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反思和对话(2020.10.7第15天)



早就知道加拿大人权博物馆(Canadian Museum for Human Rights,简称CMHR)坐落在温尼伯。也听说人权博物馆原来是私人基金会倡议的博物馆,后来被政府确定为国立博物馆。


因为卑诗省政府立项建设华裔加拿大博物馆一事,我和丁果先生等12位理事发起成立了加拿大华人传承和未来基金会,希望为博物馆的建设添砖加瓦。到了温尼伯,一睹人权博物馆的尊容便成了我行程计划中的必到之地。

多伦多伊利堡国际学校的创始人之一晓健先生专程从多伦多飞过来,希望与我再多聊聊天,也与专程从萨省首府里贾纳赶过来接应我的朱大姐和肖丽女士会合。朱大姐特意驾驶着新房车来了,我在温尼伯的住宿和行动就要挪到移动空间了,希望最大限度的远离Covid-19的威胁。


以色列人伊齐.阿斯珀(Izzy Asper)先生是加拿大的一位律师和政治家。2003年4月17日,正值《加拿大权利和自由宪章》签署21周年,他以阿斯珀基金会的名义捐款2000万美元,希望建设加拿大人权博物馆。这一提议得到了加拿大联邦政府、曼尼托巴省、温尼伯市和福克斯北部运输伙伴的支持。


伊齐.阿斯珀先生的愿望是博物馆能够成为来自加拿大各地的学生学习人权的地方,提高人们对人权的理解和认识,促进对他人的尊重,鼓励反思和对话,鼓励付诸行动。他还认为,这是一个振兴温尼伯市中心区域,有利于提升城市旅游业繁荣的好项目。不幸的是,伊齐.阿斯珀先生提出该计划之后的当年就去世了,他的女儿盖尔·阿斯珀(Gail Asper)接替领导了该项目。


四年后的2007年4月,是《加拿大权利和自由宪章》签署25周年,时任加拿大总理史蒂芬·哈珀(Stephen Harper)宣布加拿大政府计划将CMHR建成国家博物馆的意图。


一年后,2008年3月13日,加拿大政府对《博物馆法》进行修订以及修正的C-42号法案获得了议会批准,将加拿大人权博物馆升级为国家博物馆的议案也就正式获得了批准。


2014年9月19日,加拿大人权博物馆落成开幕。媒体报道说,该博物馆成为了自1967年以来在加拿大创建的第一座新的国家博物馆,也是有史以来第一座位于国家首都地区之外的新的国家博物馆。


回看一下博物馆从伊齐.阿斯珀先生宣布计划开始到落成的里程,整整11年的创建历史,其中艰辛不得而知,甚至推动了加拿大《博物馆法》的修订,但终于大功告成。走进博物馆,伊齐.阿斯珀先生的照片被悬挂在墙上,他的愿望也铭刻在了那里。


疫情之下的参观,博物馆方面的防范措施很严,除了严格盘查和登记客人来路及身份之外,两米安全距离的执行一丝不苟,消毒液布置更是达到了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地步。参观的人非常少,以个位数计算。晓健和我倒是安静下来,可以认真的体会和阅读博物馆的使命和展品。


一路走下来,人权博物馆并不是用大量文物的罗列来显示馆藏历史的厚重,也并没有将世界上无数的所谓人权案例或者事件一网打尽。它采取了典型案例或者事件点缀的方法,以极简的方式勾勒出博物馆的构架,用建筑设计上的匠心独运和大量的空间留白引发人的思考。或许,这也正是不少人权斗士不满意的地方,因为一些斗士认为他们的人权抗争应该登上博物馆的展台,或者干脆认为布展的案例和事件描述纯属胡说八道。


人权博物馆内的建筑设计是一条道路,从博物馆的坚固混凝土地基开始。入门大厅放置在代表着黑暗的地基之上,穿过入门大厅,向上盘旋走过十一个画廊,去到七楼,再登上希望之塔,便可以俯瞰红河环绕的温尼伯城市了。


人权博物馆的架构设计试图诠释这样一个内涵,即无论文化认同、性别身份、年龄老幼以及来自哪里,人类的相通相爱应该是完全无障碍,地球是平的。为此,博物馆每一层的布展,都是以画廊的方式突出主题,然后用蜿蜒上升的步行坡道连接,最后,通过玻璃电梯到达希望之塔,得见明媚的阳光普照。


一楼展厅历数了世界人权史上的代表人物,将他们的语录贴在了墙上。我们呆了挺久,找到了中国的孟子,也找到了中国人膜拜的马克思先生。

孟子上榜的理由是:“Chinese thinker Mencius says ordinary people are as important”(中国思想家孟子说-普通民众同等重要)。


马克思先生上榜的理由是:“Karl Max published Capital,arguing for worker’s rights(卡尔马克思发表了资本论,主张工人的权利)。


人权博物馆的灯光设计是一流的,成就了博物馆试图诠释的内涵。盘旋于西班牙大理石精心打造的坡道扶墙,灯影用变换的色彩突出了不同楼层、同一楼层的不同主题。我们看到了二战期间加拿大政府对于日裔加拿大人的歧视和迫害,看到了二战时期纳粹德国对于以色列人的残害和屠杀……中国的异见人士韩DF也赫然在列。


人权博物馆宣称的使命是:以一种特别但非排他性的方式探讨加拿大的人权问题,以增进公众对人权的理解,促进对他人的尊重,并鼓励反思和对话。”


“鼓励反思和对话”,我觉得是“博物馆”的精髓所在,即使是刚刚立项的未来华裔加拿大人博物馆,我也觉得应该将这一句“鼓励反思和对话”放在博物馆的使命之中。因为,这也是华裔加拿大人的短板和诉求。


加拿大人权博物馆(CMHR)的全部建设成本约为3.51亿加元,资金筹措由联邦、省和温尼伯市三级政府支持,由盖尔·阿斯珀(Gail Asper)领导的加拿大人权博物馆之友从全国各地募集的私人捐款也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其中,华人社区也曾积极参与到了后期筹款活动之中,做出了一定贡献。


第七层的展览空间,将大块的地方留给了参观者,标题是:Share your thoughts about human rights(分享您对人权的看法).。我读到了一则中文留言,上面写着:相互尊重!In Chinese。


张家卫庚子年百日散记(2020.10.7第15天)【一个人的加拿大(十)】

3 次查看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