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伯恩斯坦的第三条道路【世界将向何处去(三)】

作者:张家卫




3,桑德斯主义的理论来源——伯恩斯坦的第三条道路


桑德斯曾于2016和2020年两度参加美国总统大选,虽然势头很猛,但都在民主党党内初选败下阵来。桑德斯不同于一般的民主党人,他将“社会主义”作为自身坚定的政治信条,以近乎偏执的态度力推“社会主义”。


现年92岁的乔姆斯基,是美国激进派政治人物的最著名代表之一。按照他的说法,桑德斯实际上是“罗斯福新政主义者”,桑德斯主义和日常语境下马克思列宁主义传统一脉相承的“社会主义”依旧相去甚远。


其实,就这个问题,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有道理。因为传统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定义已经变得越来越模糊,即奉行资本主义价值观的国家中,社会主义的元素并不见得比自称或者被称为社会主义社会的国家要少。这一点,相信太多人有共识。



罗素在百年前就对“社会主义”有如此观点,他说:“社会主义,正如其他一切富有朝气的事物一样,不是一种严格定义了的学说,而是一种发展趋势。一旦给社会主义下了定义,这定义要么包含了会被一些人认为不是社会主义的内容,要不就漏掉了别的一些内容。不过,我想如果我们把社会主义定义为土地和资本公有制的倡导的话,会最为接近社会主义的本质。” 他同时说:“公有制可以意指民主国家的国有制,但不可说成它包括非民主国家的国有制。但各派社会主义者的共同目标是建立民主制度和彻底消灭现行的资本主义制度。”


事实上,罗素早期是赞许社会主义的,也是左派,但是后来去了一趟俄国,还见到了列宁,回来后态度就变了。社会主义的流派也非常之多,以致很难对其进行统一的定义,当然,在我们的意识形态中,社会主义是早已经定义了的,一切其他的概念都是修正主义,我们不去辩论这些,我们讨论的是美国究竟要走什么样子的主义,以及它会对世界带来怎样的影响,包括对中国。


有一点毋庸置疑,除了早期的空想社会主义之外,其他的社会主义理论几乎无一例外受到了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的影响,无论是列宁主义、斯大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当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包括伯恩斯坦主义都是对马克思主义传统的继承和发展,但是不同的理论分支之间存在着巨大差异,经常时候是你死我活的斗争,较之对外部还要水火不相容。


1871年巴黎公社的失败使得马克思主义阵营发生了内部分裂,对暴力夺取政权的有效性和资本主义生命力的重新思考给伯恩斯坦“第三条道路”的提出奠定了基础。虽然被正统的马克思主义者视为“修正主义”,伯恩斯坦及其民主社会主义传统还是在欧洲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其突出之处在于主张在资本主义代议制的框架下通过议会斗争的方式实现社会主义。


4,伯恩斯坦主义的实质以及桑德斯的选择


伯恩斯坦(1850年1月6日-1932年12月18日)是长期旅居英国的德国社会主义者,它发起了“修正主义”运动,从而开启了让社会主义者修正自己信念的先河,比如,他提出第三条道路的理论依据之一就是富人和穷人之间插入了一些阶层,原有设想中一无所有的工人同占有一切的资本家之间的截然对立被取代了。



伯恩斯坦的运动被当时大多数的社会民主党人所支持。他对马克思主义传统学说的批评发表在他的《进化的社会主义》,提出进化而非革命的学说。主张渐进的改革而反对革命,他反对社会主义者对自由主义者抱有的不正当的敌意,同时他还钝化了国际主义的锋芒,而国际主义无疑是马克思学说的组成部分,即输出革命,伯恩斯坦表示了不以为然,因为各国的情况是不同的,颠覆政权的鼓动无论是谁,听起来都不怎么舒服。他的观点,倾向于把原有的社会主义者转变为自由党的左翼,随着美国以及欧洲国家的发展,工人阶级确实是越来越富足了,因此,伯恩斯坦的观点也就越来越证明对了。但是,随着贫富不均的再次拉大,自由主义的弊端也不断显现,于是,民主社会主义的桑德斯就又有了舞台。


伯恩斯坦认为民主社会主义掌握了一个与马克思主义完全不同的武器,即民主。没有民主,劳动者本身既会给别的阶级带来灾难,也会给自己带来新的枷锁。针对马克思主义的暴力革命,他提出了在资产阶级宪政民主的框架内通过议会斗争实现社会主义的可行性;针对马克思主义的公有制,他指出了绝对的公有制将会造成劳工劳动积极性不足,生产过程官僚主义化,从而产生新的剥削阶级的可能;针对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他表达了这将会成为新的专制统治的必然规律;针对马克思主义的工人阶级中心论,他明确地告诉大家这有可能会违反人道主义,剥夺其他社会阶层的平等权利,通过制造新的不平等进而连工人自己的权利也将得不到保障。而解决这一切马克思主义弊端的途径,除了民主别无它法,民主既是手段,也是目的。社会主义如果没有民主,就会产生新的不平等,也会导致剥夺自由的专制统治,而专制统治是对人道主义和人权最大的威胁。


按照伯恩斯坦的理论,民主既是社会主义的手段也是社会主义的目的,社会主义缺乏民主就会产生新的不平等,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会导致对其他阶级的不平等。伯恩斯坦的理论对欧洲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今日活跃在政坛上的各个国家的工党和社会党几乎都是他的信徒。


但要注意的是,“民主社会主义”一词汇往往只出现在理论探讨中,即使是福利制度完善的北欧国家现实中也很少用这一名词来自我标榜。相反,这些国家时常强调市场和私有制才是其经济繁荣、生活富裕的根本原因。对于是否可以将“伯恩斯坦主义”与“社会主义”等划等号,学界至今也没有给出统一的意见。


因此,桑德斯借用“社会主义”这一名词其实还是要走“伯恩斯坦主义”的道路。因而许多认同桑德斯理念的美国左派甚至建议桑德斯放弃这一具有争议性的词汇,而将自己的主张更直接地表达出来。但已经超过75岁的桑德斯拒绝这样做,因为这是他的“信仰”。


桑德斯自称为“社会主义者”,但他特别强调自己信奉的是“民主社会主义”,而非其他派别的社会主义,尤其突出“民主”二字。这是为了将自己与古巴、委内瑞拉一类美国民众认为落后、混乱的社会主义国家划清界限,更与前苏联、朝鲜等共产“极权国家”势不两立,他将自己尽可能地与北欧国家靠拢,尽管人家北欧奉行的是资本主义。


桑德斯的奋斗目标就是将美国建设成他心目中北欧式的民主社会主义国家,既保障民主自由,又强化社会福利。


如此,可以看的很清楚,桑德斯继承的是伯恩斯坦民主社会主义的核心理念。民主的具体体现就是他坚持在大众,主要是唤醒草根阶层的意识,掀起风暴,用投票的方式支持他的理念和方法,试图用议会斗争的民主方式改变现状,并且与带有专制倾向的列宁主义划清界限。他的“社会主义”的具体措施是推动全民医保,扩大社会福利,保障工人权利,缩小社会贫富差距。


事实上,桑德斯的民主社会主义价值观,不仅强调美国越来越严重的的社会阶层固化导致民主的失落,其国际主义价值观,鼓吹美国的“民主”号召力,他对特朗普哪怕是假惺惺的与沙特、朝鲜、俄罗斯等“非民主国家”国家过从甚密,也不容忍。比如,他对台湾的态度更加直接,毫无保留的支持台湾而反对大陆中国。


桑德斯在2016年11月出版了一本书《我们的革命》,书中他强调他的竞选并不单单为了打选战,更是为了改造美国,因为真正的改变从来没有也不会自上而下发生,只有千百万草根民众站起来为正义抗争,才能够真正实现变革。



桑德斯政治理念和竞选纲领是什么呢?《我们的革命》中说:


  1. 建立北欧式的福利国家,最大力度缩小贫富差距,推动社会平等和加强社会保障,这是其最为核心的政纲,他的理想国便是瑞典和挪威。具体来说,他想要推动全民医保、大学免费教育、强化带薪休假和工人福利保障制度,从而让广大美国人看得起病、上得起学、工作有保障。要想实现这一目标就必须扩大政府开支,这只能通过“劫富济贫”、向富人多征税来实现。“亿万富翁”也是桑德斯常常挂在嘴边的一个词汇,他认为这些巨富占据了太多的社会财富,阻碍社会平等的实现,因此必须让他们“大出血”。此外,向他们征税也有利于缓和美国金钱干预政治的局面,推动实现真正的民主。

  2. 反对金钱政治,加强金融管理。桑德斯认为巨富和寡头不断将黑手伸向政界,干预选举等正常的民主程序,甚至可以挟持华盛顿满足自己的利益。因此要保护民主,就不得不拆分大公司、管控金融业,减少金融寡头对政治的影响。

  3. 追求大众民主,强调公民民主参与,反对与经济政治精英对政治的操控。因此,桑德斯的“草根革命”,主要的人群就是年轻人和工人阶层,让他们去用选票说话,这也是桑德斯突出认可的“民主”手段。


通过简单解构伯恩斯坦主义的本质,我们就可以清晰看出桑德斯的选择,即他说的所谓“社会主义”与马克思式的“社会主义”不在一个频道上,但是从口号诉求上却非常符合,主要的不同是手段。一个是用枪杆子,一个是用投票。“我们的革命”不是要通过推翻资本主义来建立无产阶级专政。



因此,桑德斯主义的实质就是要走伯恩斯坦所主张的改良式“第三条道路”,而且已经在美国的年轻人和工人阶层中赢得了非常广泛民意基础,当然,这也是美国当下社会矛盾的一个体现。


美联储发布的新数据显示,种族、年龄和阶级之间存在明显差异。该数据全面考察了美国到2020年上半年的财富状况。最富有的1%美国人的总净资产为34.2万亿美元(约230万亿人民币),而最贫穷的50%(约1.65亿人)合起来的净资产仅为2.08万亿美元(约14万亿人民币),占美国家庭总财富的1.9%。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表示:“疫情正在进一步扩大贫富差距和经济流动性。”他警告称,如果没有更多的政府援助,美国的复苏将会减弱。长期不必要的缓慢进展可能会继续加剧我们经济中现有的贫富差距。”



分析认为,新冠疫情加剧了经济不平等。在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向经济和市场提供刺激措施后,许多中产阶层以上人士得以居家工作,再加上金融资产价格上行,他们的日子并不难过,甚至资产还在升值,但这一点我认为虚高的可能性比较大,我们要特别防范1929年的世界性大危机重来。


但最现实的事实是,下层工人的工作机会大量减少,他们当然也很少拥有金融资产,财务状况日趋恶化,一些原本徘徊在贫困线附近的工人,已经彻底沦为贫困人口。这也是美国下层不满政府、反对特朗普的关键人群。这些劳动力人群中,以千禧一代、妇女和少数族裔比如黑人为主力。


【未完待续,明天续(四)】




532 次查看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