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出路(第93天/2020)

前些天,丁果先生主编的《出路—后疫情时代的加拿大与华人社区》一书,由加拿大百人会举行了一场线上新书发布会。书的副主编,也是加拿大百人会研究部的主任张康清先生主持了发布会。


丁果先生首先提出问题,即为什么卑诗省华人密集的区域新冠病毒发病率低?为什么新麦卡锡主义的政治病毒比新冠病毒更危险?疫情之下以及之后,海外华人应该如何重新定位?2020年之后的加中经贸关系面临怎样的变和不变?怎样才能提高华人在当地社区服务中的使命感和参与深度?

《出路》一书是由20多位有识之士参与撰写,上面的问题在新书之中都有讨论和阐述。丁果先生希望发布会上听到更多的真知灼见。

加拿大卑诗省律政厅长尹大卫(David Eby)先生、加拿大联邦参议院独立参议员召集人胡元豹(Yuen Pau Woo)先生、加拿大百人会顾问陈志动先生、加拿大百人会秘书长朱洲先生先后发言,就华人社区面临的新问题和新挑战展开了直言不讳的讨论,他们同时也都是《出路》一书的作者。



作为丁果先生邀请的唯一一位非百人会编辑,我非常高兴的参与了《出路》一书的部分编辑工作。作为作者之一,我的文章题目是《如果世界碎了,我们的出路在哪?》。

发布会期间,与会的参加者们在对话框里的留言也是直言不讳,特别是对律政厅长尹大卫先生四年前关于“华人炒房”的言论穷追不舍。不过,尹大卫先生今天倒是非常坦率,坦诚承认当时的研究方法和提法是一个错误,也是不恰当和不合适的。



天鹅农场百日的时间里,我将丁果先生送我的《切问与近思-当代公共知识份子访谈录》、《风云慧眼》、《十年磨一剑》以及与黎全恩、贾葆蘅合著的《加拿大华侨移民史》(1858-1966)四本书都带了过来,作为了解加拿大华侨移民史的最重要参考书籍,也试着去更多的了解丁果先生。

2020年7月,当卑诗省政府宣布正式立项建设【华裔加拿大人博物馆】的时候,我与丁果先生等12位发起人,发起成立了一家非营利组织,名字叫做《加拿大华人传承与未来基金会》,希望汇集诸方力量,为【华裔加拿大人博物馆】的建设添砖加瓦,并且希望在华人传承和华人未来的方向上做更多一些的事儿。





丁果先生是卑诗省的名人,他的标签非常多。主要工作是在加拿大OMINI多元文化电视台担任新闻制片人和主持人,加拿大百人会他是创始会长,同时担任着多家公益机构的理事,比如华裔加拿大人博物馆协会的20名理事之一。

他还常年坚持为多家国际上知名的报纸周刊撰写评论文章,“知名政论家”和“资深媒体人”实在是名副其实。他的文笔和语言辛辣直接,充满智慧,因此也被誉为“加拿大华裔第一名嘴”。

丁果先生是上海人,中国“文革”最后一代知青,也是“文革”后第一届大学生。毕业后先是在上海师大历史系留校当老师,两年后赴日本留学,主攻中日关系史和国际政治。1990年代,第二度留学来到加拿大,研修西方哲学和基督教神学,随后开始了海外媒体业的职业生涯。

知道丁果先生的名字很早,但因为我研究和实践的领域主要在经济类,因此并无交集。

后来,我受邀去参加了几次加拿大百人会的活动,才知道丁果先生也会阅读一些我的文字,并对我的言传和作为颇为认可。去年,我上了一次丁果先生在OMINI电视台上主持的新闻对话栏目,聊了聊当时的时事,合作倒是很默契。

其实,我是典型的加拿大政治“菜鸟”,因此也没太多的建言建策。不过彼此惺惺相惜,我关注丁果先生的言论和作为更多了,特别是对于他勇于为华人发声以及每每对问题本质的洞见,深感钦佩。

当知道丁果先生正是“华裔加拿大人博物馆”的最早建言者,也是其中极力推动者之一的时候,我去他在狮子湾的家里有过一次长谈,让我非常感动。如果用一个词来表示的话,那就是“拳拳之心”,对于华人族裔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拳拳之心”。

我最看重的个人品质是“坚持”,最欣赏的人也是因为他们的“坚持”。

丁果先生的“拳拳之心”正是一份坚持,让我感受到了一份少见的华人力量。

《南方人物周刊》资深记者张欢2012年曾经写过一个丁果先生的人物文章,他在结尾中写道:

“他有过很多赚钱的机会,但还是放弃了,可能是骨子里有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本色。他推崇华裔女作家张纯如,认为她的一本英文作品胜过无数中国学者的日本研究。

他不愿意从政,也不愿意言商,倒是对自己意见领袖的角色相当满意—也许,毕竟是书生吧。”

丁果先生说他的“战争”,一个对外,另一个对内。对外就是针对当地社会,他对西人讲,华人移民到加的第一天,就应享有不折不扣的权利,这是不应含糊或有偏见的。对内就是提高华人的能见度,尊严是双向的,只有做出令人尊重的事情,才能要求享受尊严的权利。

丁果先生的身体并不太好,我希望他更多注意身体的时候,他说:“已经好多年了,活着就努力的再多做一些。现在的时间,已经是上帝多给的了!”让我禁不住的潮湿了眼眶。

刚刚出版的《出路》一书并非是第一本。

2019年,丁果先生主编了一本《危机——加中关系的重挫与重建》。

2018年,他还撰写了一本《政见》,新书发布会上,他说:“华人在历史上对加拿大的贡献有目共睹。华人应积极争取平等参与政策制定的话语权,改变‘政治花瓶’的形象,成为关键主流。同时,华人社区是华人参政议政的强大后援支持力,华人议员应承担起责任,为华人社区受到的不公平待遇说话。”

天鹅农场的百日时间里,因为“传承与未来基金会“的准备工作,我与丁果先生会不时的互动,也在线上开会与其他理事一起讨论。除此之外,我也会就华侨移民史的一些史实请教他的看法,每每受益匪浅。



知道我将在2021年1月8日举行跨年演讲,他立即表示了热情支持,希望是又一次成功的跨年。

丁果先生在《十年磨一剑》的自序中说:“取名十年磨一剑,没有自誉的意思,只是想告诉读者诸君,文字的写作,必须持之以恒,才能得到一点东西。“ 《十年磨一剑》这本书是2007年出版的。

我非常赞同丁果先生的话,也非常高兴可以与他一起同行。

我对所有以“拳拳之心“为华人奉献的人,充满尊敬,也常常以他们为榜样,希望我也可以成为像他们那样的人。

鲁迅先生说:“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如果,有“拳拳之心”的华人多了,华人的出路也就会越走越光明,丁果先生的希望也就越来越奔着光明去了。

倒计时第五天!



——张家卫庚子年百日散记(2020.12.24第93天)

332 次查看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