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桥市印象 2018.9.7

剑桥这地方对于今天的中国人来说,因为海外旅游热的水涨船高,自然成为旅游英国人群的必选之地,毕竟这地方充满着英伦故事,似乎每一栋建筑、每一片云彩、每一丝空气都透着英伦文化的味儿,而且还可以这样的美……



沉鱼的西施、闭月的貂蝉、落雁的王昭君、羞花的杨贵妃……只怕是见了这剑桥,也只能将"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颜"的李白诗句还给这人间烟火之地。


我从温哥华飞到伦敦的航班是AC896,恰好是我手机的吉祥尾数,一个好有历史感的故事,算一算,竟然伴我走过了整整20年的奋斗岁月,记忆了无数已经远去却常常犹在眼前的场景—或成就、或遗憾、或得意、或失落、或温情、或悲伤……无论如何,大多的已经物是人非,留下的唯有"珍惜"二字。


AC896是波音787-9飞机,飞行距离是7570公里,飞行时间用了8小时25分钟,记录下这个数字是因为我们经常的被问到这样的问题而永远不知道准确的答案,即使是Google也是五花八门。不过,根据地球经纬度计算距离的方法非常有意思:伦敦的经度为0度,温哥华位于西经120度,两城市之间的经度相邻距离为80公里,因此算出两地的直线距离是120*80=9600公里。还真是比第一天说的"大圆航线"7570公里要远不少呢!


伦敦希斯罗机场(London Heathrow Airport),是英国首都伦敦的主要国际机场。写到这里,我注意到一组数据,截至2016年,希斯罗机场的总客运量在全球机场中排行第七,但是如果仅计算跨境中转的客运流量,则为全球机场的第二位。你知道第一位是谁吗?竟然是那个沙漠上的超七星级地界:迪拜国际机场。


我想表达的意思有两个:一是中国国际机场(以北京为例)的总客运量已经连续8年位居世界第二,但是这跨境中转的客运流量,一直以来就是榜上无名,其中主要原因无外乎就是中国"死板"的签证政策,"内需"、"内需"不等于"拿着不是当理说",国际化、全球化不是嘴上说说的名词,是与世界真正接轨的理念和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