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以色列在哪儿?(第3天)

作者:张家卫



子米是万方教授推荐我认识的,子米去了荷兰和比利时一周,就推荐Yoyo来帮我的忙。


虽然喜欢一个人的游历,也真的去过不少的国家和地方,却是第一次踏上以色列的土地,再加上亲朋好友们的“安全”叮嘱,搞得我也有点小紧张。


不过,我总是相信行走当中的有缘遇见,你来或者不来,他(她)都在那里。


Yoyo与我商量,太阳落山前先带着我去吃一家非常美味的以色列特色美食,然后就去特拉维夫海边,去望最美的东地中海落日。



搭了巴士刚寻到这家我不会念名字的街边小餐馆,Yoyo就跑来了,高挑的个子,瘦削却健美的身材和略显古铜的肤色,融汇在以色列人群的五彩缤纷中,还真像当地人的一员呢。



Yoyo看我不知如何点菜的诧异,赶忙带着我去排队,原来这里的很多餐馆都是先排队点单收银,然后带着托盘继续排队点菜,拿到食物才去寻了座位坐下,开始朵颐。


用了朵颐这词,绝对的准确,今天的大餐只有一道,就是当地人最钟爱的萨比奇(Sabich)。



啥叫Sabich?就是厨师先取一个当地人叫做皮塔饼(Pita)的面饼,圆形的口袋形状,外面会套上一个开口的油纸袋子,然后从眼前的大小器皿里,由着食客的意愿,有油炸的茄子,还有新鲜的西红柿沙拉、黄瓜丁、洋葱片等蔬菜,好像还有油煎蛋和煮熟的土豆,那些叫做Falafel的金黄色小球看起来很珍贵,说是面裹着绿色的鹰嘴豆泥,厨师会不时的抹上一些不知道名字的酱汁,最后把皮塔饼一夹,就算齐活了,递到食客手上,这就是以色列的正宗风味大餐。


看这流程,像极了自助餐,看来奥妙就全在这食材的讲究,还有厨师熟练的“皮塔饼一夹”的功夫。


我说这不就是中国西安的肉夹馍嘛! Yoyo答,对极了,西方人称这叫做以色列三明治,我们中国人就称它是以色列风味的肉夹馍。

以色列的美食享誉世界,说是饮食文化可以追溯到三千年之久,因为它融合了欧洲、拉丁美洲、北非、中东以及亚洲的风格,因此才形成了別具一格的以色列风格。


好吧,也许这以色列的肉夹馍与中国的西安还真的有些源泉。我这初来咋到,先蘸下味蕾,慢慢的再舌尖以色列吧。


坐在高高的桌子旁,虽说肉夹馍吃起来总会弄得满嘴的酱汁,还是有点快餐的感觉。

Yoyo说,六点半了,去海边看日落正好的时间。



Yoyo把她的单车给我骑着,她快走。一路的穿街过巷,穿过城市中心,一个大下坡,迎面的夕阳正红,漫天的橘红照红了海,照红了白色建筑,照红了来来往往的人们。


Yoyo带着我在人不少却并不吵杂的海边人行道上走了走,跑步的人多,遛狗的人也挺多,沙滩上一溜儿排开的是一波又一波打排球的年轻人们。



Yoyo介绍说,这地儿的每天都是一样的,上班的人下班后就会来到这里。


沙滩与人行道的接壤处,修建了长长的台阶,也像是观景台,人们就散散的坐着,也有一堆人聚汇的坐着,也许他们是一伙的,可是看他们又好像好久的没互相说话。


我与Yoyo选了一个台阶坐下,候着夕阳落到海的下面。



人行栈道上的路灯以及城市的灯火因为夜幕而变得璀璨起来,眼前的人们似乎全都浑然不觉,打排球的年轻人们继续玩着,坐着的、行着的人们,我瞧着就像雕像一样,静静的,脸上却挂满着笑容。


一对行为艺术表演的人,立在灯下,没啥人驻足,也许是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算是一个行为艺术人吧。



Yoyo说,不少游人看了特拉维夫的落日,会第二天兴冲冲的来开日出,却要失望了。因为,特拉维夫的西面临海,东方是陆地,日头刚从地平线出现的那一刹那的景象,就看不到了。待看见太阳的时候,已经是天色大亮的。


聊到这里,以色列究竟在哪儿呢?


Google地图上看看就行了,百度也可以。



以色列北面靠着黎巴嫩,东面毗邻叙利亚和约旦,西南边是古老的埃及,西边就是与地中海相连的,南边有一条叫埃拉特的海湾,也被称为亚喀巴湾,从这里会汇入红海,接着到亚丁湾,再往南行,就是浩瀚的印度洋了。


以色列1948年建国,犹太人称为“复国”,以色列国的诞生地就在这特拉维夫。


由于周遭阿拉伯国家的敌视,所以以色列尽管地理上是在亚洲,加入的却都是欧洲的地区组织而不是亚洲的地区组织。


以色列很富,不仅在中东数一数二,即使拿到全世界去排名,也是妥妥的第一世界。


以色列的地盘自然不会太大,形状上有些像日本和台湾,南北狭长,东西窄,像一条鱼的模样,实控国土面积(有争议)也仅有2.5万平方公里,大概是三分之二个台湾,一个半北京。



以色列的人口到2022年,却已经接近千万,而且主要的人口是犹太人,信仰犹太教的以色列人占了74%。


以色列对于全世界的犹太裔敞开了大门,但是对于其他族裔的移民却是谨慎再谨慎,因为他们觉得这块土地来的太不容易了,他们不想让其他的族裔再来繁衍。


Yoyo是在北大学习的国际法学,然后又来特拉维夫大学继续攻读法学硕士,毕业后就留在当地的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


她跟我说,原来的业务主要为以色列当地企业与中国的合作提供法律服务,但是这两年的中国投资越来越少了,律所的业务方向已经开始向欧美转移。


不过,她很喜欢以色列,觉得以色列的文化与中国有很多的相似之处,她希望可以留下来,更希望未来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会恢复如初,像天下一家的样子。



Yoyo骑上单车汇入到城市的景物之中,我用才下载的当地Gett APP叫了辆出租车,住处不远就是一家冰淇淋店,开的很晚,我索性下了车,点了一个Vanilla(香草)火炬冰淇淋,就着快要满月的月光,与月亮说说话……




——张家卫以色列百日散记(2022.9.6,第3天)


505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