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人要知足,顿顿饱就是福-


人要知足,顿顿饱就是福


读着阿城的《棋王树王孩子王》,一口气读的,闪着画面,迷糊着就像要睡,眼皮子不听话,一张一合,不知怎得,恍惚的像是看到了那只蓝色的精灵猫……


我从未真正见过火,也未见过毁灭,更不知新生。


这时已近傍晚,太阳垂在两山之间,江面便金子一般滚动,岸边石头也如热铁般红起来。有鸟儿在水面上掠来掠去,叫声传得很远。对岸有人在拖长声音吼山歌,却不见影子,只觉声音慢慢小了。


大家都凝了神看。


山上是彻底地沸腾了。数万棵大树在火焰中离开大地,升向天空。


太盛则折,太弱则泻。


老头儿说,若对手盛,则以柔化之。可要在化的同时,造成克势。柔不是弱,是容,是收,是含。含而化之,让对手入你的势。这势要你造,需无为而无不为。无为即是道。


老头儿又说,棋就是这么几个子儿,棋盘就这么大,无非是道同势不同,可这子儿你全能看在眼底。天下的事,不知道的太多。这每天的大字报,张张都新鲜,虽看出点道儿,可不能究底。子儿不全摆上,这棋就没法儿下。


衣食是本,自有人类,就是每日在忙这个。可囿(yòu)在其中,终于还不太像人。


牛是极犟的东西,而且有气度,任打任骂,慢慢眨着眼吃它想吃的东西。我总想,大约哲学家便是这种样子,否则学问如何做得成功?


一时我成了人人挂在嘴边的人物,好像我要去驻联合国,要上月球。要吃香的喝辣的了。


又想一想来娣,觉得太胖,量一量自己的手脚,有些惭愧,于是慢慢数数儿,渐渐睡着。


虽然都是知青,识了字的来抡锄,可将来娃娃们还是要识字,不能瞎着眼接着抡锄。


人要知足,顿顿饱就是福。


“人要知足,顿顿饱就是福。” 这话是棋王王一生说的。


梦好像有些醒了,书也要读完了,阿城的“三王”,八万五千字,写来写去,梦里梦外,其实,就写了这一句话,十个字“人要知足,顿顿饱就是福。”


有的人会笑话,觉得这句话实在是废话,人怎么会“顿顿饱就是福呢”?笑话这句话的人要不就是没经过阿城写的那个挨饿的年代,要不就是已经忘记了那个挨饿的年代,丧失了“顿顿饱就是福”的常识。


“棋王”、“树王”,还有“孩子王”,阿城是以“王”的称谓,道出了“王”们的窘态“顿顿饱就是福”。“王”们在阿城的笔下,似乎闪现出了一丝光辉,竟然会有一些傲骨,比如宁愿受些不堪,也不愿意曲了自己的心意,顿时让“王”们的画面伟岸起来——


棋王王一生放弃了被安排的地区象棋比赛,树王肖疙瘩终于没忍住为大树发了声,孩子王“我”干脆的离开了代课老师的好岗位……


阿城笔下的那个时代,残留的也就是这些“王”们的良知,有“良知”就可以被称为“王”,因为“良知”就像山上的野树,被一把火烧的吱吱作响,上下左右的跳脚,痛苦的扭作一团,不成样子,却也只能以“煎熬“般的承受、以“呆子”、“疙瘩”、“老杆儿”的绰号自慰,表达着自己可笑的风骨。


“四十年来,中国人最大的不幸,就是不得不将良知隐蔽起来,这可以写成一部良知隐藏史。西方的文化并没有传进中国多少,乐观是不现实的。”


“愚蠢没有良知,所以良知即使是蒙昧的,对于中国,也是有价值的。”


这话是阿城1990年5月写的,他说的这四十年是1949-1990。


蓝色的精灵猫,原来是哆啦A梦的形象。那一天,去新加坡国家博物馆参观,看了漫天的花雨,还遇见了蓝色精灵猫。原来,梦里的蓝色精灵猫是从这里跑来的。


好像记忆起了梦里的场景,棋王、树王、孩子王,被蓝色精灵猫带着,“天空已成红紫,火星如流星般穿梭着”,从那个年代又穿越回了现在,蓝色精灵猫的嘴里不停的咕哝着“人要知足,顿顿饱就是福。”


《哆啦A梦》的动漫故事,说的是一只来自22世纪的猫型机器人,名字叫哆啦A梦,从未来穿越回现代,帮助人类改变命运的奇遇记。


我梦里的蓝色精灵猫,样子像哆啦A梦,干的事虽也是穿越,却是从过去穿越来的现代,着实让我吓了一跳。“棋王、树王、孩子王”虽然被阿城称了“王”,吃不饱饭的国人形象,刚刚变成黑白照片,我可没忘。


“人要知足,顿顿饱就是福。” 本来是一句好话,却听出来了“牛吃草”的声音。狗屁哲学家,任打任骂惯了,活着“干活”就是了。剩下的唯一良知就是“犟”,皮鞭下却只有闭嘴的份儿,由着这个“犟”说,动物也有良知,比人强。


希望阿城的《棋王 树王 孩子王》永远活在阿城的书里,不要再出来,怪不得阿城不再写后续的“王”系列,想必他也明白了这个理,不写“王”的年代,才是好时代。


TWG Tea Canada Club读书会第165期 《阿城文集之一:棋王 树王 孩子王》


2023.1.17

张家卫

9 次查看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