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刚刚一季度,290亿美金进入美国VC行业

【张家卫按语:4月22日下午的“三点半咖啡“,张璐做客云上演讲,获得点赞无数。应大家要求,工作室将演讲整理成文字,与Laura助理一起认真校对完成。我发送短信给张璐说:“今天开始连载,因为太长啦,三万多字!不过,听者反映热烈。特别是在疫情之下,可以从另外一个视角看世界未来,大大鼓舞了小众人群!”从今天开始,我将冠以不同标题,分十次连载完成,以飨小众读者】【今天为连载二】

疫情影响持续12-18个月

今天可能会比较灵活,也比较多方面的跟大家分享一下,以硅谷为代表的美国科技创新和现在发展的一些趋势。在讲趋势之前,我先跟大家讲一讲现在硅谷的状态。

就是硅谷到底现在怎么样?中国国内先经历了整体的行业的完全停滞,美国则是在大概两个月之前,加州整体开始要求所有人在家工作,所以确实对整个工业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当下疫情时期,可能硅谷是美国各个地区反应最快速的区域之一,所以也很高兴跟大家分享一下,现在我们怎么样,我们是还在继续工作,还是说受到了巨大的影响。其实刚开始提到说,由于这样的情况把大家都推到了一个地步,必须要用线上的工具来进行沟通,但我觉得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反倒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情况下,硅谷整体的运行并没有受到特别大的影响。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即使从大概3月初开始,整体所有的硅谷公司都要求强制在家工作,包括我们公司。我当时3月的第1周还在出差,第2个周出差回来之后就要求所有的员工在家工作,包括我们投资的50多家公司,也要求他们就开始在家工作,但即使这样的话,在过去这两个月,无论是我们作为投资方,还是我们投的企业的运行都正常进行,是因为无论是像大家现在用到的这种Zoom在线开会的平台,还是一些远程工作平台、远程协作平台工具,这类公司工具的应用在硅谷其实早已经是常态。这么多年,可能从大概08年开始整体推动科技公司进入到云服务时代之后,远程工作,灵活性工作机制,已经成为了硅谷各大科技公司的一个非常大的特点。所以这次当大家强制要求说每个人都要远程工作的时候,其实转换对于大部分科技公司来讲是非常顺畅的。对于我们来讲,我们每天还在正常的开会,甚至有些时候抱怨会比在公司开会更加繁忙,因为远程工作远程开会也会节约很多路上的时间,使开会更加高效。

另外公司上的运作,包括项目层面上,虽然有一定的影响,但整体上影响也不是很大。所以现在对于我们VC来讲,作为投资方,我们还在灵活的看项目,尤其像我们这样的机构是针对于中早期的投资。其实我们经常讲,在市场的低潮期,实际上是我们中长期投资最好的市场机会,所以反倒在这个阶段会看到很多高质量的企业,同时也是低估值资本比较集中的投资机会,所以我们还是在很灵活。现在的硅谷虽然在表面上可能没有像之前那样车水马龙,但是整体上的资本的流动、企业的流动还是非常活跃的。

但是另外一方面的话,这次疫情除了短期之外,还有更加深远长远的一个影响,大家也看到了整体的二级市场,整个价格的上下巨大的波动,这次波动是比08年的情况还要糟糕。

如果和其他的一些传统企业来相比,硅谷科技公司可能相对来说情况还好。给大家举几个例子,比如说像大的企业,像 Facebook,如果看它的财报,它现在手头的现金还有590多亿美金,谷歌手头的现金是超过上千亿美金。所以这类科技公司当他们手头有大量的现金时,即使市场的股价在进行波动,他们也是有能力可以去进行自我的股价稳定,而在内部的话会进行更好的一个资金的调整。

有很多人问我说,到底这次疫情影响是一个短期还是一个长期的问题,我们更多的是把它看作一个长期经济周期的开端。其实在去年,我了解到的比较好的科技大公司,他们就已经开始进行内部的开源节流,减缓自己新人员的招聘,然后内部再进行大规模的成本降低等一些举措。对于我们来讲,我其实从去年底开始就已经告诉我们所有投资的56家企业 winter ’s  coming,冬天要来,要保证自己手上有足够的现金流,而且需要扛过去的,不是这2~3个月,是接下来的12~18个月,要有足够的现金流让公司扛过去。

就我个人来讲,我是在1月2号的时候就让给我财务管理人,把我所有二级市场股票市场的投资全部套现,我们这一小部分人意识到今年可能会是一个比较危险的年份,但是确实也没有想到会发生的这么快。

本来的预计可能会是在美国大选阶段,觉得经济周期的时点到了,但是由于疫情,相当于是提前引爆了这次经济危机的发生。既然它是一个经济危机的开始,也不太可能会在疫情结束之后马上的反弹,接下来的12—18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我觉得大家都要做好心理预期,去应对这样一个经济周期的发生。

一开始可能是股票市场的波动。之后会有大量的公司开始裁员,大量的企业,尤其是传统企业,它可能有很多固定成本,无法去进行及时调整的,企业会进入破产期,破产期之后的话,股市引导下的房市,还有一些地产投资也会受到巨大的影响,这一波一波的都会来。但是经济危机的发生是我们人力没有办法去调整的,我们只有做最好的准备,就是对它有一个合理的预期,同时做好合理的自我的一个准备。

今年年初我的团队跟我们投资的50多家企业都去进行实时的跟进,来敦促他们账上至少有12—18个月的现金流,以支持公司至少熬过这个冬天,但好在我们投资的方向基本上是工业企业和医疗类创新企业,所以他们的收入都是B 2B.他们是卖给大企业的服务和技术,而且它们的技术核心针对的是怎么样帮助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进行效能提升、进行成本降低,所以这类企业反倒不太会受到无论是短期的疫情影响,还是长线的整个经济危机的影响,它受到的影响有限。

但是现在我们看到,无论是在硅谷、在美国,甚至在中国,很多企业,如果它是纯粹2 C的,用户及应用端的产品。现在现金流会出现巨大的问题,那么不仅是上市的公司会有大量破产的一个迹象,也会出现很多快要上市的中晚期公司会面临这样的一个困境。所以这就是现在整体硅谷的情况,至少我觉得有一点,大家还是看见很大的希望的。

危机中的硅谷孕藏着更多的机会

虽然说很多传统行业看起来前景会非常的糟糕,但是硅谷创新科技公司有一个很重要的武器,就是科技创新。每次我们经历这样的一个低潮的时候,唯一可以去助力我们的,也是科技创新,就像08年金融危机,把美国的经济从高点打下来,但是从2010年开始,美国经济快速复苏,主要依靠的就是硅谷整体科技公司的发展,所以我们现在也是希望一方面期待,一方面也希望用自己的资本去助力一些优质的企业,可以去快速崛起,来带领我们走出这新一波的经济危机。

接下来跟大家聊一聊现在我们在美国,在硅谷看到的一些新兴的科技创新的趋势和机会,也是去聊一聊非常正向给大家带来信心的东西—科技改变世界。现在我们看到了一些非常让人兴奋的一个时代到来。有一个很有名的美剧叫《Silicon Valley》,大家可以看到小小一个硅谷聚集了这么多的知名科技公司,这里40年前开始就有VC的存在,然后硅谷的崛起,美国这几批的科技创新,从半导体,到互联网,再到网络技术,再到现在新的AI时代的创新热潮,发源地都是硅谷,所以硅谷这个地方确实是聚集了天时地利和人和。这么多年吸引了各种各样全世界所有的人才聚集到这里,硅谷的核心城市是Palo Alto,也是我现在所在的这个城市,也是斯坦福大学的所在地,城市的人口数量只有5万多人,但是这个城市亿万富翁的密度是比纽约还高的,整个硅谷圈里面,无论是千万富翁、亿万富翁的数量都非常多,但是在这里衡量一个人的标准,从来都不是按财富,而是按照你对于世界的一个贡献方式。

所以大家也可以看到在这次疫情发生的过程中,很多的科技领袖都在捐赠大量的资本,启用大量的社会资源,去帮助加州更好的进行当地疫情的控制和对人员的保护。所以大家也可以看到在美国所有的州里面加州是现在疫情控制最好的,但这个事情的成绩绝对不归功于政府,而是归功于当地非常快速的科技公司的一个反应机制。

刚才提到了硅谷的几大要素,除了人才和这些大型科技公司之外,还有一批很重要的人,就是像我们这一批硅谷的风险投资家。VC在硅谷已经存在了超过40年了,而且VC资本的总量每年都在增加。虽然说今年的第一季度由于在家工作,整体美国经济发生了非常大的波动变化,包括股票市场大的震荡,确实对美国整体的资本市场有很大的影响。但是对于VC行业来讲,美国在刚刚过去的这一个季度,整体VC行业新进来的资本总量是290亿美金,所以即使是在这样的一个动荡的时期,还是有海量的资本进入。


说到VC行业,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像我刚才提到的,在市场的低潮期,由于二级市场还有股票市场的动荡,更多的资本也愿意在这样一个非常好的市场机会进入到VC风险投资行业。即使有这么多的资本进来,但整体上来讲VC资产的总量还是非常小的,对比大型的东海岸的对冲基金来讲, VC整体行业的资本量很小,但是VC所追求的就是四两拨千斤,怎么样通过一个小的资本注入去带来非常大的影响,包括为什么给我的基金取名“Fusion”,也是取自于nuclear fusion核聚变,就像核聚变一样,用非常小的聚焦分子,原子聚到一起之后,通过很小的巨变,就会产生巨大的能量,这也是VC所追求的。

全美VC总量资产占到美国GDP的千分之二左右,其中有千分之一的资本是在硅谷,就是相当于美国VC行业50%的资本是聚集在硅谷,在这个核心城市只有5万人口的地方,千分之二美国GDP所投资出来的公司,贡献了超过美国20%以上的 GDP。我们投资的公司快速升级成为大型的独角兽企业进入公众市场,而现在IPO市场上,公共市场上的公众公司里面,有超过50%以上的公司,是由VC资本投资,扶植,然后进入公共市场的,所以这就是我们追求的资本的效率性。

另外VC的一个意义是加速。其实,好的企业,它有没有VC资本,它总会要成功,但是VC很重要的一个功能就是帮助大家加速这样的一个过程。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在40年前还没有VC这个行业的时候,成就一个1000亿级别的企业大概可能需要几代人的努力,如福特家族、洛克菲勒家族,但是像现在如果成就一个百亿千亿级别的企业,可能只需要10年,而加速的过程就是由于VC资本的催化剂,去帮助企业可以快速的成长。但也是由于VC,即使那些已经成长为现在市场里面非常大的巨型的领军企业,他们也知道会有更多的创新型企业在VC资本的驱动下快速成长,成为下一代的领军。所以,这些大企业都有非常强的危机感,他们也会实时地关注技术创新实施的投资技术创新,去进行收并购,去让创新市场生成的更加快速和高效,因而造就了硅谷这样一个非常动态的生态环境。这也是为什么说在过去的这些年,对VC资本的助力能力充满了自信,而且即使是非常少量的资本,它在整个创新行业里面也发挥着非常巨大的作用。

【未完待续,明天续(三)】



25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