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的山水画(2020.9.29 第7天)


一觉醒来,天刚蒙蒙亮,看了看手表,已经快七点了,我睡了六个小时,应该算是不错的睡眠了。耳朵里传来刷刷的声音,看看车窗玻璃上有雨珠滑落,雨应该是后半夜开始下的。



后车厢上还放了个纸箱子,赶紧起身下车去拾掇拾掇。围着车子转了一圈,竟然发现前右车窗是完全敞开的,幸亏雨是细雨,并未飘进来,倒是吹进来一阵子清凉。回忆了下,应该是昨晚睡前发现一个大蚊子跑了进来,为了赶它,把车窗打开,之后竟然忘记了关掉这一扇。

一夜车窗大开,为什么却再无蚊虫进来呢?想必是漆黑的环境下,车内温度又与外面一样的寒冷,蚊虫便再也分不清里外了。怪不得昨夜我一直觉得有些冷,将厚厚的毛毯裹紧身体,一度将头都缩了进去。

现在想想,也是有趣的很,万一来了一只黑熊趴到车窗上,在黑漆漆的夜晚,闪烁进来两只圆骨碌的熊眼睛,我会做何反应?我也不知道,也许会称兄道弟吧,因为我的绰号是大灰熊。

细雨下的营地别有一番景象,天不冷。我围着湖边走了走,发现湖的名字叫做Sunset Bay——日落湾,好美的名字。自然形成的湖心岛因为秋天的季节,满满的植被便成了枫树的天下,以红色为主题颜色的湖心岛上的花草树木争奇斗艳,细雨朦胧中与湖水、小木屋、小游艇和一个个小码头以及无数不知道名字的野花野草,形成了一幅美不胜收的彩色山水画。

我禁不住拿出手机,要拍下这美景。画框里,小岛上一溜儿的彩枫倒映在湖水之中,雨水倒是不见了,化为淡淡的雾气,景色像是仙化了一样。

中国山水画的主色调是黑白相间,其中意蕴说是藏满了中国人的意象。我倒是更喜欢画家孙大威的彩色山水画,美的直截了当,用不着去想、去猜。今天的景色,让我禁不住的想起了他,想起了他的画,想必他的画便是来源于对于美毫不掩饰的诠释和表达。前年我从剑桥回来,他专程从中国飞过来,带来了他的画助兴我的跨年演讲。

我与他一起去了威斯勒滑雪,晚间在度假式酒店房间里,一壶好酒,两只螃蟹,四碟小菜,现在想来已经忘记说了些什么,应该就是南来北往、东邪西毒、风花雪月的那些事儿吧。

天渐渐的大亮了,雨却一直未停,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下着。三三两两的房车掩映在湖光山色之中,小木屋好像兴建于不同的年代,颜色斑驳。

湖边上的一幢木屋里走出来一个汉子,光着膀子,惺忪着眼睛走出来,伸着懒腰,眺望着湖水,望见我,远远的打了招呼,也听不见嘴里嘟囔着什么。两个像是服务员的大姐拿着清洁的工具,有说有笑的走过林间的小路。间或有鸟儿飞起,我正愣神,一只黑色的大鸟扑棱着翅膀飞过我的面前,点了下湖水,又飞的远远的。我猜想,应该是鱼鹰吧。

无论如何,也是要说再见了。从世外桃源般的营地缓缓的驱车出来,驶过千转百回的林间小路,绕过一汪一汪的湖水,因为无人,便将车放肆的停在小桥之上,走下车来,听小河哗啦啦啦的潺潺流水声,嘘美丽的小鸟扑棱棱的飞起飞落。

昨夜黑魆魆的树影露出了它们的本来面目,北面的秋来的早,枫叶正红的时候,转过一片山坳,毗邻17号公路的西班牙小镇中心就到了。

武装好口罩等防护用品之后,寻了街面上的一家餐馆,“OPEN”的大字霓虹灯耀眼的亮着,走进去,三三两两的客人散座着。我叫了一个牛肉汉堡,一杯黑咖啡,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赶紧又用消毒纸巾擦拭双手,桌子椅子也是一阵消毒,图个心理安慰吧。

张家卫庚子年百日散记(2020.9.29 第7天)【一个人的加拿大(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