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以爱的名义(第78天)

已更新:2023年11月27日



2023世界人口报告引述美国人口普查局【世界人口时钟】近日发布的《世界人口回顾》报告,世界人口截至2022年9 月为79亿。


那么当今世界究竟有多少基督徒?


据2023世界人口报告(2023 World Population Review)称,全球基督徒约有23.8亿人信奉,是世界最大宗教,意味著世界总人口中约有三分之一是基督徒。基督教有不少分支教派,但最大的是天主教会,全球约有12亿天主教徒,其他大教派包括新教和东正教。

美国的信徒最多,有大约2.3亿人,居于榜首,而巴西排在第二位超过1.8亿。基督徒人数最多的10个国家是:1.美国(约2.3亿);2.巴西(约1.8亿);3.墨西哥(约1.07亿);4.尼日利亚(约8千800万);5.菲律宾(約8千600萬);6.俄罗斯(约8千万);7.刚果(约6千300万);8.意大利(约5千300万);9.埃塞俄比亚(约5千200万)。第10名虽然是中国,有约4千800万的基督教徒,可占比却仅仅是3.4%。 就基督徒占全国人口的百分比而言,位居榜首的是梵蒂冈,由于是独立城邦及天主教会的总部,梵蒂冈大约有825名公民都是基督徒,因此比例为100%。

排在第二位是东帝汶,110万人口中约99.1%是基督徒;美属萨摩亚有7万人,其中的98%信奉基督教。第三名是罗马尼亚,2千万人口中竟然有98%是基督徒,香港有83.5万基督徒。


日本的宗教呈现多样性,根据日本NHK在2018年的调查,日本人口中佛教占31%、神道教占3%、基督教占1%、其他诸教占1%、无回答占2%,没有宗教信仰者占62%。


这一调查,有人批评为有失偏颇,觉得与感官似乎不同。


根据日本文化厅每年实施的《宗教统计调查》,截至2016年底日本神道教的信徒有8474万人(约占人口67%),佛教信徒有8770万人(约占人口70%),可以发现调查报告中诸教信徒的总数超过日本总人口很多,达到了145%。原因就是数据来源为各个宗教组织自行汇报的数字,而对信徒的认定也由各组织自行定义,日本人同时说信奉佛教、神道教的人很多,甚至是基督教他们也不排斥,因此数字上多有重叠。


日本人在宗教上注重仪式的多,笃信的少。日本社会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人生下来的时候去神社,结婚的时候去基督教堂,死后要去的地方是寺院。”虽说没有完全的官方或者组织认定,却与市面上的观察差不多。


日本大大小小八万多家神社往往建设在社区,日本人出生的时候要到那里报到名号,而基督教堂的西式婚礼无疑是最浪漫也是最漂亮的,备受西方文化浸染的年轻人自然最青睐这样的仪式感,而死后要想入土为安,骨子里还是脱不了东方文化的日本人自然最想亲近的还是如来佛祖。



据统计,在日本1.25亿的人口组成中,无论怎样算,基督徒都属于完全的少数群体,仅占1%左右,而与之文化相近的邻国韩国的基督徒则约占总人口的29%。


那么,日本人是不是厌恶基督教呢?事实并非如此,日本人在日常生活中跟基督教相关文化颇为亲近。日本的小孩子都会知道耶稣基督的名字,在学校里也会学到马丁‧路德、特蕾莎修女等各种与基督教有关的人物、历史和文化。无论男女老幼,都早已习惯过圣诞节,日本对于宗教信仰持有完全的开放状态。。


绝大多数日本人对基督教的“信仰”漠不关心,我觉得并不是因为熟知其思想和教义而采取了批判的态度,而仅仅是单纯的不感兴趣而已,这一点,事实上也与即使是西方基督教国家,比如美国、加拿大,年轻人中愿意成为基督教徒的人数比例呈下降趋势,与不断世俗化的社会环境氛围息息相关。有人说,日本人感兴趣的是剔除了“福音”的基督教,基督徒们会说“如果剔除了福音”,那就不是基督教了。


在日本的旅行中,我并没有特意的去拜会基督教堂或者基督教徒,但确实是会留意有关的信息,比如我在东京上野站附近,还在京都八坂神社参道那条繁华的商业街上看到了基督徒们在传福音,在东京新宿、大阪心斋桥等地看到了基督教堂上醒目的十字架,我在上野的住处附近就有一家教会,没有看到十字架,据说,凡没立十字架的基督场所应该是真正的教会,而有十字架的地方是教堂。






日本人与基督教的接触历史实际上比中国要晚很多,中国有记录的最早时间是唐太宗贞观九年(635年),而耶稣会来到日本是在1549年,且仅仅过了60年左右就进入了禁教时代,之后大约260年的幕府统治年间,日本一直严禁信仰基督教。直到19世纪中后期明治开始,新教和东正教才又开始在日本传播,但由于日俄战争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影响,这些“西洋宗教”再次遭受打压。


“信教自由”在日本得到真正意义上的保障,是在战后新宪法开始施行的1947年之后。如此来看,日本人与基督教接触的实际时间充其量只有150年左右,至于未来会怎样,实在是不懂得,猜不到。


不过,伊藤牧师创建的白之家教会,却让我眼前一亮。就我的直觉而言,女性为主的白之家教会天生的拥有母性基因,而她们投放出来的温暖情绪以“天父爸爸”的荣耀散发出来,确实会对人产生很大的吸引力。



唯美的白色教堂设计,欧式风格要更多一些,对于冲绳人会有一种感官上的满足和陶醉感,冲绳岛上的蓝天白云沙滩又会加持了这种美感,让人禁不住会喜欢这里,更何况又是以神的名义。




加藤牧师对于坚持的理解和努力,让人看到了神的期许,再加上她个人的无私奉献以及人格魅力,确实会打动不少人的人心,尤其是女性。



另外一个原因,我想就是她并不去从形式上归属某一基督教派,从而获得某种意义上的认可和庇护,而是以独立的方式传播福音,传播善念和爱意,当然,她又以不争的行为,开放的态度,与其他教会保持和睦,甚至在311大地震的时候可以将近千万日元的全部教堂建筑款捐献给受灾的其他教会,这个需要大爱和坚定的信念。



这些是我的直觉,绝不代表真实,我相信伊藤牧师以及教友们所言,完全是神的荣耀,阿门。




写作这一文,一是对于Bob希望的回应,二是真凭实感,有感而发,对于一些朋友用了字母代号,一些照片留在相册,不在散记中发表,也是神的要求,但记忆下那些美好的瞬间,却是我一路走来,需要慢慢捡拾的善意和温暖,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愿意相信一切美好都是神的恩典,而不尽人意的地方都是个人的修行不到。



我是12月14日离开日本,而白之家教会的【Love &Light】圣诞慈善演出时间是12月17日,没有办法去参加他们的盛会,我已经在现场支持了,还请回了两枚漂亮的纪念手环,希望读到这里的读友,可以关注她们,去为她们做一份奉献,以爱的名义……




【今天是《冲绳行》(十二),今天续完,全文2.3万字】

——张家卫东京百日散记(2023.11.21,第78天)

135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aire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