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八卦男女(第49天)




G32****复兴号高铁非常安稳,一路上洋溢着家乡的味道。

因为我是全程乘坐,商务车厢的人虽少,却也是百态略显。我就趁着瞎想而八卦八卦一路上来往商务车厢的人。


离开了成都,这趟高铁刚开始的前段,除了我,其余的四个座位一直空着。前面有两个,后面有三个,我坐在左侧靠窗的位置—2A,2B紧挨着我,但一路无人乘坐。

行驶到三分之一段的时候,我也忘记了是哪个站,应该是陕西的地界儿。

上来一位年轻女士,个子高挑,穿着也很时尚,短裙、肉色加厚的丝袜,长筒靴,一头披肩发,还戴着一顶挺时髦的黑色贝雷帽。

她坐在前排右侧,列车刚一启动,她的电话就开始了。

开始的时候好像是在调货,说些价格之类的东西,听对话好像是建筑类公司,不是房地产商,而是盖房子的。

安静了一会之后,她就煲起了电话粥,对方应该是闺蜜或者姊妹类的,对话的核心意思就是正在给她家孩子找个好学校、好老师,主攻的课程是数学。理由是她听说“国外的人讲未来拼的知识优势,是数学”。


小小的商务车厢,我也没办法堵上耳朵,就只能跟着学习了不少国外人的说法。还别说,我还真没听说“数学优势”的讲法,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不过,据她说的孩子年级来猜测,这女子应该也要四十岁左右了,看来是口罩遮住了年龄。

好在她也没坐几站,前后有一个半小时。下车的时候,她看了我一眼,有点抱歉的意思,不过没说出口。我用眼神回应她“没关系”。

又行驶了一段,应该是全程的中段了,具体哪个站,我也没注意,时间已经是下午。

我正眯着,就被一阵挺大声的打电话吵醒了眼睛。原来是上来了一位颇有老板气质的中年人,坐在我的另一边,就是二排靠右窗的位置,应该是2C。因为也戴着口罩,目测在四十五岁左右。

他一直在不停的打电话,主要内容是希望融资利息再低一点,话语间充满着恳切的请求。接下来的一个电话应该是安排下属跟进的意思,态度明显的有些不大耐烦。

打完这些电话之后,他就在翻看手机,看起来有些无聊。然后就打出了一个比较长的电话,话语很和缓,带着一点暧昧,我只听到一句“想你了呗”。

也是大概一个半小时的旅程,这位老板模样的先生下车了。

过了江苏的宿迁,又上来一位大哥,看样子应该是六十多岁。手腕上的手表是金色的,好像是劳力士的款,脚上蹬的是一双LV的休闲款皮鞋。头发有点花白,戴着口罩还是能闻到一股酒味。

他一屁股坐在刚才下去的那位老板的位置,回答完乘务员的身份查验之后,将座椅放平,就睡过去了…….

呼噜声一直响到了上海,好几次我都想去救救他,因为他好像被卡住没声了。不过,看来是过虑了,他会用一种非常特殊的喘息声,将自己的气理顺,然后再大大的呼出一股气来,带着酒嗝还会有一点儿口哨声的那种大喘气。

高铁上要求,一定要戴好口罩,乘务员会过来反复提醒,没想到这口罩不仅仅防病毒,也还挡酒气哈。


我心里就在想,以后可千万别喝了大酒再去乘坐公共交通,因为怎么看着都不像是真的LV。

我乘坐的这节商务车厢,与驾驶舱连着,就在车头,一共就五个座位。从成都到上海,整个的一程,加上我,先后有六个人来这车厢坐过。乘务员说车尾还有一节商务车厢,情况就不知道了。

天色已经黑透了,距离上海也越来越近了。现在的车厢里,还坐着另外两位,是与那位LV大哥一起上的车,但不是一波的。

两位女士坐在第一排,一左一右,应该是1A 和1B,像我一样听着波澜壮阔的鼾声,一路无言。

她们都将座椅放到半平,脚搭在前面的台子上,好像也没睡,看会手机,又将手机放下,不知道都在想着啥心事。还是因为不堪这带着酒嗝的鼾声,努力镇静着心烦意乱的心情。

两位女士看来也不是一起的,竟然都是默默无语,一直坐到了上海。

我则一路上网、看书、码字……还有胡思乱想,感受着身边的熟悉与不熟悉,想象着我正远远的沿着长江母亲河,边走边跑,耳边和眼前的场景,像极了我的过去。

上海虹桥站到了。


起身下车的时候,透过口罩,前排的两位,应该是江南美女。一位披上了淡紫色的薄呢大衣,一位穿着带刺绣花儿的蓝色丝绸衣裳。

LV大哥也醒了,左右看了几眼,拎上一个挺精致的行李包,随着我们一起下了车,消失在并不算熙攘的人流之中。

我看了下手表,晚上十点四十八分,准点到达,全程用时12小时6分钟。

有时候,我非常喜欢这种慢节奏的长途旅程。

因为,可以看见别人,也可以看见自己。

旅程不仅仅有差旅,还有心旅。


——张家卫成都百日散记(2021.11.22第49天)








137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