反对票。


其中原因,有的人说他们是美国人的狗腿子,也许是吧。可是如果想想“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的老话,就要三省其身了。


俄罗斯动手乌克兰的最早理由就是“打击乌克兰境内的纳粹”,可是它本身的行为与当年德国发动二战的行为如出一辙,言与行一致了才让人信服。当年希特勒发表的演讲蛊惑人心,认为雅利安才是最优等的民族,普京总统也说俄罗斯才是最牛的民族,乌克兰等原本就是俄罗斯的一部分,必须让乌克兰归顺,俄罗斯才会有真正的安全。


不少人赞扬俄罗斯,其道理就是纳粹的道理,可是不少人并不自知。犹太大屠杀历史馆墙上的那些纳粹图片,他们也是普通人,他们也不自知,或者自知也愿意为虎作伥,因为他们相信纳粹,他们相信权力,相信武力,以为他们一定会成为“胜者为王”的那一方,而且满满的正义。


希特勒轴心国阵营就是以人民和正义的名义而身败名裂的,他们祸害的不仅仅是600万犹太人,而是全世界,包括日本铁蹄下备受煎熬的中国人。


前车之鉴后车之师啊!


——张家卫以色列百日散记(2022.11.11 第69天)

【《以色列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侧记》(三),续完,全文8500字】


224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