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真实?(第63天)



今天,下午三点五十分,在西南交大三号教学楼,学校的老师、同学们都喊“三教”,讲了一堂课,其实,就是一个讲座,题目是《行走十年》,分享了我“十年十国”的想法和故事。

此行回中国,以“成都百日行走”为城市的标签,而大学就因缘分选择了西南交大,并且是马克思主义学院的访问学者。当然,要特别感谢林伯海院长的邀请,他是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专业的博士,在中国“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学科研究领域属于领军级的人物。
就我个人而言,我始终认为自己是一个自由学习者,简称自由学者。我觉得自由学者是一个好大的词汇,我不大敢将其作为我的标签。以“学习者”称呼,或许更名副其实些。

不少人觉得“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一个好大而且深不可测的词汇,其实这是一个误解。因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不仅仅是中国的道路选择,而且是一个非常现实的拷问。
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马克思是思想家、政治学家、经济学家、革命理论家、历史学家和社会学家,更是一个哲学家,他看待世界和解决世界问题的方法论,不仅仅影响了我们,而且值得我们认真学习,领会他的真正精神内涵。
我的博士专业学的就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我的导师是张俊芳教授。
在西南交大马克思主义学院,人才济济的氛围中,班门弄斧自然不是我的强项。
我与同学们分享了一个关于我的题目《行走十年》。




我坦白的讲了我的困惑,那就是谁能告诉我未来三十年世界和我究竟会是一个什么样子?
我谈了盲人摸象的象形意义,那就是面对未知的世界,我们所有的人都是盲人。
盲人看明世界的方法,有很多,但是我信奉第一性原理的思维,而这一思维正是被称为外星人的埃隆.马斯克推崇并实践的方法。

盲人有认识世界的捷径吗?巴菲特的合伙人,97岁的芒格说“跨学科的学习”是捷径。我觉得还不够,平凡人更需要一个笨的方法,我称之为“笨径”,那就是“终身学习”——一辈子学习,坚持的源头就来自于苏格拉底的“承认无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