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厚颜无耻的赌徒

作者:张家卫


12(1-12):威特的火炬:“根据存在的本质和特性,矛盾是无法存在的。假如你觉得天才的发明被遗弃在废墟,以及哲学家愿意在饭馆里当厨师不可思议的话——就去检查一下你的前提。你会发现有一个前提是错误的。”——休.阿克斯顿(被书中描写为最后一位的活着的哲学家,说话的时候是一个小店厨师)


张家卫的解读:这段话我琢磨了很久,因为之前我们对于矛盾论的烙印几乎无法抹去,尽管我无法清空自己的原有认知,但是至少从我自己的实践看,这句话是有着深刻的道理而且极具有指导意义。比如,我现在在做什么呢?有价值吗?还是原来的我吗?这一切对于我自己包括其他人的看法,事实上都来自于各人的不同预设认知前提而已,其实并无决定性的意义。进而,对于本章节所言,所谓的公平其实都是来源于一个预设的认知,并非一定是好的结果必要条件。相反,经常时候是不好结果的必要的条件。



为了找到曾经设计出可以改变整个工业进程全新发动机的那个人,达格尼坚持着每一条线索,并且一路见识了无非两种人,一是抱怨这个世界不公平而消极等待的失败者,二是因为坚持创造但是并未获得社会认可的“失败者”的落魄后人们。在不断困惑于当年的发动机巨头杰德、银行家麦达斯、良心法官纳拉冈赛特为什么会消失的时候,达格妮不断对自己说:“顺从点——不要冒头——慢下来——别去尽力,根本就不需要。”但是,她依然勇往直前,她觉得她一定行!她一定会为塔格特家族荣光,一定会为这个社会的进步增加动能。


国家科学院的莫奇博士担任了经济计划和国家资源局首席协调员,连续以“紧急控制权”和“失衡的经济”为名下发数不清的声明,主要的内容就是对刚刚提速的列车强行降速和减少拖挂,理由是为了给其他铁路公司分些运量。还有就是里尔登的合金不是原来的禁止,而是鼓励生产,但是必须平等的卖个所有需要的客户。理由就是:公平!(公平之下已经开始产生寻租行为,因为有了配额可以转让和售卖,而不是产品)


而其中以全国紧急状态名义签发的一项科罗拉多州(原来国家开辟的经济新区)增征总销售额5%的特种税,宣称将用来资助其他贫困地区,同时宣布为新铁路建设而发行的债券无条件延期支付5年。这一同样是以“公平”为前提的法令,直接导致了那个曾表示要挖掘无穷的页岩石油(惊奇于80年前竟然就已经有了这个名词)、讨论第二次文化复兴的石油巨头艾利斯.威特也消失了,他的油田和油井化为一片火海,如同火炬…….他留下了这样一行字“我依当初发现它的样子把他留下。拿走吧,是你的了。”



威特的火炬意味着什么呢?是愤怒之火,还是燃烧自己、照亮前程美国的火把?公平难道不对吗?凭什么要让你们这些少数人占据着市场的份额而攫取最大利润,而让小业主以及那些辛苦的工人们日益劳作而不得荣耀…….(这至少是我们很多很多同胞的基本伦理认知)但是,此时我们是不是又可以想起Trump对于企业减税、放松监管、重开石油、能源领域的开采许可政策,能不能发现一些Trump的行为逻辑呢?


被法院以歧视弱者的理由判决强制放款给面临倒闭企业之后,选择关闭银行而消失的银行家麦达斯,曾经是美国最富有的人,具备点石成金的本事,一位经济学家曾经指责他是厚颜无耻的赌徒,他则说:“你永远富不起来的原因就是你认为我是在赌博。”(2017/4/7)

【明天继续13】



401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