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剑桥烟花也璀璨2018.11.5

每年的11月5日是英国的焰火节(Bonfire Night,又名Guy's Fawkes Night)。剑桥早早的就说了,11月5日晚上7点盛大烟火表演!




下午,我先去听了剑桥中国中心举办的一场"二战中的中国"(China in World War II )讲座,主讲者是世界知名汉学家、剑桥大学中国现代史教授方德万(Hans Van de Ven)先生。其中的一个观点就是中国人的八年抗战牵制了80万日军,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做出了巨大贡献,不能磨灭。另外一个观点就是二战不仅仅对于西方世界产生了重大影响,而且对于中国近代以来的政治格局也产生了深远影响,甚至是直接导致了中国的改变。



剑桥大学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不少,李约瑟先生说过了,还有一本著名的书《剑桥中国史》(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China)。第一位主编就是著名的美国人费正清(John King Fairbank)先生,另一位是没有那么著名的英国人崔瑞德 (Twitchett Denis)先生。之所以名字上有"剑桥"二字,是因为这套丛书是剑桥大学出版社1968年立的项,才有了后来众多编者历经50年的研究和编撰。这本书不仅仅被称为外国人写中国历史最好的书,还被认为是中国学者洞见中国历史的最好参考书之一。



我前些天去剑桥大学图书馆,本来就是想去打电脑的,没想读书。偌大的空间中我漫无目的的寻了个座位坐下,回头一看,却恰坐在中国书刊的书架旁边。我乐了,看来这80年历史的图书馆还很年轻,因此可以智能的知道"我是中国人"!



剑桥大学的图书馆名气很大,藏书800万册,最牛的地方是绝大多数的图书是开架,随便取阅。剑桥大学图书馆是中央研究图书馆,江湖地位没得说,但更多院系的图书馆也是非常之多,我查了查,竟然有114个图书馆。叹为观止!



中国人历史上一直有尊崇读书人的传统,比如"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两句脍炙人口的诗句并非来自于文人,而是来自于宋真宗赵恒御笔亲作的《励学篇》,全文是这样的:



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


安居不用架高楼,书中自有黄金屋。


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


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


男儿欲遂平生志,五经勤向窗前读。



秦始皇坑儒,读书人闭上了眼、闭上了嘴……文革中以"破四旧"的名义焚书,恶果直到今天还在延续着,中国可不能再干这事了,这是欺师灭祖的大罪过。



晚上六点,天色已黑,听完讲座,骑着自行车顺着康河慢悠悠的往北骑行,发现康河小道上的人越来越多,穿过小桥,平常空旷宽广的只有十几只牛溜达的耶稣绿地(Jesus Green),远处一片灯火辉煌,排成一溜的小吃售卖车前人头攒动,平常安静的Fort St George酒吧餐馆被挤得水泄不通 ……我突然明白,原来燃放烟火的地方就在这里。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我不大喜欢熙熙攘攘的场面,更不大喜欢去挤人群,凑热闹。烟花我倒是喜欢看,但更多的是喜欢一个人或者两个人、三个人燃放烟火的感觉。一片空旷的土地上,最好没有人,静静的欣赏火树银花,心中许下愿望,感觉会比神灵还要灵,因为烟花会冲到离天更近的地方,而且亮且耀眼、美丽,天会被喊醒的……



中国这些年富裕了,每逢国事便会大大的展示一下国运昌盛,烟花表演便是必须的一个选项,但是多了,我常常就会掰着指头算账,这要多少税钱啊……如果可以给到贫困的孩子们手里,是不是他们就会燃起一丝温暖的火苗,燃起中国未来更多的火树银花……



不过,2008年8月8日奥运会那年的烟火确实感动了中国,激励了无数中国人的梦想。那一天,我和几位好朋友刚刚谈了一个海南的科技园项目,准备海口机场返回北京,突然意识到北京一定拥堵的很。为了不给首都添乱,我们几个人临时改飞去了成都一位朋友家,大屏幕电视集体观看奥运会开幕式,也因此给我们留下了永远的回忆。开幕式上印象最深的便是那15公里长的"大脚印"烟花足迹……怀念"发展便是硬道理"的日子!




今天晚上剑桥的人好像全都出来了!这西方人其实挺有意思的,平常似乎都憋在某个 角落,没啥动静,但凡有个什么像样的活动,便倾巢出动,好像刘姥姥逛大观园似的。说明西方人也需要聚众发泄,需要乌合之众的鼓舞,从而觉得自己生活在一个人声鼎沸的城市。




问了问,今天晚上英国的好多地方都在燃放焰火,而英国焰火节的由来可不是那么浪漫,甚至有点残酷。话说1605年11月5日,一位名叫盖伊•福克斯(Guy Fawkes )的教徒,因不满当时的英国清教成为国教,在国会地窖里放置了两吨的火药,打算在国会大厦落成的这一天,目标锁定所有国会议员以及当时的国王詹姆斯一世,这就是所谓的"火药阴谋"(Gun Powder Plot)。自然,计划失败,盖伊.福克斯(Guy Fawkes)被判绞刑。当时的国王詹姆斯一世通过了一项议会法案,将11月5日这天定为"the joyful day of deliverance" (快乐的拯救日)感恩节,通过响铃、教堂服务、祈祷、篝火等方式祈祷和庆祝新生。后来的历代英国君主们也都借着11月5日提醒英国人不要忘记这段历史。




整个耶稣绿地热闹异常,临时搭建的声光电游乐场尖叫声不断,光电效果很棒,我挤着人群转了一圈,不算高精尖,但这临时搭建的场子还真的很专业。熙熙攘攘的人们都像过年一样手里拿着各类小吃,排着长队等候游乐体验,脸上堆满了笑容……



7点钟,全场在喇叭主持人的倒计时声中,烟花腾空而起……很美丽,很璀璨,合着古老的剑桥夜色,倒真的是有一种祥和的味道。我远远的坐在路边的一个铁栏杆上,一颗已经干枯了的树干横在我的眼前。当我试图拍照的时候,却发现透过镜头中的树干,腾空而起的璀璨烟火更令人感动,像是为树干注入了新的生命,枯树逢春,深秋季节又生如夏花了一次……



璀璨仅仅20分钟就结束了,谈不上中国式的壮观和美,但是很亲民,没有致辞没有讲话,甚至都忘记了烟花的意义,只觉得这就是属于百姓一年一度的烟火,万圣节南瓜和糖果之后,再开心一次。



散场了,赶过来的新疆小伙伴Leon请我到今晚火爆的Fort St George酒吧餐馆喝了几杯我喜欢的英式琥珀啤酒,心情也很璀璨,聊了聊"感恩和奉献"的事儿,聊了聊"平台是平台,公司是公司"的事儿。剑桥让浮躁的大家都安静了下来,学会了更宽容,更讲究奉献,真好!

4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entário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