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说说 "Sea Power" 的事儿(三)2018.10.1

十四世纪发生的黑死病给欧洲带来了永远没有办法磨灭的惨痛。但这场夺走欧洲30%-60%人口生命的瘟疫,并非只是破坏,反而成了欧洲开始转型的契机和机遇,客观上加速了欧洲中世纪的终结。黑死病给欧洲带来的风暴,极大的刺激了人们的思想和复兴能力,欧洲在一片狼藉中重建人口和新的经济体系。



面对死亡,人类的理性终于摆脱了教条神学的束缚,为随之而来的"复兴"开辟了道路。



中国如果没有"文革"十年的惨痛教训和深刻反思,现在称之为"艰辛的探索",就不会有邓小平等老一代领导人领衔对"文革"的彻底否定,就不会有上世纪八十年代"伤痕文学"引领的中国社会集体大反思之后的拨乱反正、奋发图强,也就不会有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巨大成就。



第二次鸦片战争发生在1856年,也有称第二次中英战争,前前后后、断断续续打了四年,主角是英国和法国。英法的理由认为大清朝没有完全履行1840年签署的条约,还默认百姓寻衅滋事外国人。大清朝的理由是你们得寸进尺,百姓的自发行为完全是你们逼的。双方态度都很强硬。英国人随后以 "亚罗号事件" 为借口,海上出兵攻入广州。其后,法国跟上,然后俄国和美国浑水摸鱼,跟着捞了不少好处。原来的条约被重新修订,兵临城下,自然没有什么平等所言,中国的大门被进一步打开。圆明园是这个时候烧的,香港九龙是这个时候割让的,海参崴也是这个时候被俄国弄走的。



以1840年为起始点,中国的近代史就是一个动荡和不停争斗的历史记忆。因为海路被打开,西方洋人的面孔,不管是传教士、商人 ,还是士兵,中国人越来越见多不怪。有时候他们是来欺负中国的,有时候他们又是来帮助中国的。恩恩怨怨,教科书里权威定论有,真真假假的版本故事,醒人自知吧。不管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海洋将中国与世界连在了一起。孙中山先生以及周恩来、邓小平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们赴法往美还有留日,走的都是海路,不是骑着骆驼顺着大漠丝绸之路过去的。不到200年里的时间了,除了跟外国人打,我们大多时候是中国人自己和自己打,"窝里斗" 的坏名声估计就是那个时候流传出去了。



中国和日本,是两个东亚的近邻,基本是同时开展近代化运动的。1840年之后,大清朝的"洋务运动"以1864年"安庆军械所"的创立为起始,也是平定"太平天国"(1851-1864)的后期。日本的"明治维新"正式开始于1869年。




说到这里,必须提及魏源(1794-1857),《海国图志》的作者,又被称为中国版的马汉。 "师夷长技以制夷" 、"后王师前王"两句话都是魏老先生的创造。《海国图志》缘起于林则徐的嘱托,并且是在林则徐留下的9万字《四洲志》基础上编撰而成。由此可见,大清朝并不缺乏爱国者和清醒者。不过,这本书并没有太引起当时朝廷的重视,反而是日本人如获似宝,与当年一战时期日本舰艇舰长人手一份马汉的《Sea Power》有一拼。



魏源在道光二年( 1845年)以51岁的高龄终于晋为进士,咸丰元年(1851年),当上了高邮州知州,中间以"玩世军机"的罪名遭革职、后又复职。魏源以年逾六旬为由辞官学佛去了,咸丰七年(1857年),卒于杭州东园僧舍。回望中国历朝历代,有识之士往往或牢狱、或被杀、或自杀,或遁入空门,可以善终者真是阿弥陀佛。千转百回,一代人一代人的反思又有什么用呢……



梁启超说:《海国图志》对日本"明治维新"起了巨大影响,认为它是"不龟(jun)手之药"。



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结束之后,中国的"洋务运动"从1864年开始,1894年的中日"甲午战争"结束,历时30年,称得上是大清朝"改革开放"的三十年,近代工业从无到有,再到具备一定的规模,可以说是成效相当显著。两次鸦片战争的客观结果是将工业文明带到了中国。



清军从大刀长矛加抬枪土炮,到清一色的后膛枪炮,完成了近代化的改造。1876-1878年左宗棠收复新疆、1884-1885年中法战争,评价不一,比较一致的说法是中国赢得了陆战,法国赢得了海战。但无论如何,中国的国际地位已经走出了"两次鸦片战争"的阴霾,外交上的底气也足了。"洋务运动"最具标志化的成就,当属"北洋水师",标志着中国在马汉、魏源之后,貌似步入海洋大国之列。



1888年,由李鸿章苦心经营的 "北洋水师" 在山东威海刘公岛正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