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保存他们的名字(第67天)

作者:张家卫



圣经《以赛亚书》第56章第5节:“我必使他们在我殿中、在我墙内、有记念、有名号、比有儿女的更美。 我必赐他们永远的名,不能剪除。 ”


“有记念、有名号”的希伯来语原文发音为yad va-shem 以色列最著名的犹太大屠杀纪念馆的名字就叫“Yad Vashem”


图片来源:https://www.yadvashem.org

1953年,即以色列复国后的第五个年头,以色列国会通过《犹太大屠杀纪念法》,开始建设,以悼念600余万在二战中被纳粹屠杀的犹太死难者,并缅怀曾经援救过犹太人的国际友人, 保存他们的名字,使他们不被忘记。


1993年上映的电影《辛德勒的名单》,更是让这段历史在世界范围内家喻户晓。


来以色列旅游的人越来越多,有导游跟我说,这阶段时间酒店行情很火,景点里的人也是接踵而至。


参观犹太大屠杀纪念馆需要提前网上预定,我登了网站,竟然要预定到一周以后,门票是免费的。 我注册了个人游览,又根据网站导引,预定了一个导览机,有中文解说。


乘了轻轨前往,犹太大屠杀纪念馆,在同样大名鼎鼎的赫茨尔山上,轻轨站的西头终点站是赫茨尔山站(Mount Herzl)。



来纪念馆参观的人不少,大部分是以旅游团的方式,像我这样以个人方式闲逛的人少。


犹太大屠杀纪念馆之历史馆,入门很低调,入口的大屏幕上循环播放的是二战前各国犹太人的日常生活场景,百姓的模样,一些波兰的犹太孩子们在唱歌,歌曲的名字是《希望之歌》(Hatikvah)。




犹太人大屠杀历史馆的主体采用的是钢筋水泥结构,没有一点点的装饰,灰突突的冰冷。


一眼望过去,三角形棱状通道向前延伸,顶部窄窄的三角顶尖,阳光透过玻璃挤进长长的混凝土架构,不知道是表达光明跌入黑暗的无助,还是表达了黑暗中总会有光明的期盼。



棱状通道两侧分布着10个展厅,按照时间顺序排列,以实物和证词的方式还原这段犹太大屠杀的历史。


从二战初期东欧普通犹太家庭的全家福照片、犹太青年与朋友的往来书信、犹太儿童的手绘画作到纳粹德国对犹太人“完全灭绝计划”的影像资料,从犹太人游击队的使用枪过的到集中营死难者使用过的物件,从盟军对德国纳粹轴心国的反击到大屠杀幸存者声泪俱下的作证视频......


目前,历史馆保存有逾2亿份文档,17万份出版物,13万份证词和50万张照片。


图片来源:https://www.yadvashem.org

这里有幸存者的证词,也有施害者的佐证。 所有存世的图片、文字和实物展品,都是经过挖掘和研究,将画面上的人名和事件一一落实,再对应上去,以保证还原这段悲惨历史的真实性。


看的压抑,有的不忍直视,甚至有要吐的感觉。 犹太大屠杀纪念馆内不允许拍照,也实在没有拍照的心情。


导览机很给力,我可以在一个地方驻足很久,反复的听,也可以反复的看一段历史视频。


来到这里,与其说是来参观,毋宁说是来学习和思考,这是一个与历史、人性、未来对话的地方。


图片来源:https://www.yadvashem.org

1939-1945,短短的六年时间,成千上万的犹太社区被摧毁,600万人-全球三分之一的犹太人被集中杀害,一直到今天,犹太人的人口也没有恢复到二战以前的1800万人。


为什么会有如此的惨绝人寰? 难道就是因为有了一个希特勒吗?


端详着历史馆的三角形形状,像锯一样,将山脉截断,大部分的建筑都在地下,是不是寓意着大屠杀并不是发生在隐蔽之处,而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其他人就在旁边看着,过着看似正常的生活。



1933年,希特勒上台,把国会发生的一场大火定位为政治案,纳粹党借机排除了所有其他党派,变成一党制。 展区中有一张法官向希特勒行举手礼的照片,从此法律服从党首,服从意识形态,甚至连平等都是违法的。


纳粹统治,成功的把德国从民主国家转化到了独裁政治。


当时,德国政权发给百姓一个收音机,收音机只有一个频道,那就是纳粹频道。


有一位犹太裔的德国政治评论家库尔特. 图霍尔斯基,1930年的时候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定义一个国家,不仅要看他做了什么,还要看他纵容了什么。 ”


他预见希特勒不会在短期内倒台,而更令他伤心的,是大部分德国民众甘为独裁者喝采,甚至邻近国家也与希特勒交好,库尔特看出了战争的征兆。


而希特勒对于犹太人的观念和作为,与反犹主义有着紧密联系,为他提供了控制政权的一个有力工具。


“反犹主义”(Antisemitismus)一词,是德国反犹主义者、激进作家与政治人士威廉·马尔1879年创造的。


他认为德国人与犹太人长期冲突是由于种族原因,种族差异导致德国人无法通过同化犹太人的方式解决双方冲突,只能通过一方对另一方的胜利,犹太人的解放促使犹太人控制了德国金融与工业,犹太人的胜利将会导致德国人终结,因此德国人对犹太人充满了恐惧与忌惮。


所谓反犹主义,有两个线条的证据,一个是虚构出来的以罗斯柴尔德家族为代表的控制世界阴谋论,即犹太阴谋论计划,另外一个就是把犹太人定位为劣等民族的所谓种族理论,认为犹太人基因里含有负面的生物特性,不会因为他们加入基督教或者成为公民而消除,因此必须把他们消除,建设一个没有犹太人的新世界。


到了19世纪后期,德国著名的历史学家海因里希·冯·特赖奇克说“犹太人是我们的不幸”。 这句话后来称为德国纳粹的口号。


希特勒是把观念变成国家政策的元凶,与早期理论家不同的是,他要有一个彻底灭绝犹太人的解决方案。


他和纳粹党鼓吹雅利安是最优良的种族,建立世界秩序是雅利安人的责任,而敌人就是犹太人。


反犹主义成为德国的官方政策,媒体力量被极大的调动起来,犹太人被当作妄图控制世界的蛀虫。


历史馆中展示了一幅当年的漫画,是一个犹太人蛀虫的形象,一只眼睛是美元符号,另一只眼睛是镰刀锤头,象征着共产主义。


希特勒登台时期的展区,展出了了大量丑化犹太人的图画,文字以及影像,主要是贪财、龌蹉、骑在百姓头上压榨利润的犹太恶人,对雅利安美女投出邪恶眼神并粗暴占有的犹太人,还有希特勒手舞足蹈的演讲以及德国社会全面排犹、屠犹前的准备,演讲台下和大街小巷挤满了狂热的人群。


基督教反犹主义的提出主要是基于基督教教义与实践对犹太人认识与行为所产生的影响。 在基督教教义中,犹太人虽然作为“见证者”被允许生活在基督教社会,但处处遭受歧视与仇恨。


基督教对犹太人最本质的指控是,认为犹太人拒绝并杀害了真正的弥赛亚耶稣,有辱上帝颜面,应受到诅咒,经受磨难、迫害与流浪,而基督教作为新的以色列在道德、历史与精神层面已经成功地取代了旧的以色列。


展区内展出了希特勒时代犹大出卖耶稣的漫画,解读当时基督教徒对圣经历史的描述。


还有一幅著名的画,画面上是一个蒙眼女子与一个戴着王冠的女子。 王冠女子手持十字架,象征着基督教,而蒙眼女子手里的权杖已经折成了几段,象征着古老的犹太教。


这就反映了当时基督教的态度,与这对女子形象有关的作品不少,我在特拉维夫大学犹太人博物馆就见到了这一对女子的雕像,栩栩如生。


拍自特拉维夫大学犹太民族博物馆

我重新翻出了当时拍的照片,对比着犹太大屠杀纪念馆展区内的这幅画,以及此时此刻的心情和氛围,五味杂陈,不知道究竟谁是好人,谁代表着上帝的真容。


——张家卫以色列百日散记(2022.11.9 第67天)

【《以色列犹太大屠杀纪念馆侧记》(一),明天续(二)】

238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