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以色列的社会主义农庄(第93天)

作者:张家卫



稍微了解点以色列的人,都会知道,以色列不仅仅土地绝大多数归国有,而且至今还在实行着一种类似社会主义的集体农庄制度-基布兹。


在希伯来语里,基布兹是“团结”,“聚集”的意思,在中国,它对应的与上个世纪60年代的“人民公社”相类似。


以色列第一位女总理梅厄曾经写过一本自传《我的一生》,书中就说到基布兹,从中可以看出很多像梅厄夫人这样的复国主义者当初都怀有一份社会主义理想。



因为短短三个月的时间,我实在没有办法对于这一制度进行深入考察,跟着导游前往了三个基布兹进行了参观,并且就相关情况与当地人进行了一些交流,再就是资料攻略了。


提起以色列的社会主义土壤,我觉得主要有两大缘起。一个是以色列建国时候真的是一穷二白,资源和生产资料严重不足,人口基数也小,实行资源统一调配的集体劳动和分配方式,实在是迫不得已,而且也确实在短时间内解决了以色列人的生存问题。二是以色列建国时候的农庄体制,基因就是来自于前苏联,这一形式在以色列得到了很好的实践,并且被人们所习惯和认同。



集体农庄存在的形式,主要有两种,一种叫做基布兹(Kibbutzi),一种叫做莫沙夫(Moshavim)。


所谓基布兹是早在1901年从俄国移居到巴勒斯坦地区的犹太人建立起来的,是一种“乌托邦”形式的集体农庄,后来又受到前苏联社会主义革命思潮的影响,从而建立起了一种没有私有财产、工作没有工资、衣食住行和教育、医疗都是免费的社区。


图片来源: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0/aug/13/kibbutz-100-years-old-uncertain-future


莫沙夫和基布兹的理念相似,但更强调共同劳动,是一种有单个独立农庄所组成的合作制农业社区。莫沙夫的农庄归个人所有,但是大小是固定、公平分配的。自给自足,自负盈亏。每户人家都支付一样数额的税收,但如果你的农场利润高,则你的生活条件也随之会更好一些。


图片来源:https://www.amusingplanet.com/2014/07/moshav-villages-of-israel.html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巴勒斯坦地区的犹太人主要来自于俄国与波兰。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巴勒斯坦地区的主要犹太移民还是来自于前苏联,再之后,波兰等东欧国家也成为移民的主力。


换句话说,以色列建国前的主要犹太人社区都是前苏联人干的,社会主义农庄自然是他们的拿手好戏,也实实在在的为以色列的复国做出了贡献,因为有凝聚力,而且可以有效的解决资源不足和生产力低下的窘境。从前苏联解体前的1989年开始,以色列又吸纳了大量的前苏联犹太人移民。



但是,以色列在建国之初,虽然在农庄制度上给予基布兹和莫沙夫极大的支持和鼓励,但是在国家层面上则坚定的实行了议会制的民主制度,即以私有制为基础的自由市场经济制度,并以立法的形式确定了国家的治理结构,但与社会主义农庄制度保持了很好的协调和平行发展。


随着科技的进步与外界交往的频繁,集体农庄的财富也不断得到积累,但生产力反而得不到最大程度的释放和发挥,在农庄中长大的以色列年轻一代受到外界社会的影响,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可以拥有更多属于个体的财富。


基布兹和莫沙夫一般规定凡在以色列年满18周岁并服满两年以上兵役者都可以申请加入,但申请者需要经过一年的考察后方能成为正式的农庄成员,是有一定的门槛限制,当然,不同的农庄有不同的规矩,但是大同小异。


可是,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服完兵役后就不回去土生土长的基布兹和莫沙夫,而是选择到城市中去定居,甚至到特拉维夫这样的现代化大城市中去寻找工作。而面对以色列不断高涨的房价,他们宁愿去城市周边的“定居点”,也并不愿意再回到集体农庄中去享受平均主义带来的安逸和慵懒。


以色列没有城乡二元的土地划分,土地都是国有的,农庄需要向国家租用农地。不确切的统计数据说,以色列目前约有270个左右的基布兹和莫沙夫集体农庄,基布兹的成员目前仅占以色列总人口的5%,但其贡献却占全国GDP中工业总产值的9%、农业总产值的40%。


但基布兹人口中只有大概三分之一的人口从事农业生产活动,我们在参观的基布兹农庄中,看到有不少的黑人在劳动,说明基布兹的成员中,更多的成为管理者,而非劳动者,换句话说,他们利用了以色列垄断的土地和移民制度,当起了老板和管理者,雇员们自然由花钱雇来的外地劳工或者外国劳工来干活了。


刚才说了,基布兹的产生事实上与意识形态是有关系的,是一种有着特殊历史渊源和传统的制度(犹太复国主义、社会主义),通常也被解读为由社会精英发起的一项社会实验。

基布兹的明显优势在于土地获得了高效利用,少有闲置的土地,不存在土地非法分割和交易,生产效率高,农业技术先进。很多农业技术的创新也都是从基布兹发展出来的。

但是,伴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农庄的生产效率不断得到提高,基布兹越来越多的成员不再参加农业生产,而是除了经营农业,还积极发展工业、高新技术、旅游业、服务业等,以吸纳集体农庄中的剩余劳动力,但随着这一多元过程的演化,平均主义的分配方式越来越受到挑战,因为离开了农地耕作,人的主观能动性以及创造价值的能力是大不相同的。


比如住宅就是一大问题,因为住宅是不属于成员家庭所有的,属于集体农庄,而农庄成员创造价值的最大体现就在不动产住宅上,平均主义的分配制度让一些有本事的人心理产生巨大的落差,有的成员就脱离了基布兹,但成员离开时大多并不参与分配集体的生产资料,也不带走任何财产。


莫沙夫制度则有些类似于中国的家庭承包制,是一种以家庭为单位结成集体,由劳动集体租用土地,再分给每家耕种。村民对自己的住房有租赁权,租金由市场定价,租期为三年,到期能自动续展。


莫沙夫的生产效率总体上低于基布兹,而且存在土地闲置的现象。与基布兹不同,莫沙夫的村民可以交易自己的土地。由于城市周边土地非常昂贵,毗邻城市的莫沙夫的空置地块以及非法的农地交易和开发行为较为普遍。


用当地人的说法“资本主义势头的涌现正在而且不断侵蚀着集体农庄的集体观念”。



加拿大亲友团的朱大姐来自于加拿大的中部农业省份萨省,是著名的当地农场主,我们一起曾经实地考察另外一种的集体农庄形式“哈特公社”,他们是以基督宗教的方式凝聚在一起,已经传承了近500年,信奉公有制是唯一正确的生活方式。



哈特公社目前依然有近500个活跃在北美,75%在加拿大,25%在美国,合计有4.5万人。


北美哈特公社的分布图(来自于哈特公社的网站)



不过,朱大姐跟我说,她注意到公社中已经开始有人在悄悄的交易自己的东西,贴补家用,说明这种更加牢固的公社模式也正在遭受挑战,因为平均主义不符合眼界开阔和富裕起来的现代人们。




——张家卫以色列百日散记(2022.12.5 第93天)

【《以色列人的集体信仰》(一),明天续(二)】

293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1 comentário


Joanna Wu
Joanna Wu
14 de dez. de 2022

其實也是很難的,制度也需要與時俱進。一本通書讀到老,怎麼可以?!

Curtir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