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恩斯坦的第三条道路【世界将向何处去(三)】

作者:张家卫




3,桑德斯主义的理论来源——伯恩斯坦的第三条道路

桑德斯曾于2016和2020年两度参加美国总统大选,虽然势头很猛,但都在民主党党内初选败下阵来。桑德斯不同于一般的民主党人,他将“社会主义”作为自身坚定的政治信条,以近乎偏执的态度力推“社会主义”。

现年92岁的乔姆斯基,是美国激进派政治人物的最著名代表之一。按照他的说法,桑德斯实际上是“罗斯福新政主义者”,桑德斯主义和日常语境下马克思列宁主义传统一脉相承的“社会主义”依旧相去甚远。

其实,就这个问题,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有道理。因为传统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定义已经变得越来越模糊,即奉行资本主义价值观的国家中,社会主义的元素并不见得比自称或者被称为社会主义社会的国家要少。这一点,相信太多人有共识。



罗素在百年前就对“社会主义”有如此观点,他说:“社会主义,正如其他一切富有朝气的事物一样,不是一种严格定义了的学说,而是一种发展趋势。一旦给社会主义下了定义,这定义要么包含了会被一些人认为不是社会主义的内容,要不就漏掉了别的一些内容。不过,我想如果我们把社会主义定义为土地和资本公有制的倡导的话,会最为接近社会主义的本质。” 他同时说:“公有制可以意指民主国家的国有制,但不可说成它包括非民主国家的国有制。但各派社会主义者的共同目标是建立民主制度和彻底消灭现行的资本主义制度。”

事实上,罗素早期是赞许社会主义的,也是左派,但是后来去了一趟俄国,还见到了列宁,回来后态度就变了。社会主义的流派也非常之多,以致很难对其进行统一的定义,当然,在我们的意识形态中,社会主义是早已经定义了的,一切其他的概念都是修正主义,我们不去辩论这些,我们讨论的是美国究竟要走什么样子的主义,以及它会对世界带来怎样的影响,包括对中国。

有一点毋庸置疑,除了早期的空想社会主义之外,其他的社会主义理论几乎无一例外受到了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的影响,无论是列宁主义、斯大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当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包括伯恩斯坦主义都是对马克思主义传统的继承和发展,但是不同的理论分支之间存在着巨大差异,经常时候是你死我活的斗争,较之对外部还要水火不相容。

1871年巴黎公社的失败使得马克思主义阵营发生了内部分裂,对暴力夺取政权的有效性和资本主义生命力的重新思考给伯恩斯坦“第三条道路”的提出奠定了基础。虽然被正统的马克思主义者视为“修正主义”,伯恩斯坦及其民主社会主义传统还是在欧洲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其突出之处在于主张在资本主义代议制的框架下通过议会斗争的方式实现社会主义。

4,伯恩斯坦主义的实质以及桑德斯的选择

伯恩斯坦(1850年1月6日-1932年12月18日)是长期旅居英国的德国社会主义者,它发起了“修正主义”运动,从而开启了让社会主义者修正自己信念的先河,比如,他提出第三条道路的理论依据之一就是富人和穷人之间插入了一些阶层,原有设想中一无所有的工人同占有一切的资本家之间的截然对立被取代了。



伯恩斯坦的运动被当时大多数的社会民主党人所支持。他对马克思主义传统学说的批评发表在他的《进化的社会主义》,提出进化而非革命的学说。主张渐进的改革而反对革命,他反对社会主义者对自由主义者抱有的不正当的敌意,同时他还钝化了国际主义的锋芒,而国际主义无疑是马克思学说的组成部分,即输出革命,伯恩斯坦表示了不以为然,因为各国的情况是不同的,颠覆政权的鼓动无论是谁,听起来都不怎么舒服。他的观点,倾向于把原有的社会主义者转变为自由党的左翼,随着美国以及欧洲国家的发展,工人阶级确实是越来越富足了,因此,伯恩斯坦的观点也就越来越证明对了。但是,随着贫富不均的再次拉大,自由主义的弊端也不断显现,于是,民主社会主义的桑德斯就又有了舞台。

伯恩斯坦认为民主社会主义掌握了一个与马克思主义完全不同的武器,即民主。没有民主,劳动者本身既会给别的阶级带来灾难,也会给自己带来新的枷锁。针对马克思主义的暴力革命,他提出了在资产阶级宪政民主的框架内通过议会斗争实现社会主义的可行性;针对马克思主义的公有制,他指出了绝对的公有制将会造成劳工劳动积极性不足,生产过程官僚主义化,从而产生新的剥削阶级的可能;针对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他表达了这将会成为新的专制统治的必然规律;针对马克思主义的工人阶级中心论,他明确地告诉大家这有可能会违反人道主义,剥夺其他社会阶层的平等权利,通过制造新的不平等进而连工人自己的权利也将得不到保障。而解决这一切马克思主义弊端的途径,除了民主别无它法,民主既是手段,也是目的。社会主义如果没有民主,就会产生新的不平等,也会导致剥夺自由的专制统治,而专制统治是对人道主义和人权最大的威胁。

按照伯恩斯坦的理论,民主既是社会主义的手段也是社会主义的目的,社会主义缺乏民主就会产生新的不平等,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会导致对其他阶级的不平等。伯恩斯坦的理论对欧洲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今日活跃在政坛上的各个国家的工党和社会党几乎都是他的信徒。


但要注意的是,“民主社会主义”一词汇往往只出现在理论探讨中,即使是福利制度完善的北欧国家现实中也很少用这一名词来自我标榜。相反,这些国家时常强调市场和私有制才是其经济繁荣、生活富裕的根本原因。对于是否可以将“伯恩斯坦主义”与“社会主义”等划等号,学界至今也没有给出统一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