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你我生而平凡(第100天)




终于到了要说再见的这一天。

从2021年9月16日落地成都,到今天的2022年1月18日,时钟时快时慢的拨了125天。




以“一座城市”为坐标的“百日行走”,度过了85天的成都日子。我以信天游的方式,走了不少成都郊区有缘的城市,还有城市里那些无法错过的大街小巷。


其余的40天时光,以平和、行走的心态,瞅着新冠病毒歇息的空儿,游走了遂宁、南充、广安、重庆、上海、乌镇、嘉兴、桐乡、无锡、南京、武汉、长沙、蓬莱、烟台、威海、莱阳、莱西、青岛、北京、天津、济南、大连等20多个大小城市,手机上必须下载的大数据行程码上亮起了一盏盏的城市光亮。


幸运的是,我总是快病毒一步,或者说是新冠病毒放我一条去路,我的健康码一直保持了始终的绿色,从未变过。

因为奥克米戎病毒在加拿大愈演愈烈,加之元月七日天津疫情的爆发,以及其他城市陆续暴露的病毒蔓延,尤其是北京确诊病例的出现,中国与加拿大之间的航班开始出现熔断式停班、停航,中国的防疫形势陡然升级。

原定四川航空25号的回加航班一直处于待定取消的状态,在等待进一步消息的最后一天——17号,我重新购买了18号机票,退掉了原订25号的航班。虽说花了不少的新银子,但对于后面一周的中国防疫形势以及中国雷霆式的防疫手段真的不敢预测,说停飞就停飞,说熔断就熔断。

2022年的冬奥会被中国视为当下的头等政治任务,2月4日可就开幕了,20号闭幕。

飞机是今天的晚上11点20分。


早上六点半就醒了,拉开窗帘,晨曦透过窗户外密密的树枝照了进来,我感受到了难得的温暖。

犹豫了一下,靠着床头枕,保持着斜躺着的姿势,让暖暖的被子盖住身体,这样的时刻似乎是回来后的第一次。

今天就要离开伴了我四个月的被子和毛毯,竟然有些不舍。这是大堂姐铺的,每当我离开了成都,她就会赶过来洗洗涮涮,再换上一套新的枕套、被套和床单,把冰箱的食物换新再填满,把地拖得一尘不染。

在成都居住的小区


墙纸翻了新,电视也换了新,还买回来鲜活的花儿,将花盆放在电视旁,说是看着会养眼,房子也会显得有生机。


坐在床上完成了ArriveCan的入境填报,循环听了会李健和刘锦泽唱的《十点半的地铁》,翻了翻三毛写的《我的灵魂骑在纸背上》……想了想那些该想的人和事儿,让思绪静静的飞。


因为父亲排行老幺,我在成都的辈分就很高,至少也是叔叔、舅舅辈。前些日子张旭、张宇星等侄儿们们张罗了一桌,但大堂姐家的外甥曾翌不在,今天他从班上抽出身来,请我去湖光山色的【东湖首席】坐了坐,叙了叙旧,唠了唠家常。

打印中英文核酸报告的事儿耽误了不少时间,不过,人家成都市公共卫生临床医疗中心的护士可真是耐心和敬业,我返工了两次,人家该请示就请示,不温不火,尽力满足我的要求,帮我解决了问题。

说句心里话,就我的体验和观感而言,无论是医院还是核酸检测点,尽管这检测要求确实频了些,但是医护人员的态度可真是可圈可点,要点赞的。

盘算了下,从回到中国开始算,一直到今天,我一共做了4次抗体检测,21次核酸检测,平均五天一次。但大部分是主动去检的,每前往下一个城市之前,我都会去检测一次,一是以备检查,二是让他人放心。


昨儿上午,我带着大堂姐去了美年大健康旗下的成都美兆健康医疗做了一次五星级的体检,是Felix与董事长办公室亲自安排的。美兆健康的文院长亲自问诊,给予了无微不至的体检服务,其中的胶囊胃镜检查,让我见识了一下纳米机器人在医疗中的真应用。


下午,Leo从重庆赶过来,约了玉林西路的老酒吧喝下午茶。知道我就要回去加拿大,崔先生领着去了一家米其林的【喜玉饺子.酒】,用北方话讲,吃的就是“送行饺子”,一路顺安。


天不知不觉的就黑透了,赵雷在《成都》里唱的玉林路还有背景里的画面,变得活里活现起来,浪漫的调调,我慢悠悠的踱着步子,感受着最后一天的恬淡。


路边的一个小店铺灯光很亮,招牌上写的是【一苇书坊】。走进去坐了坐,买了一本《西方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当代文论》,后来才听说梁文道前些天来过,老板好像还参与签署过2008年的那个挺有名的宪章。


“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喔
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
你会挽着我的衣袖 我会把手揣进裤兜
走到玉林路的尽头 坐在小酒馆的门口”

玉林路的小酒馆,坐落在玉林西路,还没到路的尽头,门口果然有来拍照的行人。


我进去坐了坐,桌牌上写的开店时间是1997年1月18日,我看着手表,一直坐到了2022年的1月18日零点,默默的喝了六杯(6oz)黑方威士忌,念想了我自己的25年。


小酒馆的墙上满是涂鸦,我望见了这样一段:

记忆封存
钥匙给你
等待
或有或无的
重逢

其实,成都这座城,不仅仅只有玉林西路,如同每个人都有爱着自己的人一样,五花八门,五光十色,五彩缤纷。

平行着的玉林东路,也热闹起来了。

上个月的28日,“烟火玉林,优雅成都——成都玉林特色街区开街仪式” 隆重开场,除了政府助力之外,操盘手之一正是我熟悉和推崇的中铁隆工程集团。我去那里学习过,也考察过,还吃了一碗热腾腾的食堂面。

那天,刘进教授请我去了一家幻境沉浸式魔术吧,地点就在宽窄巷子附近-三道街50号,这院子有历史了,据说年羹尧的官兵曾经驻扎在这里,一晃可又是三百来年的风云变幻。

年轻的魔术师叫王鑫,一间叫做【幻境】的小房子里,昏暗灯光照耀下的吧台很鬼魅,魔术师的技巧还真是神出鬼没,八个观众全都被调动进了角色,我的名字叫做【魔兽】……


魔术开始前他发了一封邮件给我们每一个人,然后将手机收了上去。魔术结束后,当我们打开手机,邮箱里有一封他发的邮件,时间是幻境魔术开始前的下午三点,这封信的样子是这样的:


看到【魔兽】的字样了吗?这是我在魔术开始后随口为自己起的一个名字,诡异的是魔术师是怎样将这一名字放到了魔术开始前的邮件之中,我没想出来其中的玄妙,我也不想去探究。

如同魔术师王鑫所言,魔术总是假的,却让人可以穿越回去。生活都是真的,却没办法重来。那为何不为自己留下一份穿越回去的想象呢。

他在邮件的主题词中说:我是王鑫,穿越时空,我看到了未来,所以我把未来提前描绘在这封邮件里,并在演出前发到你的手机中,让你相信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感恩今天的遇见。

终于还是到了要说再见的这一天。

中国,尤其这五年,对于我而言,是一个如此熟悉却又常常会感到陌生的国度,这也是我将“十年十国”的第五站放回到中国的理由之一。

欲言又止、闪烁其词成为挡在人们之间一屏越来越暗的玻璃幕墙,让人好想穿越回到过去的百家时光……

关于众口一词歌颂的美好,因为没了杂音,就像画儿一样。

不过,无论如何,都要感恩所有的中国遇见-人或者事儿,包括那些来无踪去无形的新冠病毒,一切或许都是最好的上天安排,见或者不见,都在哪儿,去或者不去,悲喜自知。

我的2022跨年演讲《未来呼啸而来》,确定在农历春节的正月十一,也就是2月11日,地点在温哥华的小女皇剧院(Playhouse Theater),期待着与你(云上)不见不散。

我将全球直播的报名链接放在这里,随你报与不报……


特别要感谢加拿大最好的葡萄酒庄-幻影溪酒庄(PHANTOM CREEK ESTATES)的冠名支持!

全球著名的《福布斯》杂志说:如果有人质疑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是否有能力生产出世界上最出色的葡萄酒,那就应该来品尝一下幻影溪。


成都飞往温哥华的3U8501航班上,川航空乘小妹妹放在小桌板上的一张手写便签,顿时让心暖了不少,禁不住的露出笑容。喜欢人来人往中的平凡,平凡中释放的善意总会让人渴望平凡。


每一年的百日行走,回程温哥华的时候,都会偶遇一首歌,像极了我的心情。

这一次,我听的是《只要平凡》,版本却是一群孩子唱的,希望歌声是送给折腾的大人们,而不是天真无邪的孩子们。

也许很远或是昨天
在这里或在对岸
长路辗转离合悲欢
人聚又人散
放过对错才知答案
……
你我生而平凡
在心碎中认清遗憾
……
握紧手中的平凡
此心此生无憾
……
有一天也许会走远
也许还能再相见
无论在人群在天边
让我再看清你的脸
任泪水铺满了双眼
虽无言泪满面
……

2022,只要平凡!因为,你我生而平凡。

临去机场前,我又跑到门口那家已经熟悉的【冒节子肥肠粉店】,吃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粉,加了冒节子,还点了辣。


再见,成都!


——张家卫成都百日散记(2022.1.18第100天)




961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