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养老”——投资业的朝阳产业(第40天)


让我们再来看看西方国家,他们的多数国家在百年前便迈入到了老龄社会,衍生出各具特色的养老产业。


早在1865-1940年期间,欧盟国家就开始进入老龄化社会(老年人口比重超过7%)。


英国成功推行了覆盖面较广的社区养老照护,形成了不少著名的养老小城,几乎都是度假旅游城市,常住的老年人口比例高达30-50%,加拿大等西方国家都差不多。另外,就是重点推行社区化养老模式,扶持和鼓励养老服务的市场化、产业化,除了政府财政支持之外,强化市场的主导作用,让非政府部门进入到养老服务领域。


图源:网络

就日本的养老机制而言,日本与西方国家走了差不多的道路,即政府与市场保持了很好的联动关系。比如,日本的老年产品几乎完全依靠市场机制来发展,但是日本政府并不是袖手旁观,而是采取了一系列的政策措施来保驾护航,具体有:


1)制定老年产品的安全、卫生标准。

2)调整法律保护老年消费者利益。

3)设定一些老年产品市场的准入条件。

4)在经济、福利政策给予老年人优惠,间接增加老年人商品的市场推动力。


日本的养老服务主要包括三种类型:居家养老服务、机构养老服务和保健介护服务。


图源:网络

日本社会福利的完善程度在世界处于前列,间接刺激了日本社会特别是老年人的消费欲望,日本老人有钱在日本社会是一个众所周知的常识。


日本社会对养老事业的人文关怀较之西方国家要更加人性化。他们因为同受中国儒家文化的影响,因此具有悠久的家庭养老传统,“孝顺”这一价值观贯穿在日本家庭的始终。


在日本,把照看老人、护理老人等统称为“介护”。其定义不仅仅停留在看护好老人,还包括照顾日常生活、医学护理及保健健康,而这些又都是建立在维护老年人权利与尊严的基础上。


另外,房地产和保险等业务的发展,很大程度上也为不断拓展的养老业务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让更多的人不仅仅是以情怀,而是以情怀+回报的方式主动加入到养老事业中,并越来越起到中坚力量。


我去查了一下,日本养老社区的几个主要案例列在下面,作为参考:


  1. 旧宅区改造成的“森林”—多磨平之森,最早是在一片上世纪60年代建造的半废弃住宅区的基础上建设成的一个家庭社区型的适老型住宅区。

  2. 川崎特别护理养老院则是在上世纪70年代建造,这个福祉会原先就是一个学校,随着老龄化、少子化后招标建成了养老院。

  3. 西科姆(SECOM)原是一家安保集团,从1994年开始做上门的养老服务,最终转型为一家致力于打造舒适家园(Comfort Garden)的大型养老机构。

  4. GOOD TIME LIVING养老公寓是日本大和证券旗下的养老项目,2014年开始运营,定位为高端怡养护理型养老机构。它的特色是将养老机构定位为资本投资的对象,待项目运营成熟后,就以资本方式转让给其他养老机构或其他资本运营方,实现投资获利退出。



在日本,养老上市公司普遍选择的是“小规模+连锁化”的经营模式,比如说:


  1. 倍乐生集团 (Benesse) 是日本最大的教育企业集团,主要业务是教育、外国语培训、母婴生活和养老服务领域。他们的介护事业创始于1995年,2000年日本正式实施介护保险制度后,他们加快了发展速度,后来在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股票代码9783),与中国有合作。

  2. 日本美邸养老服务公司成立于1999年,2018年加入日本学研集团旗下。据日本权威养老杂志《Senior Business Market》公布的统计数据,截至2020年9月,MCS所属学研集团在日本国内运营的各类入住型养老机构总数达到434家,排名日本第一。


日本美邸样服务公司目前拥有“爱之家-认知症老人照护之家”、“安善福-护理型老年公寓”、“福美优-长期入住型介护服务机构”三大品牌。该公司与中国有合作,布局养老产业。


说起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当下的诟病者多,但实事求是的说,要从正反两个角度来看。


中国自1980年实施独生子女政策以来,人口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起初,少子化的速度,即少儿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下降速度,超过了老龄化的速度,即老年人口占总人口比例上升的速度,导致了劳动年龄人口比例持续增加,在那个缺衣少粮的时代,独生子女政策确实有利于经济发展的人口红利显现。


然而,随着中国人口寿命的显著增加,老龄化的步伐超过了少子化的速度,劳动年龄人口占总人口比例在2007年达到顶峰后开始下降,遗憾的是,中国的人口政策直到2015年才实施转向,目前看,由于多种原因叠加,转向的效果并不明显。


1980-2020年,中国少儿人口比例从36.1%下降到18.0%,而老年人口比例则从6.9%上升到17.8%。最初,劳动年龄人口的比例从1980年的57.0%上升到2007年的69.2%。然而,此后的老年人口增长速度开始超过少儿人口的下降速度,到2020年,劳动年龄人口的比例回落到64.1%,意味着支撑经济增长的人口红利现在已经变成了人口负利。


根据联合国预测,2050年日本的少儿人口比例将下降到11.1%,劳动年龄人口比例将下降到45.2%,而老年人口比例将进一步上升到43.7%。中国的少儿人口比例也将下降到11.4%,劳动年龄人口比例下降到49.7%,而老年人口比例将上升到38.8%,即每三个人中就有一个是老年人。


前些天,中国央企的一位负责人发来了一份他们对日本以及韩国的调研报告,希望我帮助研究研究,尤其是利用在日本百日行走期间,可以实地观察下日本的养老产业,给出一些合理化建议。


图源:网络

从他们的调研报告上看,来自中国的企业已经或者正在布局海外养老产业,同时希望对接海外养老机构的品牌和经验,助力中国养老产业的完善。同时,从投资的角度,也非常看好这一虽名为“养老”却是投资业的朝阳产业。


啰啰嗦嗦说了这么多,也是个学习,具体下来,要做的事情很多,当然,更需要机缘。


【第六届日本国际医疗展】的阵仗不小,日本本土的企业占据着主力位置,来自中国的参展企业可以占据第二名,说明中国企业海外拓展的内在动力依然不小。




参展的企业中还有来自韩国、新加坡、泰国、越南等东南亚国家,也有来自英国、德国、法国、芬兰、葡萄牙、土耳其、美国、墨西哥等欧洲和北美国家,来自加拿大安大略省的一家企业也在参展,名字叫做HATCH GROUP, 听他们的介绍,在加拿大的养老行业深耕多年,有非常多的分支机构,涉足的领域也够多。



一天下来,走了不少的摊位,询问了不少感兴趣的产品,印象下来,觉得不少的产品很有创意,可是科技领先的含量并不是很高,没有看到让人惊艳的产品。




当然,日本的医疗机关.药局等机构也来到现场,并且占据显要位置,工作人员也非常热情,说明日本从政府和社会层面对于这一展会的重视。



查了下【第六届日本国际医疗展】的官方网站,从10月11-13日,他们公布的观展人数分别是4983人、5648人和5385人,合计16016人。



观展需要注册,但不花钱,Modi把我们三人的观展通行证拍了一张照片,以作纪念。



中国那边的第134届广交会将于10月15日开始,预计半个月,衷心希望广交会能够保持往日的风采。


{第六届日本国际医疗展}观展备忘(二),今天续完】


——张家卫东京百日散记(2023.10.14,第40天)



334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