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选择了右派?【世界将向何处去(十三)】

作者:张家卫




当下的动荡中,自由人文主义的制度是否有能力通过以往经验教训磨砺出更坚定的价值观,抑或是真的已经到顶要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谁来代替呢?民主社会主义还是左倾的自由主义,或者是更右的自由人文主义?不知道。


尤瓦尔.赫拉利认为,在每一个社会发展阶段,人类都会构建出了不同的宏大叙事,各种叙事相互竞争,最终获胜的一方主导了人类社会演变的方向。这一次会是谁?这就是我思考的主要问题!

就我个人而言,我偏向于认同尤瓦尔.赫拉利的观点。

赫拉利个人,并非对各种叙事秉持价值中立的态度。相反,他拥抱一般意义上的自由主义,称赞市场经济和科学进步给人类社会带来的进步,并认为这种进步不会发生在自视代表了人类前进方向的马克思唯物史观所主宰的社会。他用历史的事实来推演,认为计划经济与极权统治联姻的故事不合逻辑,根本讲不下去。他在书中的结论说:社会人文主义与自由人文主义故事的竞争中,历史选择了自由人文主义。或者说,历史选择了右派。

但是,赫拉利并非简单的信赖自由人文主义,他同时洞察到了自由人文主义存在的深层次问题,他不仅对自由人文主义表达了不满,他甚至对所有曾经出现过的历史叙事都持有价值上的怀疑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