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任正非的“亮剑”精神

昨天,任正非先生的一段视频采访在朋友圈广为流传,赢得了无数的点赞,其中最多的评语是“真正的中国企业家!”以华为当下最民族、最骄傲、最浪尖中国企业的尴尬国际地位,以当下“战狼”口号绝对主旋律的大背景下,任正非先生的话,无疑不仅仅有份量,而且值得每一个热爱华为和中国的人去思考。



2018年冬季的时候,我去了剑桥行走百天,写下了百篇散记。其中万余字的一篇长文是《说说“SeaPower”的事儿》,或者说是阅读美国海军上将、前北约欧洲盟军司令詹姆斯·史塔莱迪(James Stavridis)写作的《海权争霸》(SEA POWER)一书之后的读后感。


聆听了任正非先生的记者问答,我评语说:“中国历史上从来就没有缺过能耐人!”这句话,恰是我剑桥时候的一个体会,于是我将老文翻将出来,整理了整理,贴在今天,也算是学而时习之,温故而知新吧。


“十四世纪发生的黑死病给欧洲带来了永远没有办法磨灭的惨痛。但这场夺走欧洲30%-60%人口生命的瘟疫,并非只是破坏,反而成了欧洲开始转型的契机和机遇,客观上加速了欧洲中世纪的终结。黑死病给欧洲带来的风暴,极大的刺激了人们的思想和复兴能力,欧洲在一片狼藉中重建人口和新的经济体系。


面对死亡,人类的理性终于摆脱了教条神学的束缚,为随之而来的“复兴”开辟了道路。


中国如果没有“文革”十年的惨痛教训和深刻反思,现在称之为“艰辛的探索”,就不会有邓小平等老一代领导人领衔对“文革”的彻底否定,就不会有上世纪八十年代“伤痕文学”引领的中国社会集体大反思之后的拨乱反正、奋发图强,也就不会有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巨大成就。


第二次鸦片战争发生在1856年,也有称第二次中英战争,前前后后、断断续续打了四年,主角是英国和法国。英法的理由认为大清朝没有完全履行1840年签署的条约,还默认百姓寻衅滋事外国人。大清朝的理由是你们得寸进尺,百姓的自发行为完全是你们逼的。双方态度都很强硬。英国人随后以“亚罗号事件”为借口,海上出兵攻入广州。其后,法国跟上,然后俄国和美国浑水摸鱼,跟着捞了不少好处。原来的条约被重新修订,兵临城下,自然没有什么平等所言,中国的大门被进一步打开。圆明园是这个时候烧的,香港九龙是这个时候割让的,海参崴也是这个时候被俄国弄走的。


以1840年为起始点,中国的近代史就是一个动荡和不停争斗的历史记忆。因为海路被打开,西方洋人的面孔,不管是传教士、商人,还是士兵,中国人越来越见多不怪。有时候他们是来欺负中国的,有时候他们又是来帮助中国的。恩恩怨怨,教科书里权威定论有,真真假假的版本故事,醒人自知吧。不管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海洋将中国与世界连在了一起。孙中山先生以及周恩来、邓小平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们赴法往美还有留日,走的都是海路,不是骑着骆驼顺着大漠丝绸之路过去的。不到200年里的时间了,除了跟外国人打,我们大多时候是中国人自己和自己打,“窝里斗”的坏名声估计就是那个时候流传出去了。


中国和日本,是两个东亚的近邻,基本是同时开展近代化运动的。1840年之后,大清朝的“洋务运动”以1864年“安庆军械所”的创立为起始,也是平定“太平天国”(1851-1864)的后期。日本的“明治维新”正式开始于1869年。


说到这里,必须提及魏源(1794-1857),《海国图志》的作者,又被称为中国版的马汉。“师夷长技以制夷”、“后王师前王”两句话都是魏老先生的创造。《海国图志》缘起于林则徐的嘱托,并且是在林则徐留下的9万字《四洲志》基础上编撰而成。由此可见,大清朝并不缺乏爱国者和清醒者。不过,这本书并没有太引起当时朝廷的重视,反而是日本人如获似宝,与当年一战时期日本舰艇舰长人手一份马汉的《SeaPower》有一拼。


魏源在道光二年(1845年)以51岁的高龄终于晋为进士,咸丰元年(1851年),当上了高邮州知州,中间以“玩世军机”的罪名遭革职、后又复职。魏源以年逾六旬为由辞官学佛去了,咸丰七年(1857年),卒于杭州东园僧舍。回望中国历朝历代,有识之士往往或牢狱、或被杀、或自杀,或遁入空门,可以善终者真是阿弥陀佛。千转百回,一代人一代人的反思又有什么用呢……


梁启超说:《海国图志》对日本“明治维新”起了巨大影响,认为它是“不龟(jun)手之药”。


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结束之后,中国的“洋务运动”从1864年开始,1894年的中日“甲午战争”结束,历时30年,称得上是大清朝“改革开放”的三十年,近代工业从无到有,再到具备一定的规模,可以说是成效相当显著。两次鸦片战争的客观结果是将工业文明带到了中国。

清军从大刀长矛加抬枪土炮,到清一色的后膛枪炮,完成了近代化的改造。1876-1878年左宗棠收复新疆、1884-1885年中法战争,评价不一,比较一致的说法是中国赢得了陆战,法国赢得了海战。但无论如何,中国的国际地位已经走出了“两次鸦片战争”的阴霾,外交上的底气也足了。“洋务运动”最具标志化的成就,当属“北洋水师”,标志着中国在马汉、魏源之后,貌似步入海洋大国之列。


1888年,由李鸿章苦心经营的“北洋水师”在山东威海刘公岛正式成军,该舰队总吨位号称当时的世界第四,也有说第六的,亚太第一。举国上下开始相信,平定“太平天国”之乱后的“同治中兴”,将把大清朝送进另一个黄金盛世。


正在慈禧太后大建颐和园、为自己庆办六十大寿的同时,日本的君臣却正在励精图治。1894年的时候,日本联合舰队的总吨位、舰船航速、火炮射速上,已经全面超过了北洋水师。日本决策者认为,和北洋水师决一胜负,夺取西太平洋制海权的时机到来了。


1894年,日本以朝鲜动乱为由出兵介入,攻击清军船只,开衅战端,史称“丰岛海战”。中日甲午战争全面爆发。大清朝虽然在综合国力上远胜于日本,但战争准备却远逊于对手。或战或和,举棋难定。最终光绪皇帝无法忍耐日本的嚣张挑衅,正式对日宣战。


甲午战争的第一阶段在朝鲜进行,清军败退平壤。


1894年9月17日,北洋水师以主力舰护航,运送陆军赶赴平壤防线。归航途中,在鸭绿江以西的黄海大东沟海域,与日本联合舰队主力遭遇。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激烈海战爆发了,也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铁甲蒸汽船之间的主力会战。结果我们都知道了。


我前后去过威海刘公岛四五次,每每身临其境,观看纪念馆里甲午海战的回顾电影,心情久久不能平静。除了悲哀于百年以来中华民族的多灾多难,更多思考的是“为什么大清朝输掉战争的那些个陈规陋习顽固的一代一代香火相传,久经不衰呢?”难道就是因为大清朝的国力不够富,北洋军师的战力不够强,大清朝将士们的“亮剑”精神不够猛?……


1900年(庚子年),八国联军(英、法、德、俄、美、日、意、奥),再次从海上攻占大沽炮台、天津,攻陷北京。不平等的《辛丑条约》就是这个时候签订的,中国的大门再一次被更大尺度的打开。


中国主流观点是:西方列强妄图以义和团运动反抗作恶多端的传教士、领事为借口,阴谋共同瓜分中国。西方主流观点是:清朝纵容义和团运动残忍杀死西方传教士及领事人员,义和团拳民对东交民巷外国大使馆和西什库教堂等地发动了攻击。非主流观点是:清朝统治者图谋通过义和团运动来打击西方国家对其的控制以加强其统治地位。


庚子赔款合计白银4亿5千万两,好像除了俄国之外,其他国家先后都放弃了赔款。其中,美国放弃赔款做了教育,清华大学就是这样来的,中国的后来大师们大都利用了这个款项而留学过美国。英国放弃赔款在中国办教育、办医院,还帮助中国修建铁路。最重要的是,西方列强一次一次打开中国的大门,也打开了中国人的双眼,客观上帮助中国摆脱了几千年的封建统治。当然,这其中的诟病也不少,就不一一列举了。


再后来,半个世纪里竟然发生了两次世界大战,都是欧洲挑起的事端,而且都是德意志帝国。1914-1918,第一次世界大战;1939-1945,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成功,1922年,共产主义苏联成立,从此世界有资本主义阵营和无产阶级阵营之说。


中国一直就没闲着。1911年辛亥革命;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大清朝宣统帝退位,孙中山先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接着让位于袁世凯接任大总统;1915年底,袁世凯称帝,83天后失败而亡;其后北洋政府军阀割据时期;1926年蒋介石北伐成功,统一中国。1931年,“九一八”事变;1937年,卢沟桥事变,八年抗战开始;1945年,日本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1946年,国共之战;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蒋介石败走台湾;1949-1978,新中国的经验教训,就不妄议了。1978-2018,“小平您好”还是最好的表达。”

今天早上,中国工信部部长苗圩的一段话又在网络上广为流传,“中国制造不像我们想象那么强大,西方工业也没有衰退到依赖中国。我们的制造业还没有升级,但制造业者却已开始撤离。”事实上,苗圩部长没有说过这一句话,这一段话的网传来自于2015年11月记者关于《中国制造2025》的一个采访。中新社当时报道:“该部部长苗圩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在全球制造业的四级梯队中,中国处于第三梯队,成为制造强国尚需时日。”

无疑,苗圩部长的话是权威和客观的,之所以被又翻出来流传,相信与任正非先生的认知跑在了一个轨道,也表达了亿万中国人的清醒认知和力争上游的拳拳之心、之道。



李云龙主演的《亮剑》是我最喜欢的电视剧之一,其中拼死与日寇战斗的场景禁不住的让我热泪盈眶。但是,李云龙的“亮剑”精神不仅仅是勇,更多的是“谋”。我相信,任正非先生的精神才是当下中国人最“有勇有谋”的“亮剑”精神!



14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