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桥秋了2018.10.14

剑桥秋了,一地一地的落叶,说都是野栗子的叶子,满地的铺开,随风翻卷着……没风的时候,就那样落着,雨来的时候,就浸在泥水里…..




野栗子的学名是马栗子(Horse Chestnut), 我就喜欢这一个"野"字,藏了多少内心的呐喊,多了多少无法言语的惆怅。



鲜红鲜红的爬墙虎爬满了古老的墙,占据了古老的房顶,绿色已经躲了,早就该去了,看着心烦,凭什么美丽就意味着绿色,凭什么绿色就意味着生机盎然……



天气开始凛冽了起来,雨间歇的就落一阵,不知道这是天在哭,还是你在哭,还是我在哭......那一日骑车出去,落了一头的雨,浑然不知,回到家,望着镜子里可怜的我,开心的笑了。



剑桥最打动人心的风景就是穿着黑袍子匆匆走过或者骑过的教授或者学生......我却觉得这就是巫师巫婆一样的灵魂作怪,让你仰慕,其实是一种灵魂深处的遐思和恐惧,因为鬼怪经常扮成上帝的模样与你化装舞会。



徐志摩的"叹息桥"写的太好了,没有办法写的再好,只是因为他死了,而我们都还活着。



老鹰酒吧天天都这样热闹着,不是因为双螺旋DNA基因,也不是因为好,只是因为我们想去赶潮。



ADC小剧院里坐的满满的,不是因为学生们演的好,而是因为演的简单,因为没有华丽的布景而显得真切、自然。




康河的美,秋天更有味道一些,因为冷风刮着,随风飘舞的柳树叶子只剩下了素颜,失去了原本绿油油的颜色,康桥的扮相反而回到了青葱,落在眼帘里的都是真真的你,淡抹、逶迤。



两只天鹅还在那里,秋风扫一扫,他们好像也趔趄了一下,继续慢慢悠悠的踱着,下了康河,游姿依然美得很,多了一股子让人感动的哽咽。天鹅不吭声,昂着头,想些什么呢……路边行人牵着的狗,歪着脑袋斜视着河里荡漾的天鹅,谁知道这狗会想什么呢?汪汪几声,秋天已经没有回声了。



秋天来了,太阳要不就不出来,出来就突然一下刺刺的光线,有时候一缕,有时候漫天遍野的骄横的照着。大大小小的教堂傻不愣登的站着,从来不会躲避秋风凛冽,却从来也没丢失过哪怕一寸的阳光。



剑桥的古巷已经冷清了不少,秋天开始了,游人们开始不屑于这样的秋风瑟瑟。因为他们的镜头里只有红黄橙绿的风景,你我飘过的身影却深深的印在不大的青铜徽章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