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维尔村镇的行政地位(第87天/2020) 【孔家庄的文化随笔(六)】

与邮局大妈Rennie和先生Alan的交流很愉快也非常平和,阳光透过窗户洒进屋子,投到我们围坐的圆桌上。我们每人手捧着一杯热热的咖啡,一刹那的功夫我就觉得像与老家的长辈们唠家常,讲过去的故事。我们一起捧着书,指点着他们记忆的故事,比如他家和她家的亲人还有朋友的照片,以及那些已经关闭的建筑。


这三本书,都是RM社区中心出版的,作者就是社区的人们,说的事都是家长里短。比如,只要你自己愿意,就可以将自己家的历史和照片分享过来,于是也就构成了社区的历史,或者说是口述史。

萨省的农业社区中心,相当于我们中国语境的县级编制,但是直属省政府。我也看过不少的中国县志,一律的高大上风格。人物和叙事,一定是大人物、知名人物,叙事风格一贯的要非常雄伟,非常正规,但往往缺失了真实的百姓人物和他们生活,也许这也是文化的巨大差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